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人之最强异类 > 第276章 统合一切之人

第276章 统合一切之人

    数日后,

    全性在世道上引起的骚乱被逐渐平息,并由于数十年来罕见的各大异人流派联手,导致全性也遇上了多少年来不曾有过的重大损失。

    丁嶋安作为异人圈子里的豪杰,却早早死在了一个普通人的手里;

    全性掌门嬴勾一直并未现身,尸魔涂君房也同样并未出现,甚至就连四张狂仅剩下的夏禾与沈冲二人,也不曾在各大异人流派联手清剿全性妖人的时候展露过行踪。

    夏柳青、梅金凤二位称得上是全性元老的人物,也并未在大多全性妖人求援的时候选择伸出援手,反而眼睁睁看着全性近代百十来年的经营毁于一旦。

    其他,

    除却各类扯着全性旗号的宵小之徒,在这场正派清剿全性的行动之中,唯独还算是能被人叫得上名字的,恐怕也就只有那所谓的‘全性六人’了。

    但可惜,

    那几个顶着‘全性六人’称号的家伙,早在当初全性进攻龙虎山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死在了柳小江的手里。

    所以,本就不足以凭借自身化解此等危机的他们,这回更是一个不剩全都死在了正派清剿全性的行动之中。

    其中,

    那个曾在龙虎山上害的萧霄失去了一条手臂,以及间接导致他后续悲惨结局的全性六人之一薛幡,终归也还是死在了陆家那几个年轻门客的手底下。

    那位曾与萧霄并肩作战,最终被控制着斩断了萧霄手臂,平时总是自诩为山东大汉的希,也算是因此而了却了一个心结。

    陆玲珑作为当年那群小伙伴的孩子王,虽然没能亲手解决掉直接导致萧霄悲惨结局的曲彤,但参与了针对薛幡的清剿行动,倒也算尽力为萧霄报仇雪恨了。

    随着全性同伴一个又一个死在正派人士手中,而作为全性成员们最大依仗的掌门嬴勾却迟迟不肯现身,以至于就连一些与嬴勾走得很近的全性大人物,也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对全性的损失说些什么。

    短短数日之间,

    原本还觉得有了嬴勾作为靠山,自己终于可以不再躲藏的全性成员们,终于是理解了自己心中的那些自作多情,明白了全性的这位掌门自始至终,都并没有将自己等人视作门下的弟子。

    而且,可能就连所谓的利用,也都懒得利用他们这些家伙。

    于是,他们很快便开始了以各种方式躲避追杀,甚至还有不少人当场宣布了退出全性,试图以愿意接受普通人法律制裁的方式,好歹让自己在这无比悲哀的世道上多活几天。

    是的!

    这就是无比悲哀的世道!

    在这些已经被‘忽悠瘸了’的,以及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全性成员看来,自己坚持‘全性保真’理念最终换来的却是杀身之祸,这种就连人类‘真我’都无法接受,甚至要抹杀天性的世道,何其悲哀!

    殊不知,

    眼下除了他们自己的‘辩解’之外,外面所有人早已看透了全性的肮脏,根本不会有人觉得他们是在进行修炼,是在坚持全性先祖杨朱的那种理念。

    因此,

    就算是有全性成员宣布自己退出全性,投降并希望接受普通人法律的制裁;

    公司、十佬与其他各大异人流派也是从重发落,上来便让人废了那些投降者作为异人的资本,然后再严格按照普通人的法律标准关押起来等候审判,完全不会觉得此等投降举动存在着什么自首情节。

    毕竟,罪人走投无路为求保命的投降,又怎能算是良心发现的一种自首行为?

    如果这些家伙有机会逃命,亦或是有能力解决掉执法者后逃走,他们…………还会选择投降么?

