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人之最强异类 > 第277章 总要有些东西是不变的

第277章 总要有些东西是不变的

    老人握着拐杖缓缓开口把话说完,在场的众人却无一敢于开口回答。

    会议室内的几个公司大区负责人,甚至是十佬这种级别所谓的大人物,在这位老人面前也难免会有些不太自在的感觉。

    这既是因为老人的身份地位实在太高,也因为老人所表达的态度着实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屋内一些明眼人并非没有考虑过普通人的态度,也想到了‘嬴勾’这家伙对于普通人与异人的矛盾来讲,或许还真的不只是一场危及所有人生死存亡的灾厄。

    若能以联手的方式,共同度过这场灾难;

    只要嬴勾引发的问题没那么容易解决,只要双方在灾厄面前同样都是有所牺牲,那么事后彼此间的态度也就一定会有所改观。

    毕竟,大家怎么说也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同胞,哪怕是思想上再排斥异己,在问题还没有严重到真正爆发出来之前,也还并不至于发展成某种不死不休的仇恨。

    尽管人们心中排斥异类的天性难以改变,但只要有机会在人们心中种下一颗种子,一颗时刻都能提醒他们异人虽异,却在本质上与普通人并无太大区别,力量也并不足以引发什么‘大问题’的种子。

    届时,即便仍旧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人们的天性,可只要能让普通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对异人产生过度猜疑,只要能让双方都不会因此猜疑而直接选择走上极端道路,问题不也就变得简单了么?

    未来再考虑到普通人对异人的理解逐渐加深,以及双方‘各自的高层’在明里暗里的共同协作,

    最终使得大环境逐渐转变成一个普通人能够接受异人存在,并且不会有任何人在明面上排斥其他同胞的社会也是极有可能的。

    到那时,

    暗地里不能接受异人存在的极端主义者,想必也会极难煽动他人与自己坚持同一理念,永远也都只会是社会稳定秩序下的一小部分存在,不可能再像之前一样有机会利用人们的无知来达成自身愿望。

    但,想要做到这种事,也必然就要在与嬴勾的战斗之中,付出足以让普通人与异人铭记的代价。

    而此等残酷的前提条件,在屋内一切明眼人看来,显然与老人方才的那些话不符,只是顾及到这位老人的身份与地位,即使有人看透了什么也根本不敢提出疑问。

    谁都想亲眼见证老人美好愿景的实现,亲自在那与今天完全不同的社会上走一遭;

    但却没谁愿意是自己,亦或是身边的其他一些人,成为奠定此等美好愿景的‘基础’,更不想以身滋养陌生人脚下的那寸土地。

    人可是很自私的生物,英雄在这年代更是少见。

    倘若在看清了老人的意图之后,在场的人们随随便便都能答应帮忙,随便一个人都愿意为了社会与后人奉献自身,那么今天恐怕也就不会再出现嬴勾这种灾厄了。

    普通人与异人之间的关系,也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

    “唉……”

    老人见识到在场众人的沉默,不由得失望的摇头叹息道:

    “在场的诸位皆是异人圈子里的精英,更不乏一些经历了当初那年代的老人。”

    “当年……”

    “我虽然很可惜没机会与诸位见上一面,但多少也曾听说过诸位的家族、门派,一样在那场危及存亡的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牺牲。”

    “诸位之中……”

    “有的在当年与外族异人拼光了整整一代人,有的更是因此在战争结束之后连门派都没了。”

    说着,

    老人仿佛回想起了当年所亲身经历的一切,重新回到了那片充满血腥与民族大义的战场,随之握紧手中的拐杖在地面上轻轻敲打了一下,寂静之中似乎就像是在狠狠敲击一些异人的心脏。

    “我现在倒是很想要仔细的了解一下,究竟又是什么耗光了你们心中的血性,毕竟在当年…………我们可一样都是在为了后人而不顾一切啊!”

    “为什么到了今天……”

    “到了这个与当年情况很是相似,同样该是为了后人不顾一切的时候,你们这些经历战斗远比我更加残酷的人,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般畏首畏尾的孬人!”

    此话一出,

    在场曾参与过当年那场战斗的异人流派的代表者,纷纷都在老人的这番话后有些惭愧的低下了脑袋。

    陆瑾这位被圈子里公认的‘一生无暇’,也并未在老人的这番话后主动开口解释。

    因为若是谈起当年那场战斗的话,作为异人圈子里四家之一的陆家,虽然也派人奔赴前线参与了战斗,但那时他的岁数还小,加上族中长辈的保护,因此并未直接参与进去,所以也没什么发言权。

    何况,

    四家即便都作为圈内的一份子出过力,但也都在当年那时候留了一些让陆瑾不齿的心眼,

    若非吕家那边在当年遭遇了一些意外,恐怕四家加起来在那场战斗中所付出的牺牲,也都远远不如当年一些看似‘软弱’的小流派。

    其中,

    更是以唐门这般平日里做着杀人买卖的流派为代表,人家在当年也可谓是不留余力了,不仅唐姓内门优秀弟子死了不少,甚至还搭上了那位鼎鼎大名的‘笑阎王’唐家仁。

    那可是难得熟练掌握了丹噬的唐门顶尖高手!

    与之相比……

    自己这所谓四家付出的牺牲又算个屁啊!

    传承传承……传到最后,甚至就连危机民族存亡的时刻,也还要为了自身而多留什么心眼,这种传承于国于民到底又能有什么用?!

    还不是自私!

