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人之最强异类 > 第274章 生死毫无意义

第274章 生死毫无意义

    不拔一毛,不取一毫。

    既然拿不起也放不下,那便不如起初就不拿。

    杨朱在当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无疑就是在表达放下一切的活法,也未必就一定比君临天下更显卑微。

    毕竟,根据杨朱那个时候的时代背景来看,除了名利之外,人们位高权重最终图的也就是个逍遥自在,而放下一切孑然一身的过活也同样是逍遥自在,所以在他眼里…………关键的是人们怎样去选择。

    但可惜,无论在什么时代,也都很难有人做到杨朱那种程度,于是这般理念便随着时间被后人一点点歪曲,以至于最终变成了现在这种‘促使’全性妖人们作恶的理由。

    柳小江打从心底瞧不起外面那些只能做到一毛不拔,但却完全做不到杨朱理念后半句‘克制’自身欲望的要求。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群纵欲之徒,却总是在满足自身欲望之时打着全性的旗号,甚至还将先祖杨朱那般能人当成了自己的祖师爷,搞得好像是全性的理念在逼着他们胡作非为一样…………令人作呕!

    柳小江虽然也自认为没有杨朱那种放下一切的境界,但好歹在满足自身欲望的时候也知道底线在哪里,并不会真的为了自身私欲而不计后果的在世上乱来,更不会因为一时兴起对无辜的普通人下手。

    尽管考虑到接下来所要做的事情,他也觉得自身并无资格说自己有多么高尚,但区别就在于如果还有其他的办法,若还有其他牺牲更小的方式能够解决问题,他不管多麻烦也会将事件影响降到最低。

    而外面那些全性成员在满足自身欲望的时候,却根本不会考虑自己的行为到底会对他人造成多大伤害,更不会思考事件所产生的影响对于社会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

    他们只会不择手段以最快速度、对自身影响最低的方式,迅速达成一些可以极大满足自身欲望的行动目的。

    全性之中几乎都是此等极端的家伙,甚至包括在场的沈冲、吕良、涂君房与夏柳青四人,若非是有柳小江在…………他们就算是死也完全不会有任何人,愿意在事后因他们的死而打抱不平。

    毕竟,

    夏柳青在近代虽然并未直接害过任何人,也曾在社会稳定前凭借手段闯出了一定的凶名;

    沈冲与涂君房虽说从未亲自出手杀害任何无辜者,但也难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数次通过手段间接害死了与自身并无仇怨的异人;

    反倒是吕良这个才加入全性不久的新人,除了有幸参与过几次全性的行动之外,最恶劣的行为也就是曾经与全性一起大闹过龙虎山,并在田佬那里通过明魂术得知了一些关于当年的内幕而已。

    这几个家伙若是按照普通人现今的法律来处理,最严重的恐怕也只是个20年左右的监禁,可若是按照大众眼里对他人的高标准道德要求来看,大概就会被当成是与外面那些全性成员毫无区别的存在。

    死了!

    也是活该!

    柳小江对他人的道德要求并不高,甚至是对自己的要求也一样很低,只求事后回想起来并无太多的罪恶感、也能勉强称得上是一种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再多……

    难道还要让他一个异类成为圣人么?

    在所有人都不接受情况下一个人陶醉什么?

    这不有病么?!

    ……

    “…………”马仙洪听到柳小江后续所给出的解释,眼中最后的那点不舒服也随之消散不见,重新变成了那个除了感兴趣的事情之外,平时与人接触多少显得有些沉默的老实孩子。

    此外,

    在场的其他人也是纷纷恢复了正常,谁都不会在当前情况下提及外面的全性成员,因为都已经明白了柳小江对待‘外人’的那种冷漠态度。

    何况,

    这局面既然都是外面那些家伙咎由自取的,他们在这边对传来的求救讯息无动于衷,也就根本谈不上是所谓的见死不救了。

    当然,

    柳妍妍除外,

    也许是由于和柳小江接触的不多,只听说过最近在外面关于嬴勾的留言,只与当初还是公司员工的柳小江见过面,她目前对柳小江的印象也仍旧停留于当时,认为对方仍然还是当初那个温暖的存在。

    她甚至认为柳小江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也完全都是因为那种与僵尸无异的异类身份,结果却没想到对方顶着那样一张年轻俊朗的脸,开口时却再没有了当初那种让人觉得很是温和的感觉。

