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谢邀,人在女尊,已成绿茶 > 第一八八章 绿茶表演

第一八八章 绿茶表演

    珠子被随手一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有一天沈悸回到殿内见到中央还有一个屏风挂在那才想起来还有那么一回事。

    从玉椅底下找出那枚被当初随手扔下的珠子,看到里面的人还没有出来,沈悸不由心念一动算了算那伙人在里面度过的日子。

    被抛下也有七八天了,里面和外面的时间比是......

    沈悸算了算,随即一头一震。

    好家伙,这都得过去三五年不止了。

    于是有些好奇又大发慈悲的抱着好奇的心将里面的人放出.....

    “砰!”

    三个衣衫褴褛的人就这样呆呆愣愣的出现在殿内,从珠子里走出了还不自知。

    傻乎乎的就这样坐在地上掐着手指,嘴里一直念着。

    “一家三口人,三人年龄之和是72岁,妈妈和爸爸同岁,妈妈的年龄是孩子的....呵呵呵呵”

    沈悸看那李东莱手下那个贴身男仆是实打实疯了,恐怕这些阴影要陪他终身了,心里不由产生一丝怜悯。

    再看向另外主仆二人,这两人比起一直念叨小明、年龄的那人要好的多,但同样一时间坐到地上还是有些呆愣愣的不知所措。

    缓了好久,看了看四周的环境似乎是缓过神来了。

    随即不出乎沈悸意料的,一把扑倒在地双手不停的用力捶打地面,嘴里则是不停的哭泣。

    “咳咳”

    沈悸版老爷爷再次上线。

    但剩下还留有些神智的两人如同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声音一般,皆是身体一颤动。

    沈悸看他们那激动的模样,不由有些错愕,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在设置提醒完成《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的时候设置的声音就是现在用的....

    难怪这两人听到这声音会有这么激动的反应。

    咳了咳声,他有些不好意思道。

    “看来两位小友已经通过了我上冥一脉修为一项的考验,此次考验的内容就是耐心....咳咳”

    他也有些编不下去了,只好直接开口道。

    “那两位有准备好接下来我们向道之心的这项考核了吗?”

    李东莱和他的侍女沉默对视了片刻。

    过了一会李东莱沉默着迈出一步,恭声道,“能请问前辈这向道之心这一项是否还要花费诸多的时间才能完成考核?”

    沈悸“和蔼”一笑,摸了摸脸上并不存在的胡子,满脸笑呵呵道。

    “自然不会,这一项考核用的时间可谓是真的不多,心性决绝之辈想要完成考核也不过一瞬之间的事!”

    这话一说,李东莱脸上肉眼可见的松了一口气。

    他怕的就是《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再来一次,因为这在他看来没有比这更考验道心的了。

    要不是在里面出不去,他恐怕早就放弃了。

    不过这一次不花费多长时间就好,没听见前辈说有的人完成考核只要一瞬间就行吗?

    他自认为自己这一生不弱于人.....反正他有信心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

    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冲!

    沈悸满脸亲切的看着他斗志昂扬的模样,意味深长的朝着他点了点头。

    坐正起身,苍茫古老的声音似乎也带起了那个古老年代特有的血腥气息。

    “上冥一脉考核第二项!”

    沈悸往下无情的瞥了一眼,随后宣布。

    “物竞天择,最后活着赢下来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我上冥门徒!”

    李东莱:????你不是说这是比拼向道之心的考核吗,逗我呢?

    深吸一口气,李东莱有些紧张的给了张小蝶一个眼神示意。

    好在人小蝶姑娘至今没有背叛作为一个合格舔狗的道德修养,收到自家心上人的眼神后立马屁颠屁颠的朝着上方的位置恭声行礼道。

    “前辈明鉴,今张小蝶自愿放弃上冥一脉门徒资格,请前辈通融.....”

    有些紧张不安的看了眼上方,李东莱也是抱拳恭敬行礼,但无奈沈悸一言不发,也就只好站在一旁紧紧侍候一边。

    良久。

    “哈哈哈哈哈....”

    哈哈的大笑从上方传来,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东西,笑声持续了十余分钟还不停歇。

    似乎是笑够了,上方那被云雾遮掩的巨型玉椅上才传来沈悸幻化出的苍茫古老声音,不过这一次沈悸还特意加上了肃杀的意味在里面。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上冥一脉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嗯?”

    前面还说的云淡风轻,可越是说道后面那股威压就越是沉重,特别是当说到最后一个“嗯”字时,那铺天盖地的压力更是毫不掩饰的压在他们身上。

    使得两人头触地,甚至还有不断往下陷的趋势。

    “前辈息怒....”

    李东莱面色苦闷的刚想抬起头,就被沈悸一阵闷哼声打断,他头触着的地更是往下凹了好几公分。

    过了好一会,那股恐怖的压力才慢慢消失,但即使如此,李东莱和张小蝶依旧紧紧的头触地,丝毫不敢有所冒犯。

    沈悸饶有兴趣的注视着两人,从储物戒中掏出一个由天然水晶打磨而成的杯子,再掏出一瓶美酒倒上。

    摇了摇晃手中酒杯!(没啥,感觉电视剧里的大佬好像都挺喜欢在玩弄人心的时候手里拿一杯酒啥的...)

    “张小蝶是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肯出手杀了他,到时候一旦成为了我上冥一脉的门徒,什么样的男人你得不到....你,难道不心动吗?”

    如魔鬼一般的呓语开始响彻。

    沈悸默默的欣赏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残忍一幕。

    张小蝶脸上不出意外的流露出了心动的神色,脸上闪过一丝挣扎。

    一旁的李东莱这一刻不由调起心,眼神之中暗暗戒备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随时防备着他暴起伤人。

    但表面上却流露出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脸上挂下两盏泪痕,一脸坚毅的看着他,神色木然道。

    “你动手吧,你虽明面上是我侍女,但我心中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姐姐看待,现在机缘就在眼前,这位前辈承诺只要杀了我你就能顷刻间化为上冥门徒,你.....动手吧!不要为了我而耽搁了你的大道。”

    沈悸暗暗赞叹了一声这纯火炉青的绿茶表演,看了一眼下方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的张小蝶,心里很清楚她怕是要遭。

    果然,面色一顿挣扎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