    所以,大部分选择投降的全性成员,在这种情况下愿意接受普通人法律的制裁,也就真的只是尽量让自己再多活两天罢了。

    等日后到了法庭上,

    这些手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人命的家伙,又有几个能落得2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

    傍晚,

    公司总部,

    由于赵方旭等一众六位董事的死,

    哪都通短时间内还真就陷入了群龙无首的状态,但也好在公司原本开启高层会议商量事务的时候,各大区负责人同样也会与董事们一起参与进来,所以严格来讲,大区负责人同样也是公司高层职位。

    而且,在公司董事们都已离去的今天,若按照以往那种商谈大事时的规格,各大区负责人成为目前绝对的高层,也是十佬与其他各大异人流派毫无异议的一件事。

    毕竟,甚至包括十佬在内,平日里接触最多的反而不是公司的董事们,而是直接负责自己所在区域的公司大区负责人。

    因此相较于其他的公司领导,

    异人圈里的大多数人当然都更希望,这些平时与自己更为熟悉的负责人能够掌握话语权。

    再不济,

    就算没有出现像赵方旭那种颇具代表性的高层人物,只是暂时由各大区负责人一起商量着处理接下来的事,自己所在区域的大区负责人若是也能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对他们而言也绝非什么坏事儿。

    何况,

    那些与自己手底下有点关系的公司员工,平时也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混入公司总部任职,但若换成是支持他们在大区负责人的手底下干活,这恐怕对于任何一家势力来说也都并非难事儿。

    谁今后再从公司打听消息也能方便些…………不是么?

    “虽然不知道那嬴勾为什么没有现身,但经过了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此战………也确实给我们提升了一些士气。”

    任菲穿着一身黑色干练的女士西服,站在大会议室的台前为下方众人汇报着战果。

    但在说完了己方几乎已经彻底剿灭了全性,已经不会再有太多全性妖人成为嬴勾手中的力量之后,她脸上的表情却并未因为此等好消息而产生丝毫欢喜。

    相反,

    越是了解之前与最近都发生了什么,她就越是怀疑嬴勾为何坐视全性的力量不断折损,以至于最终可能除了之前暴露的那几个全性妖人之外,堂堂全性掌门身边居然都没有充足且可用的人手。

    难道他觉得自己便可以与全世界为敌么?

    难不成他认为仅凭那几个所谓的不死之身,就能敌得过所有异人与普通人的联手么?

    倘若真是如此,

    那嬴勾为何又要搞出之前那一系列的乱子,难道不是在害怕公司这边的力量太强,所以想一个接着一个单独削弱公司的力量么?

    “很简单……”

    徐四坐在台子下方抽着烟,见到心上人脸色不太对劲,随即开口提醒道:

    “那家伙也许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全性,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要利用他们来做些什么,加入全性…………也只是为了寻找为数不多的几个可用帮手。”

    “丁嶋安、涂君房、夏柳青、吕良,以及四张狂之中仅剩的夏禾与沈冲二人………”

    “现在排除之前死在那纪安之手里的豪杰先生,还真就是如今全性内部仅有的几个棘手之人了。”

    徐四的一番话过后,在场的一些人也纷纷因为这些名字缓缓皱起了眉头,尤其是那如虎与张灵玉二人,他们虽然并没有坐在一起,但在听到某个名字之后,也几乎都在脸上表现出了极为复杂的模样。

    只是,

    张灵玉暂且还没有那如虎那么悲痛,但在眼神之中的那种复杂与犹豫,却也是明显要在这位豪杰先生之上的。

    此外,

    在场的十佬与各大异人流派的大人物们,却是只有在听到了涂君房与夏柳青的名字时,多少都在自己的内心之中产生了一点想法。

    毕竟,三魔派的功夫很诡异,搞不好就会成为一种大杀器,而夏柳青那种由巫优演化而来的‘神格面具’,则是单纯的在硬实力上很是厉害!

    原本,

    涂君房除了能力上比较棘手之外,本人真要计较起来也并不那么太难对付,而夏柳青则是由于上了年纪,整个人的状态也难免不及当年,再厉害也算是败给了时间。

    但如今,

    这些家伙却都在嬴勾那里得到了所谓的不死之身,能力与实力上也或许都因此而有了不小的提升。

    所以,即便是有纪安之那种疯子不要命的,为在场的各位试探出了那种不死之身的极限所在,也根本没有人敢保证自己一定有能力拿下对方,说不准就会在这不死之身上付出难以承受的损失与代价。

