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谢邀,人在女尊,已成绿茶 > 第一八九章 真的在水了

第一八九章 真的在水了

    张小蝶脸上一阵挣扎,但看着一边李东莱脸上流淌下的泪水以及那看似真心为她感到高兴的笑容时,一切的挣扎都在此时卸下,笑容变得纯净,眼角满是爱意的对他笑着,不顾沈悸如渊似海的气息在上方浮沉,一把靠近抓住了他的手,眷恋道。

    “不,不会的,相信我我永远不会舍得去伤害你,如果真需要通过以失去你为代价才能获得长生,那这个长生我宁愿不要。”

    “小蝶...”

    “公子....”

    两人深情的对视,

    李东莱也就要顺势倒入她的怀中。

    “噗嗤!”

    一阵利刃破体的声音从两人密切接触的地方传出,李东莱仍然面色微微有些羞红的靠在她的臂弯里,好似全然没有觉察到那地上流淌出的猩红色液体。

    张小蝶则面色狰狞且苍白的看着怀里温柔且眷恋的可人儿,眼睛里尽是浓浓的绝望以及愤怒。

    在生命的最后才无力呵斥道,“你这个贱人!”

    原本安安静静躺在她怀中微闭双眼的李东莱睁开双眼,一双好看且灿若星辰的眼珠子冰冷的盯了她一眼,冷酷道:“彼此彼此!”

    似乎是用完了全身最后的一分力气,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终究是不甘的瞪大眼睛慢慢没了声息。

    “唉!”

    李东莱叹息一声,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起身,起身的过程中张小蝶的尸身缓缓滑落....

    她的腹部赫然出现一道裂痕,整个人几近被腰斩,但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强行合在一起才保住了尸体的上半部分没有滑落。

    而让沈悸也有些提起兴趣的是,张小蝶右手上赫然也同样握着一把刀刃闪着莹莹绿光的匕首,看那刀刃处绿光闪烁的模样,恐怕上面的毒是真正的见血封喉,就连生命力顽强的修士估计也不可避免。

    可惜了,如果张小蝶不是同样秉持着阴人的念头,这场胜负恐怕还尚且未知。

    以他此时的修为自然能看到许多平常人看不出的细节,就比如此刻的李东莱身上一定有什么护身的法宝,这样才使得张小蝶那最后一击没有夺走他的性命。

    但现在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说什么都是空.....

    李东莱盈盈拜倒在沈悸面前,脸朝下拜,双手高举托过于身前,上面同样持着一把类似月牙刃的武器,刀刃间还有温热的鲜血滴落。

    “上冥门徒李东莱见过前辈!”

    沈悸在屏风后开怀的鼓掌大笑。

    “好真好,不愧是深得我魔门风范的弟子,此处应该有奖励。”

    起身,沈悸缓缓从屏风后走出。

    听到上方的脚步声涌动,李东莱屏住了呼吸,满脸兴奋的抬起头看向上方。

    视线从那一级级高耸粗犷的台阶向上移,鞋子、裤子、衣服....脸。

    视线终于停留在了沈悸的脸上。

    看着那张年轻俊美的脸,不由一阵恍惚,她怎么看这张脸都给她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因为在《三年高考,五年模拟》中耽搁了太久,现在回想起来记忆却是有些模糊。

    沈悸看着他脸上流露出的迷茫神色,温馨提醒了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

    如同炸雷一般在他脑海中回响,那些原本久远的思绪似乎一下子被拨开迷雾,重新展现在他的面前。

    “你你你你你......”

    伸出手指对着沈悸惊惧的开口。

    但身体还是十分诚实的再次垂下认错。

    }“晚辈不知前辈身份,请求.....”

    “唉!”

    看到眼前这一幕沈悸叹息了一声,或许是觉得无趣了,没给他再次发话的机会,轻轻一挥手。

    他脸上悔过的表情戛然而止,眼神中停留的则是还未涌上的惊恐之色,但这惊恐之色也仅仅只是停留了一小会,很快就随着风消逝开,连同地上躺着的另一具尸体,一同化作这世间的尘埃。

    生不能同房,那就让他们死后同穴吧!

    静静的看着这瘆人的一幕发生,沈悸却没有收回手,而是将视线移转到了一旁的角落。

    “出来吧!”

    角落中蜷缩着的人影似乎没有听到沈悸的叫声,依旧抱着头蹲在那里不理会。

    “唉!”

    感觉今天的叹息都快比以往好长一段时间加起来都要多了。

    看他仍旧蜷缩在角落。

    沈悸挥挥手。

    当好人当到底,送佛就要送到西,他就勉为其难送大家一程吧!

    同行的三人,两人都是心思阴沉之辈,那剩下的这个人一路上没被生吞活剥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所以不管这人是真傻也好假傻也罢,反正都杀了就好。

    不得不感叹,自古红蓝出cp,正派之中养魔门.....古人诚我不欺。

    笑了笑后他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思索这几天自己是怎么了,简直可以算的上是杀意冲天。

    仅仅只是因为路上碰见的时候得罪了他几句吗?

    沈悸皱起眉头手指有节奏的在玉制座椅上轻轻敲打,他思考了片刻,得出了一个他自己都不愿相信的结论.....

    他,确实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路上的口角而心生杀意。

    当然着其中自然也有一些不好的传闻在作怪,但这同样不妨碍他因为一点口角之争而杀人。

    他这一路上顺风顺水惯了,获得力量的同时还没有经受一点挫折.....

    这样自然很容易导致一个人心性的扭曲。

    何况在这个弱肉强食,杀人不犯法的时代,他的内心....似乎比起这个世界的土著更加阴暗。

    那是因为他曾经一直被一张名叫“文明”的网所牢牢束缚,压抑住了自己的内心,但有朝一日骤然得到释放的时候,必然更加的不可控。

    因为骤然间得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能驾驭的力量,内心深处膨胀是自然的,在文明世界有法规约束尚且有人为了一点口角之争能引发血案,这个世界则更加....

    由此沈悸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穿越者果然还是最适合魔门,自由自在,随心所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