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管这叫心魔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流言蜚语

第一百三十九章 流言蜚语

    在柳二念眼中,自己的心魔几乎无所不能,任何看似不可思议的难题,在心魔面前都能迎刃而解。

    但在睡觉这方面,柳二念随随便便就做到了,而刘大念努力了一个月,仍旧失败了。

    如果以睡觉为比试内容的话,毫无疑问这是柳二念的胜利。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现在的柳二念正在梦中发表自己的获胜感言:“睡觉是一门手艺,它并不简单。大家只看到了我今天的胜利,却不知道我在过往的努力。

    我曾在浩气山下睡了一百五十年,而那一年我才二百五……”

    在柳二念做白日梦的时候,刘大念则在心中思考如何才能让自己睡去的方法。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只睡过一次,那就是柳二念在太上长老台祭拜的时候。

    那时的刘大念心中有憾,对这个世界充满恨意,他不喜欢自己的这场穿越。

    而那场梦就像及时雨一般,正好帮他消解了遗憾,让他真正融入这个世界。

    毫不客气的讲,那次睡眠对他的改变很大。

    而现在的刘大念无欲无求,所以他并不觉得自己能通过再现场景的方式重新入睡。

    刘大念躺在神识海面上,望着缥缈似幻的天空,坚定不移地说着:“必须想个办法睡着!”

    此时的他表情十分认真。

    只可惜,这句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了。

    在刘念刚穿越时,就已经发现自己无法入睡了。

    他曾斗志昂扬,干劲十足,不眠不休地努力了近几十年去睡觉,仍旧以失败告终。

    试问如何才能让精神极度饱满的心魔陷入睡眠?

    刘大念在脑中不断提出解决方案,同时自问自答。

    打晕自己?

    不行!在神识空间中是不会陷入昏迷。

    那就先掌控身体,然后再打晕自己?

    也不行,三百年前,就已经试过了。

    身为心魔的自己总会在即将肉体昏迷时,自动回到神识空间中。

    再引来一次损伤神魂的天罚,让自己神魂受损,被迫昏迷!

    不行,这方法完全本末倒置了!

    自己睡觉的目的是为了驯服迦婆宝衣,而驯服迦婆宝衣的目的是为了不被劫雷劈死。

    自己现在居然为了睡觉,而想要主动扛雷。

    有这个闲心,还不如直接渡元婴劫来得实惠。

    肉身上的伤害,对心魔没有决定性的影响。

    唯有单纯精神层面的打击才能对心魔生效。

    精神层面……

    思绪至此,刘大念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似乎正好可以帮自己入睡。

    他双目一凝,当即坐起,脸上的兴奋之意难以遮掩,表情却又瞬间一滞,语气慎重地道:“这件事需要先计划计划,不能贸然提出要求,不然肯定会让那个人怀疑的!”

    正此时,躺在栀子树下闭目安睡的柳念,忽觉一点凉意融入了眉心。

    受到外界干扰的柳念,猛然间睁开了眼眸,眼前的画面让他倍感震惊。

    大量的白色絮状物从高空中翩然而落,湛蓝的天空被华美的白色填满,放眼望去整个浩气仙门都在发生这种奇特景象。

    柳念伸出手掌轻轻触碰这些白色絮状物,从其中感受到一股凉意,很是神奇。

    他不由得惊声叫道:“大念,老天爷它居然掉毛了。”

    正在谋划的刘大念闻言一惊,立刻接收外界的信息,他见到外界场景也愣了一瞬,疑惑道:“居然是雪?浩气仙门外面不是有阵法包裹吗?怎么会下雪?”

    浩气仙门外有阵法包裹,可以阻挡外界九成的寒气,所以在浩气仙门里,几乎看不到下雪的场景。

    不知道雪为何物的柳二念闻言,顿时一脸不解,困惑道:“雪?是老天爷流xue了吗?”

    ……

    “二念,你要是再这么给老天爷盖帽子,下一场天罚就不远了……

    咦!

    二念,我想到了一个让我睡觉的计划了!

    不得不说,这场雪来得可真是个时候,”

    凛冬已至,一股诡异的寒潮自北方袭来,让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了不止一点点。

    浩气仙门外,鹅毛大雪满天纷飞,摄骨冷风四处游荡,一直在浩气仙门外聚集的残疾修士们,在感受到这股寒气后,禁不住缩了缩脖子。

    浩气仙门内有阵法包裹,成功抵御了外界袭来的大量寒气,却依旧受到了一丝影响。

    本应常年明媚如春,绿野万千的仙门,今年却是出现了罕见的雪景。

    这对抗寒能力极强的修士而言,雪算是新奇的景象,可以拿来欣赏。

    但对那些体魄平平的弟子而言,雪是寒冷的代名词,让人厌而不喜。

    日子一天天过去,寒气完全没有消退的现象。

    看着冻得瑟瑟发抖的门内弟子,白行且取消了门内弟子的日常劳作,并宣布:门内弟子每天都能免费领取一枚辟谷丹。

    这份告示一出,不少弟子喜极而泣,直接高呼:掌门,我爱你。

    昭示堂内,负责张贴告示的几位弟子相互商谈着。

    “喂喂喂,我刚得到了一个可靠消息,咱们浩气仙门今年冬天,之所以会如此寒冷,全是浩气山山主柳念长老的责任。

    是他招来的那场天罚破坏了宗门大阵,这才使得外界的寒气涌入了浩气仙门。”

    “嗯嗯,这消息我也听说了,而且我还听说亮然长老也有参与那场天罚。”

    “真相竟然是这样,我还以为他长得那么帅,一定是好人呢……”

    当弱小的人们在遇到天灾之时,总会想方设法地去猜想答案,当他们听到一个有理有据的传言后。

    不管这传言是否得到了证实,这份传言都会成为他们心中认定的真相。

    冬日暖阳高高悬挂,将整个浩气仙门照的晶莹剔透,虽是美景,里面却是蕴藏着恶人的寒意。

    弟子居所处,大量竹屋都已被白雪覆盖。

    一位入门不久的弟子裹着被褥从屋舍走出,他是担心屋门被积雪彻底堵上,所以打算清扫门前积雪,却发现门前积雪早已被人彻底清扫。

    这位弟子左右张望,见到了一位面容凶狠的大光头,手持一柄满是泥泞的枯枝扫把,正在为隔壁屋舍清扫门前积雪。

    “多谢亮然长!”

    这位弟子正要出言道谢,却想起了近日的传言,便直接关上了屋门。

    亮然没有理会这位弟子的行为,仍是自顾自地沿途清扫每件屋舍门前的积雪,他脸上没有一丝因受到不公待遇而产生的阴霾。

    宽大的鞋底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咯的轻响,一个孤单却不落寞的光头,游走在竹屋之间。

    冬日暖阳融不掉皑皑白雪,真心实意散不去流言蜚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