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谢邀,人在女尊,已成绿茶 > 第一九三章 终章

第一九三章 终章

    可欣喜自然是欣喜,欣喜过后沈悸却是碰到了一个跨不过去的难题。

    那就是那天湖心亭分别以后他又再一次找不到她了!

    也不知道她是故意隐藏还是因为之前脸色惨白看样子受伤后再次闭关疗伤,后一种反倒还好,如果真是她故意躲藏起来,这世间恐怕无人寻的到她。

    “呵呵...”

    沈悸忍不住苦笑几声,有些苦恼起那日的过火。

    可能还真是那晚他有些过火才导致她躲藏起来不敢见他。

    若真是这样他就只能哀叹一声并大叫,“这都算什么事啊这!”

    他们两人之间一直都是叶子苏在主动追求,沈悸一直以来则是被追(托了女尊世界的福)但没想事件都要走到关键时刻了自家徒儿却开始在意起世俗的眼光(他自己推测的。)

    毕竟对这个世界而言,师徒.....并不是很能被人接受,倒不是说这种事没有,相反,这种师徒....修行界之中暗暗发生的绝对不少,任何名门正派都避免不了这种事的发生。

    可多归多,但这种事多是暗暗发生,没几个敢光明正大的宣布.......

    但好在叶子苏够强,沈悸够不信邪。

    好在他在她上次失踪后也留了一个心眼,暗暗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个记号,也不知是这记号真隐蔽还是叶子苏在他面前毫无防备,这个他留下的记号居然至今还存在...

    哎哎哎...你这个囍字贴的怎么东倒西歪的,你贴的时候就不能先好好找准位置吗?

    是,大人教训的是!

    这样的事在整个上冥仙宫内发生,各处都弥漫着喜庆的滋味。

    偌大的上冥仙宫,即使沈悸一个一个神识一扫而过也许两天两夜的才能完成的上冥仙宫此时每处都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囍字。

    这是要结婚了!

    沈悸含笑的从高处看着底下各种欢庆的场景。

    上冥仙宫的日子确实平淡且无聊,那些人儿平日里待着都快要发霉了,所以一碰到这种热闹的事所有人都精力十足,都非常尽心尽力的在各处打扮!

    这对她们而言可也是天大的喜事!

    沈悸没去管婚礼的筹划,下面有的是比这更专业的,即使仙宫里没有,他相信就算是到别处去抓,也会抓到一个能胜任此事的人,到时候他只要选出一个他喜欢的样式就好。

    不管这些。

    他此刻眼神有些欣喜的盯着宫殿下方。

    他打上的那枚印记就显示此刻的叶子苏就待在这下方,他已经按捺不住要给她一个惊喜....

    从暗无天日的地宫中苏醒,看着眼前灵动闪烁着光亮的圆珠她虚弱的笑着点了点头。就连一向苍白的双颊也是泛起淡淡的粉红。

    只是她有些苦涩的摸了摸自己的鬓角,那里的发丝枯燥无力,并且一片苍白.....

    但她还是十分开心,内心止不住的开心....她,终于能向自己做错的事画上一个圆满的结局了!

    地下宫殿的门打开.....

    一缕光芒照进里面,沈悸嘴角含笑的在阳光下等在门口。

    “子苏....”

    他高兴的迎上前来,叶子苏同样惊喜的想要转身。

    但...脸上惊喜之色愣住,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恐的转身跑入黑暗之中。

    “子....”

    原本高高兴兴迎接上前的沈悸也愣了一下,不知她这是搞些什么。

    但看到她有些惊慌的步伐还是迎赶上前道,“你没事吧,是不是伤还没好....”

    “你别过来...”

    一声惊喊叫停了他。

    看到沈悸的脚步慢慢停下,里面的声音才略微安稳下。

    “我...我只是太久没看见阳光了有些讨厌....”

    她在黑暗中尝试用法力遮掩起满头的银发,但一运动身体内便传出一阵剧痛。

    她竟虚弱到连改变一个小小的发色都做不到....

    “你等等...不,有什么事你就在这说吧,我听着...”

    沈悸站在原地,温声道,“我就站在这...在这里陪着你好吗?”

    良久

    “好!”

    两人就这么一人处在阳光中站立,一人则在黑暗中隐藏,互相陪伴!

    “我有个惊喜.....小子苏要陪我出去看看吗?”

    “嗯,等等我就和你出去。”

    “好,我等你!”

    沈悸没去问什么,毕竟这大婚的日子开始了,以后就得听老婆的话。

    “我们出去吧!”

