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医丑妃惹不起 > 第197章 头皮都酥了

第197章 头皮都酥了

    “砰”的一声响,马车的车帘被人撞开,追难跳进来,长剑挥舞朝那蒙面人刺过去。

    蒙面人急速撤剑,夏厉寒的身体反弓了下,梅寒裳感觉大量的血液淹没了自己的手。

    她用手掌摁压住夏厉寒的伤口,同时高声唤他:“夏厉寒!夏厉寒!”

    “唔……”夏厉寒低低应了声,脑袋垂下来,落在她的颈窝里。

    “夏厉寒!”梅寒裳痛呼。

    他却再也没了动静。

    梅寒裳感觉自己要疯了,手忙脚乱地从他身下挪出来,察看他的情况。

    他的心跳还有,甚至比平常还要缓慢一些,呼吸也正常,应该是一时创伤,应激性的晕死过去了。

    她略略松口气,仔细察看他背后的伤口。

    伤口还在汩汩往外冒着血,就在肩胛骨下面一点。

    她用袖子将伤口的血擦掉一些,看见了创口。

    典型的剑刺创伤,一寸多宽,生生刺进去的,但好在刺的方向有点歪,这一剑刺进皮肉之后就往上,扎在了他的肩胛骨上。

    有了肩胛骨的阻挡,这伤口就没刺进肺中,只是停留在皮肉层。

    梅寒裳心中暗呼一声“万幸”,凝神进入空间拿出缝合包、止血药、麻醉药和包扎消毒用的绷带、纱布、碘伏之类的东西。

    然后她就开始给夏厉寒处理伤口,先擦去创口处的血液,然后再用碘伏消毒创口,打麻醉,开始缝合。

    马车成为了她的临时“手术室”,而外面的人虽然在打斗,却没有人再进来打扰她。

    梅寒裳刚开始因为太紧张夏厉寒还有点手抖,但随着自己工作的渐渐展开,她变得沉稳起来。

    心外科的医生,做个伤口缝合不是小意思么?

    不过十分钟,她就成功将夏厉寒后背上的剑伤给处理妥当了,最后再在伤口洒上止血的药粉,盖上纱布。

    一切妥当,她将剩余的东西塞回空间里,然后就盯着夏厉寒瞧。

    他一直有心疾,本来脸色就苍白,现在失了点血,脸色就更加苍白了。

    她的心里有点发疼,决定之后要好好给孩子补补血。

    过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的喧嚣声渐渐消失,然后追难在马车外轻唤一声:“王妃。”

    梅寒裳正盯着夏厉寒苍白的容颜发呆,听到他的声音,陡然惊醒过来:“哦,进来吧。”

    车帘打开,追难弯腰钻进来。

    其实不必弯腰,因为马车的车顶已经被掀开了。

    追难看向趴着的夏厉寒,眼中闪过一丝心疼:“王妃,王爷他——”

    “没事了,只是晕过去还没苏醒,就让他睡会吧。”梅寒裳打断他的话回答。

    追难松口气。

    他可真怕自己的手下一个不小心刺重了,还好,还好,总算不负王爷所托,完美地完成了任务。

    “那……能赶路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梅寒裳点头:“应该问题不大,走吧。”

    快点走,回到京城,她也能早点把那个冰雪莲圣药给他用上。

    那东西精贵,她出门没舍得带,若知道会有这档子事,怎么也得带在身上呀!

    追难应声出去了,然后马车就缓缓行驶起来。

    好在现在是夏日,即便马车没有顶,也不会冷,反而还多了几分凉爽。

    古代的马车没有减震装置,道路大概有些不平,马车颠簸得有点厉害。

    夏厉寒趴在软塌上,马车一颠,他的身体就会挛缩一下,大约是扯动了伤口导致了疼痛刺激的自然反应。

    梅寒裳瞧他这样,便挨过去,坐在他身旁,将他的上身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有人肉垫,终归是好些。

    他的墨发经过之前的翻滚躲闪已经松散下来,此刻他趴在她的腿上,墨发就泻下来,披散了她一腿。

    她看着他的发丝落在裙裾上,如绸缎一般,忍不住伸手抚了抚。

    他虽身体不好,却偏偏这头发漆黑如墨,润泽丝滑,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忽然间,梅寒裳有点明白,古代帝王为何不早朝了,有这样的丝玉在手,谁也不想早起,好不好!

    她玩夏厉寒的头发玩得起劲,丝毫没有感觉到腿上的异样。

    那人将脸埋在她的腿中,唇角勾起弯弯的弧度。

    又跟她接近了一步,这伤受得可真值得!

    她还摸他的头发,他感觉头皮整个的都酥了,心底柔软一片。

    被她抚摸的感觉可真好,身体和心都浸在阳光里似的,暖暖的,软软的。

    渐渐的,沉重的困意袭来,他稍微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把脸埋在她的腿上,缓缓沉入了睡梦中……

    梅寒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着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马车已经停下了,头顶的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

    她赶忙低头,看见夏厉寒还乖乖睡在她的腿上,只是他换了个姿势,用没受伤的那边侧躺着,脸钻在她的腹部。

    仔细感受,甚至她还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在她的腹部慢慢散开。

    她的脸顿时红了。

    “王妃,到王府了。”追难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梅寒裳应了声,轻轻推了推夏厉寒。

    他的气息让她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而不是昏迷不醒。

    夏厉寒没动。

    她又推了推:“夏厉寒,我到家了,你醒醒!”

    夏厉寒还是不动。

    早在马车停下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翻身是他在睡梦中无意识做的,但醒来之后,却沉醉在她软软的触感里,不想自拔了。

    现在,他在装死。

    梅寒裳只当他还在睡着,干脆也不喊他了,双手搬起他的脑袋就打算将腿从他的脑袋下面挪出来。

    夏厉寒翻个身,后背的伤口咯在她的腿上,“嘶”的一声痛呼。

    梅寒裳忙将他扶着坐起,关切地去看他的伤口:“我看看,出血没出血!”

    其实距离缝合之后最少过了一个时辰,伤口应该早就不出血了,但她还是忍不住会紧张。

    “出血了。”他闷声说。

    梅寒裳讶异地挑起眉头,看着干干净净的纱布:“没出血呀。”

    “本王说出血就是出血了。”他有点小孩子耍无赖的态度,“再说了,这么疼!”

    他皱着眉头,很无力地靠在马车的车壁上,可怜兮兮的样子。

    梅寒裳静静看了他片刻,说:“不然,王爷先在振国公府暂住几日?”

    “好。”他立刻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