    而且,成熟、冷漠、甚至是极端,总给她一种天性薄凉的陌生感………

    “你们,还有疑问么?”柳小江见到马仙洪不再说话,甚至是恢复成了以往的模样,随之便转头看向了在场的其他人,而且除了胡离与温莎二女之外,他在扫视时就连二壮这种自己人也都没有放过。

    不过,除了二壮回瞪了他一眼之外,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没有任何异常表现,皆是一副愿意听从他这掌门吩咐的模样。

    “那好………既然你们都没疑问,那就继续按照原定计划来办,在暗堡那边制造出足够的法器之前,除非是外面的那群家伙主动找上门来,否则谁都不许招惹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

    “胡离留下,其他人……”

    “小江哥哥。”柳妍妍突然开口打断了柳小江,但却被柳小江摇头阻止了接下来的话。

    “胡离与妍妍二人留下,其他人继续练习我之前交给你们的绝技,你们至少要在开战前将其修炼至小成才行。”柳小江转头看向其他人继续说道。

    “毕竟,我之前也已经与你们说过了,我是不会在开战时出手帮助你们的,所以在战时是死是活也全看你们各自的造化,死了…………也要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才能被我复活。”

    “我可不想因为你们的死,为了那点可有可无的帮助,在战时出手复活你们…………以至于有可能让一些家伙因此注意到背后的真相。”

    “所以,若是不想体验死亡的感觉,不想在得到恩惠后还继续给我添麻烦,你们应该明白自己到底要在其中充当何种角色。”

    “呵呵呵……”夏柳青对此忍不住笑了起来,“掌门啊,在老朽看来,外面那些人就算联合起来,哪怕是动用了一些超规格的武器,也未必真能对您造成什么威胁。”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对您来说…………真的有价值么?”

    “有。”柳小江转头看向笑无可露的夏柳青,“我虽然不在乎外面的大多数人,也不觉得普通人的武器有何威胁,但只要你们参战…………却能体现我这灾厄到底有多么恐怖。”

    “毕竟,他们若想拿下现在的你们,不付出一些代价也是根本做不到的,而你们却偏偏只是在我这得到了一些小恩小惠,压根算不得是我有多么在乎的一些帮手。”

    “如此巨大的落差感,会让他们感到恐惧的,而这恐惧…………将会让他们更加重视彼此,因为若没有彼此的存在,他们甚至连站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原来如此。”夏柳青听到这话不免微微一怔,接着在老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只要参战了,体现了自身的‘强大’,就算死也是具有价值的么………”

    “这就要看你们怎么选了。”柳小江平静道。

    “反正以你们目前所拥有的实力,再加上我所给予你们的不死之身,以及那些被仔细删减过的八奇技,若真要逃的话…………估计那些家伙也很难拦得住你们。”

    “我们可以视情况逃走么……”夏柳青眼神闪烁的看着柳小江。

    然而,

    就在夏柳青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一旁还算了解柳小江的夏禾与沈冲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因为他们不想也知道柳小江此刻所表达出的意思,根本就不存在希望他们接下来要视情况保命的想法。

    毕竟,柳小江打从一开始就已经说过了,他们若不想死的话只能看自己的造化。

    这句话若是换个意思来解释,不就代表了他们若是没有那个造化,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必然是会死的,只能在事后等待柳小江亲手复活自己等人么?

    你若是视情况逃走了,没能体现自身作为‘帮手’的价值,没能凭借自身颠覆外面那些人的认知,对于柳小江的计划而言岂不是一点价值都没有?

    在得到了恩惠后却还是只顾着自己逃命,不就等同于是背离了柳小江给予恩惠时的希望了么?

    宁死!

    也绝不能逃走!

    必须要在开战后选择置死地而后生!

    殊不知,

    夏禾与沈冲虽然并未完全猜透柳小江的意思,但也算是歪打正着做出了比较正确的一种选择。

    在场的这些人除了二壮、陈朵、胡离、温莎与柳妍妍之外,哪个在世道上不属于全性疯子之中的一员,何况在之后还变成了嬴勾这种灾厄身边的帮手。

    他们若是没有在战斗中死去,若是没有随着‘嬴勾’二字一起消失,外面那群人怎么可能放任它们继续活着?