    或许是法力恢复了一些,她低着头从黑暗中走出,怯生生的伸出手抓住他的臂膀。

    沈悸亦是嘴角含笑温柔的挽住她。

    就在两人快要走到门口走出地宫时,叶子苏突然有些不安的抓住他的手,抬起头问道。

    “师父你还会恨我吗?”

    沈悸心里一阵讶异,双手用力的在这个“问题少女”头上使劲搓了搓。

    “以后不准有这种想法了!”

    “哦!”

    叶子苏乖乖应了一声,随后便乖巧的站立在他身后不言。

    沈悸见此拉起她的手,另一只手则遮住她的眼,悄悄在她耳边道。

    “闭上眼睛,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叶子苏乖乖闭上眼,她向来是这么义无反顾的相信着他。

    这样的她有时候沈悸都在感叹放在现代她都一定是所有男生心里完美的另一半,不只是因为乖巧.....

    捂住她的眼睛,扶着她一步步朝外走去。

    打开门,一瞬间另一个世界仿佛突然闯入。

    那个世界是喜庆的、热闹的,亦是她日思夜想也得不到的!

    阳光点点照耀下,骚动的她耳垂有些痒痒的,让她忍不住去挠,外面那些吵闹的声音更是让她忍不住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沈悸凑耳到前。

    温声道,“好了可以睁开眼睛。”

    阳光猛烈刺入眼眸,但她丝毫没有关系,只是有些好奇的看着如同换了一处地方的上冥仙宫。

    原本要么磅礴大气,要么仙气飘飘,要么尊贵崇高的各处建筑此刻都被贴上来喜庆的囍大字,无论高雅尊贵大气还是什么,此刻无一例外都变成了俗气和喜庆。

    婚礼仪式装扮沈悸挑挑拣拣选了许久,但始终看不到心仪的。

    这让千里迢迢被抓来的几名策划心中一禀,心想今天这魔头不满意的话她们不会小命不保吧!

    于是其中几人面面相觑了几眼,然后点点头....

    就这么出炉了一份俗到极点,又喜庆到极点的方案!

    沈悸嘴角咧开,满脸笑意的拍了拍叶子苏的背,看着满处的喜庆自豪道,“子苏喜不喜欢这个布置.....”

    “子苏....子苏...”

    喊了半天却发现叶子苏始终没有回应,这才转身看她。

    叶子苏脸色苍白眼光黯淡的盯着四周,垂下头,用力捏紧手....

    “子苏你没事吧!”

    沈悸焦急的喊了她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勉强笑了笑,“没事!”

    随后有些苦涩道,“师父是要结婚了吗?场地布置的很好.....抱歉了师父我还是有些不舒服我要....”

    沈悸一把抓住了她,强迫她和他对视。

    这就是他对自己的惩罚吗?叶子苏有些自嘲道。

    但迎接她的不是别的,却是沈悸一个霸道的吻。

    紧紧将她禁锢在自己怀中,动作大的忍不住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

    “唔....”

    “叶子苏,你是不是爱我!”

    一吻分离,沈悸这才看着她认真的说。

    叶子苏镇住了,只是那么一刹那,她的所有防备与悲伤,尽数崩塌。

    她那小心翼翼保存的可怜心思此刻被无情的剥光照散在阳光下....

    震惊过后她焦急的想要解释。

    她不想故事发展到最后连一点可怜的余地都无法挽留。

    可沈悸还是认真的看着她。

    “叶子苏,我他么的也爱你!”

    带着点凶狠,他又义无反顾的上前.....

    去他妈的**,他可是来自思想开放的现代,去tamad!

    悲喜交加的看着他,鼻子这一刻是这么的酸楚,眼睛更是被汹涌的泪水遮掩了视线。

    “师父....”

    她不管不顾的大庭广众之下靠在他的胸前,轻声啜泣着。

    沈悸轻拍着她的被,但脸上全然是喜色。

    虽然过程坎坷崎岖,但他们的结局至少是圆满的。

    就是这该死的系统.....也不知道这玩意畏畏缩缩躲在自己的体内是干啥,还不醒过来!

    闭上眼睛靠在她的胸口享受着他带来的温暖,本该喜悦的脸上却是泛起了一丝苦涩以及泪水流下。

    但很快她又强迫自己笑着。

    至少....这一刻的她是幸福的。

    新婚夜!

    没错,某人就是这么着急,既然到手了那肯定得早早落袋为安才能放心。

    何况他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久不正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吗?