    然而,

    “呵呵呵……”在场却唯有唐门门长唐新并未惭愧低头,反倒还笑呵呵主动开口回答了老人的问话。

    “老领导,您言重了……”

    “我唐门虽远不及当年的唐门,甚至就连那丹噬也只剩我一个人会用了,但唐门…………永远都是唐门,倘若真到了需要我们这门手段的时候,唐门的弟子们也还是绝对不会推辞的。”

    “这是上上代老门长,在当年那场战斗结束后留下的话,而在时间上算起来…………它倒也能算是一种比较年轻的祖训了吧?”

    “唐门么……”老人看了眼在场年纪虽不如自己,但看起来却要比自己苍老许多的唐新,心里面也免不了对唐门这样的异人流派产生了愧疚。

    “唐门长,的确是我这老不死的亏待了你们唐门啊………”

    “不,我们能够理解您的决定,毕竟如今早已不是异人的时代了,唐门确实很难适应平稳的生活。”唐新眼中对于老人却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

    “在您达成那般美好的愿景之后,唐门的传承若有幸还能继续下去,或许…………也真的该努力寻求转型了吧。”

    “一定。”老人脸上虽没有任何激动的样子,但在说出‘一定’二字时却下意识加重了语气。

    这也许是在与唐新保证唐门今后的传承,又或许是已经替唐门提前想好了未来的出路,总之一句话就引起了在场其他各大异人流派的注意。

    但或许是觉得唐门才刚得到了‘好处’,他们就马上开口表达与唐门相同的态度,或许会给这位老人造成更为负面的印象,所以在场异人流派的代表人物们虽有意动,却并没有急于在这个时候开口。

    反而,还都在等老人再次开口‘请求’,想着以被动经过了仔细‘思考’的方式,来给这位老人一种有理性、却又不缺乏血性的良好印象。

    可惜,

    在场能被称之为‘人精’的,不只是这些异人流派的大人物,

    老人的身份早已决定了他平时所进行的思考,远要比只需考虑自身与门派的‘大人物’们多得多,又怎会想不到这帮老家伙脑子里可能会产生的念头。

    “原来只有唐门愿意满足我这老家伙的愿望么?”

    “可惜了……”

    “不过这倒也足够了,有了唐门的帮忙,加上公司的年轻人,无论我究竟想在事后做些什么,也不太可能会再遇到什么阻力了。”

    说罢,

    老人便拄着拐棍从位置上起身,并屋内大多数老家伙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啊,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了此刻正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查尔斯。

    “呵呵……阿弥陀佛。”解空大师见到老人离开的如此潇洒,甚至都不会再回头多看屋内的其他人一眼,自然也是差不多猜出了老人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趁着这次机会取得所有异人流派的肯定。

    或者说,

    什么异人流派的肯定,对于老人来说根本不重要,他只是来确认在场的异人们,究竟有哪些是或许可被视为同伴的。

    毕竟,无论在场的异人们是否愿意帮忙,也都必然会在之后与普通人一起面对嬴勾,否则就会在事情结束以后被普通人视为‘背叛者’。

    而若是没能力面对普通人的事后追究,‘背叛者’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也就已经足够判定任何一股异人势力的死刑了。

    要么大家一起死在嬴勾手里,要么在事后承受普通人,甚至还有大多数异人的怒火;

    这完完全全就是一种你即便知道,也没有除了赞同之外任何选择的阳谋,但可惜老人方才在言论上的故意引导,导致了在场大多数异人流派的代表人物,根本没能跳出自身所在的阵营客观思考问题。

    他们仍然按照内心中的真实想法来考虑问题,自然也就在老人面前,将自己心里那点龌龊全都暴露了出来!

    老人要的就是这些人被蒙在鼓里,完全发自本心坚持自己的做事风格,以求凭此看出在场究竟有哪些人值得、哪些人不值得!

    至于老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人家方才不也是实话实说了么?

    他就是要趁着嬴勾出现的机会,在战后创造一个适合部分异人与普通人共存的社会!

    而至于在场的异人们发现了老人的意图,万一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出工不出力怎么办,则完全不需要老人来担心这种简单的问题。

    毕竟,接下来的战斗又不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反而是需要所有人都被动一起面对的灾难,所谓的出工不出力…………那除非是在场的这些人想要自己找死!

    但如此自私的一群人,如此重视流派传承的人们,又如何能做出大家一起死的选择?

    所以,他们这些被认定为不值得的家伙,最终最有可能做出的那个选择,也无非是在战斗中证明自己,并在事后稳定时以其他方式寻求拟补错误。

    而无论怎么看!

    今天也都是这位老人的完全胜利!

    “老领导,我能明白您的意图,但这样是否太草率了,自私是每个人的天性,您甚至没让他们理解………”

    闻言,

    老人停下脚步站在会议室门前,背对着陆瑾打断道:

    “自私的确是每个生物的天性,人这种生物自然也逃脱不掉,但人也的确是这世道的主宰者,不谦虚的说…………我们与其他生物之间本质虽无区别,但实际却依旧存在着无比巨大的差别。”

    “人若不能时刻压制自身的劣根性,只会像野兽一样自私的考虑问题,那这社会…………也早他娘的就该毁灭了。”

    “不要总觉得你自己做不到的,别人也就都与你一样是个野兽………”

    说到这里,

    老人侧身看了眼屋内的十佬们,眼神最终却只在几个老家伙身上停留了片刻,道:

    “不得不说……”

    “那嬴勾虽然是个恐怖的灾难,但我们的运气倒也还真不错,死的那几个………大多也都总是一些习惯‘忽略’其他人的家伙。”

    “我希望你们能在未来,充当好自身作为十佬的角色,切记……人既然已经老了,那便不该按照年轻人的方式进行思考,你们这些与我同样活了许多年的普通老人,必然要清楚何为延续自身的生命。”

    “人啊……”

    “尤其是我们这种老不死的,可并不只是活着才能体现价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