    嬴勾乃是一场波及所有人的恐怖灾厄,

    人们在灾厄面前有所牺牲或许是无法避免的,但若是就连灾厄降临前的‘预兆’,都会让人们付出难以想象的损失,亦或是搭上许多年轻人、老一辈的性命,在场的大人物们可能也都不想看见这种事。

    他们更希望能在面对涂君房、夏柳青这样的人时,能保证自身所付出的牺牲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

    最起码也要保障一些有能力的人在真正面对嬴勾之前,绝不能死在前往与嬴勾对质的途中,不能死在这些莫名其妙的家伙手里。

    然而,

    现实却是越想越觉得麻烦,

    因为一旦考虑到嬴勾的身上,尤其是对方最近的所作所为,再加上无视其他全性成员死活的态度,他们根本不能保证涂君房与夏柳青等人,那种所谓的不死之身真的就只是与丁嶋安一样。

    毕竟,若真如此,他又凭什么认为仅凭那几个全性妖人,就能比之前死在外面的那些全性成员更具价值?

    而一旦想到这点,注意到任菲心中的疑惑,开始仔细思考嬴勾会是之前那种态度的理由,他们就越是觉得现在的涂君房与夏柳青等人,或许远要比之前那个得到了不死之身的丁嶋安更加棘手。

    另外,

    若是那几个全性妖人,每个人的水平都在丁嶋安之上,再考虑到这几个人能力的特殊性,以及在嬴勾那里得来恩惠所产生的‘加持’,越想…………在场的这些大人物心中就越是没底。

    赢肯定是能赢。

    这几个妖人再棘手也比不上嬴勾,也不可能敌得过异人与普通人的联手。

    但结局却未必会是他们之前所想象的那样大胜,并在之后以几乎全盛的姿态一起面对嬴勾那个灾厄。

    这种有可能影响最终局势走向的情况,必然是在场的这些大人物们所不能接受的,因此他们必须优先考虑该如何解决涂君房与夏柳青等人,以免在这些家伙面前付出足以影响局势的损失与牺牲。

    一些原本只是他们‘默许’,才会存在于世的小人物,想不到如今却成为了有可能决定局势走向的关键人物,讽刺…………太TM讽刺了!

    早知道就不该认同公司遵循什么‘伴生’的理念,他们就应该在这些家伙未成气候前出手将之消灭!

    可惜这世上却根本没有后悔药………

    此时,

    “呵呵呵……”一旁独自坐在十佬前面的那位老人,察觉到在场众人对于几个全性成员的犹豫,终于是在观望了许久之后缓缓开口笑道:

    “诸位不必担心。”

    “我们虽然不清楚自己手里的武器,究竟能否对嬴勾那个怪物起到作用,但对于那些疑似是被操控着与所有人为敌的孩子们,应该也还是能够起到一些决定性作用的。”

    “毕竟,之前的那个小丁也罢,现在的那个嬴勾也好,说是所谓的不死之身,但也只是比普通人更结实,比我们更能活…………不是么?”

    “这世上哪有什么神啊鬼啊的,一切都只不过是缺乏可靠的解释而已,倘若真的存在什么永生不死,那嬴勾又干嘛要理会我们,还不是害怕我们手中的力量,害怕我们身上那种排除异己的态度?”

    说着,

    老人注意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身上,接着便将双手放在了身前的拐棍上,以一种更加沉稳的语气缓缓开口说道:

    “不必害怕。”

    “世道是我们的世道,世界是我们的世界,最终的胜者一定是我们,区别也只在于损失的大小罢了。”

    “今后若是大家正常对敌无法解决问题,那么以免嬴勾造成更多不必要的牺牲,付出一定牺牲以解决问题,自然也就是可以接受的了,我这种人…………不就是用来为此事承担后果的么?”

    “但也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信任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东西,我啊…………是真的想趁着这次机会,一次性解决掉普通人与异人之间的矛盾。”

    “道门也好,佛门也罢,亦或是十佬,以及在座的各位宗门领袖,只要你们愿意充当这社会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可以与你们以性命作为担保,未来……一定是不会有任何人敌视同胞异己的未来。”

    “一切的矛盾都将随着‘嬴勾’被彻底掩盖,也都将因为此次机会而发生莫大的良性改变,只是不知…………各位是否愿意协助我一个老东西实现此般美好愿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