    婚礼在他的绝仙殿举行,但他此刻有些嫌弃这名字不好听,于是在拜堂前夕他大手一挥改成了月老殿。

    宾客到齐,新郎新娘入场....

    因为两人的身份在修真界奇高,所以沈悸也不挑剔,直接指定了他们婚礼的策划来主持!

    反正你身份再高也没我娘子高,不挑剔。

    “一拜天地!”

    司仪的声音高高响起,她也显得很是兴奋,毕竟这么高规格的婚礼她也是第一次举办。

    “二拜高堂!”

    两人的在这个世界的亲身父母说实话都不知道,于是沈悸索性将前世的父母名字代替这一环节。

    “夫妻对拜!”

    沈悸咧着嘴根子笑看着她,她的脸上亦是挂着笑.....

    远处...

    她看着殿堂内的新人,亦是跟着高兴道。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在所有宾客的欢庆声中,就连沈悸脸上也挂满了笑意。

    她在这个狭小昏暗的洞穴中慢慢闭上眼,面前浮现的则是婚礼上热闹的场景。

    眼睛慢慢合上,一滴热泪却是此刻夺眶而出。

    新房内,沈悸赫然也是喝了不少的酒,脸上挂着笑意看着她。

    搓了搓手道,“嘿嘿,天气不早了,我们该圆房了!”

    “叶子苏”羞涩的别了他一眼,低下头但身体却很诚实的上前。

    “嘿嘿.....”

    当两人相拥抱时,沈悸内心突然咯噔一下,感到有些许不对劲。

    “怎么了相公?”

    怀里的叶子苏抬起头发话。

    沈悸扯了扯额头,僵硬道,“没什么。”

    然后迅速变回正常,一双手不正经的开始游走..

    “讨厌了!”

    娇羞的白了他一眼,但身体确实很诚实的没有反抗。

    身体、气息、灵魂触觉都没错啊!到底是哪里不对。

    沈悸有些不甘心的想要再次试探一番。

    叶子苏却伸出手阻止了他那双作乱的手,“该开始了!”

    沈悸装傻充楞,“什么开始了?”

    “哎呀就是那个...”

    她有些不好意思道,低头絮絮叨叨诉说着什么,但却没发现沈悸骤然变得难看的脸色。

    打断道。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什么?”

    沈悸喉咙滑动几下,苦涩开口。

    “你在哪?”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今天大好日子....”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看着它,脸上绽放出温柔且自信的笑。

    那是沈悸没有见过的自信。

    “再等等好吗,我不会伤害你的,等过了今晚就.....”

    “啪!”

    沈悸夺门而出。

    他已经算到叶子苏此刻在什么位置了,他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还在,他要去找她...

    山洞中,叶子苏已经无力再用法力遮掩她那头已经变得雪白的发丝.

    “你来了!”

    她朝外面温声开口。

    沈悸低着头走进!

    “干嘛露出这副死了人的表情啊,做人就要天天开心,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叶子苏俏皮的笑了笑,沈悸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你....”

    “要死了。”

    她大大方方的开口。

    听到这个答案沈悸心脏一抽,来到她面前,轻柔的摸起她那枯萎黯淡的白发,握住她的手。

    “是不是有种被天意捉弄的感叹....上一次还是我站在你这个位置,我那次可是哭的稀里哗啦别提有多难过了!”

    “是吗?”

    沈悸苦涩的开口。

    “不说这个了,你给了我一个惊喜,你也看看我给你的惊喜。”

    沈悸朝着她的目光看去,那是一颗圆珠!

    “漂不漂亮!”

    叶子苏的眼睛此刻熠熠生辉。

    “漂亮。”

    沈悸很想说它再漂亮也没你漂亮,可此刻的他却再也没那个心情这样开口。

    “漂亮就好,这是我送你的...你记得要珍惜啊!”

    “抱歉我真的没有力气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我。”

    沈悸温柔的捂住她的唇。

    “我们已经结婚了....”

    她的笑意也明媚起来,只是笑着笑着脸上却露出小女孩赌气一般的表情。

    “真不甘心我自己是个笨蛋,现在好了要把你亲手送给那个混蛋了....真不甘心...”

    沈悸握住她的手,脸上是难掩的苦涩微笑。

    “我是你的,我会永远在这里陪你!”

    “不!”

    她却提出反驳,并且斩钉截铁道。

    “师父你在我心里是仙人..永远的仙人....”

    “所以带着我送你的这颗珠子破界去找她吧,去找她.....”

    “啵!”

    亲吻一声,他也有些累了,他也懒得解释他从第一个世界就被一个女人所俘虏了,直到现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