    他们若是真的在战斗中‘死了’,并在事后随着‘嬴勾’的消失,以及大量无辜死者的复活一起活了过来,或许还能被引导着说成是之前被‘蛊惑’了,自身所行之事也并非是发自于本心的行动。

    而且,就算再不济,并没有被外面那群人放过,至少要追究他们作为全性妖人时的责任,

    但在今后那个异人已不再被排斥的时代,考虑到几个人身上的‘特殊性’,以及背后部分有心之人的引导,他们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死罪。

    至于监禁,

    哪怕是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对于几乎永生的他们而言…………还有意义么?

    况且,

    柳小江可不认为重新回来的赵方旭等人,真的会愿意见到夏禾等人面临长时间监禁,再怎么样也会看在自己与那位老人的面子上,对这几个帮助一起执行计划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若是相反,真的有人视情况逃了,没能帮助柳小江达到让他们参战的目的,或者说对于这个目的几乎没有任何一点贡献,看似是很精明的保住了自己的命,实际上…………却是自己害了自己。

    而对于这种人,

    就算柳小江不打算亲自动手解决,但顶着‘嬴勾帮手’头衔苟且偷生的人,想想也是在未来的社会上活不下去的。

    那种并不完善的不死之身,根本不足以让此人承受异人与普通人双方的怒火!

    然而,

    柳小江却并未开口明确表达这件事,听到夏柳青的话也仍然无动于衷,就像是从未信任过在场的全性成员一样。

    随后,他更是直接摆手催促道:“不想有什么意外,那就回去努力练习我交给你们的绝技,胡离与妍妍两个人留下,其他人………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仔细考虑自身究竟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麻烦。”

    话音落罢,

    夏柳青虽然没有在柳小江口中得到明确答复,但活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清楚其中必然存在着猫腻,心里面那点舍不得梅金凤的小想法也随之淡了许多。

    他随即便朝柳小江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第一个没有丝毫犹豫的背着手离开了房间。

    接着,

    沈冲、夏禾、吕良、涂君房与马仙洪一个个跟着离开,二壮、陈朵、温莎三女也在看了看胡离与柳妍妍后,一起回到了这栋洋房内部属于自己的房间。

    很快,

    洋房的客厅内便只剩下了柳小江,以及留下的胡离与柳妍妍二人。

    “妍妍,有什么事吗,现在可以说了。”柳小江看了眼一旁吞云吐雾的胡离,随之眼神温和的看向了柳妍妍。

    “呃……”柳妍妍略微犹豫了一下,转头看了眼身旁坐着的胡离,道: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小江哥哥,你………你该不会是想要寻死吧?”

    “…………”柳小江。

    “咳咳……”胡离抽着烟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柳妍妍一句话给呛死。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柳妍妍,就算真的没人与她说起过计划的事,但居然会在经历过数次谈话之后,心里还觉得柳小江其实是一个圣人。

    “我听大家说话,好像是要改变异人的现状,可是我在徐三徐四那边也听说了,异人在社会上的现状是很难改变的,除非是有…………所以我就想小江哥哥,你是不是要当那个大家共同的敌人。”

    柳妍妍疑惑地看了眼身旁突然开始剧烈咳嗽的胡离,但却并不觉得是自己造成的问题,反而小脸有些急切的表达出了自身想法。

    “放心吧。”柳小江见到柳妍妍的模样,心里也难免因此感到一暖,随之微笑着摇了摇头,道:

    “我所做的这一切皆是为了自己,最多也只是想在满足自身愿望的同时,不打算对那些相对无辜的人们太过分而已,届时会死的除了特定的一些人之外,也就只会是‘嬴勾’一人,而非我柳小江。”

    “你也只是经验太少,并非想法上过于蠢笨,所以我这么说的话…………你应该也能明白了吧?”

    “最后死的只是‘嬴勾’么……”柳妍妍见此重复了一下柳小江的话,而后便放心的松了口气,并用力朝着柳小江点了点头,道:

    “嗯!那就好!我可不想小江哥哥死的这么早!这不才给我找了一个漂亮的嫂子嘛!要死…………你等给我生个侄儿玩玩以后再死啊!”

    “…………”柳小江。

    “咳咳咳……咳咳!”胡离这回倒是笑的岔气了,以至于又被烟给呛了个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