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的福音 > 第17章 等你再吻我一次

第17章 等你再吻我一次

    陈光明看到九月站在人群中,杨秀玲脸色苍白,浑身冰冷。

    站在旁边的陈光明脸色苍白,眉头紧锁,“把那个人叫来,再找十个记者来,明天我不想看到任何关于九月的丑闻。”

    杨悦立刻回道:“好的,”

    陈光明愤怒地握着拳头看着,看得出来,他的心很痛。

    仪式中依然喧闹,人们嘲笑、蔑视着九月。

    这时,郑崆已经把黄晓娟扶起来了。黄晓娟对九月笑了笑说:

    “九月,我不怪你,但是我真的不能把郑崆给你,即使我把他给你,郑崆也不会愿意的。”

    郑崆摸着黄晓娟的腰说:

    “如果你不要脸,今天我会把你九月怎么样的,你应该知道!”

    九月握了握拳头说:“你们………真无耻!”

    就在这时台上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你们两个真坏~”

    这声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身着帅气的灰色西装的年轻人从人群中走过来。

    “这是谁?”

    “喂,这是勇胜集团的少爷,不就是陈光明吗?他在这里干什么?”

    ………………哗~

    每个人都在猜测他的身份,可黄晓娟的脸色却变得苍白了。

    那个男人穿过人群走到黄晓娟身边,冷冷地说:“对不起,大家让我出来的原因是我要为九月说句话。

    可能没有人知道九月和郑崆要结婚,但我很清楚。

    今天本来是他们俩的婚礼,但是今天新娘变成了黄晓娟,发生了很多事,我也不说你们也知道,在座的人都是智者,你们能想到他吗?”

    陈光明盯着郑崆说:“我也不知道,你在这短短的三天时间里,背叛了九月,怎么能和黄晓娟在一起呢?”

    郑崆脸色苍白:“是谁告诉你的?”

    陈光明笑了笑,对黄晓娟说:“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黄晓娟一个月前是我的女朋友,不久就来到了你身边,你们俩是怎么在一起的?”

    听了这话,大家的脸色都变了,现场的十几名记者不停地拍摄,连明天报道的标题都想好了。

    “这不是真的吧!郑崆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

    要是真的话这两个人多无耻。

    ………………………咻……………

    大家又讨论了起来,刚才指责九月的人的声音都低了下来。

    郑崆脸色苍白,黄晓娟愤怒地对陈光明说:“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从来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血口喷人?”

    “我冤枉你了?”

    陈光明冷冷地笑了:“黄晓娟,要不要我拿些证据给大家看看?”

    “你···”

    黄晓娟的脸变得苍白发青。

    大家也对黄晓娟产生了怀疑。

    黄晓娟急忙解释说:“不,我没有。”

    陈光明冷冷地说:“黄晓娟,我不把证据给你看,你就不愿意吗?”

    并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递给。

    照片上有陈光明和黄晓娟两人亲吻、拥抱的照片,一看就知道两人是热恋中的一对恋人。

    大家看了都很惊讶,又开始讨论。

    有人说,“陈光明没有说谎,如果这些照片是真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冤枉了九月。”

    “黄晓娟怎么是个荡妇,欺骗了两个男人,有照片,有证据,现在想抵赖,也是没办法的了。”

    听到这句话,黄晓娟的脸色变白了,这一变化太快了,她几乎无法接受。

    她脑子里有很多问题,几分钟前,她变成了这里最美丽的公主,现在,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还是这位精明的男人,为什么他会为了她,而污蔑她。

    黄晓娟的母亲愤怒地说:“大家不要相信他说的话,都是捏造的假的!”

    “如果大家不信任的话,请问问陆杰,这件事他一定会知道的。”

    陈光明的话音刚落,客人们的眼睛一下子就映入眼帘。

    陆杰,看到这个情况,脸全白了。

    黄晓娟:“别再说了,”

    她脖子上的项链在灯光下闪耀。

    “妈··········”

    黄晓娟惊得脸都青了。

    “陆杰你怎么能这样啊?”

    黄晓娟的妈妈不满意地出声。

    “把那条项链还给九月,你们丢脸还不够吗?”

    陆杰紧张地盯着黄晓娟和她的母亲。

    听到母亲的话,黄晓娟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黄晓娟说不出话来,把项链乖乖还给了九月,但黄晓娟的眼里充满了恶毒。

    大家看了今天的晚会,心里都很不是滋味。以前素有美男子之称的郑崆变成了渣男。

    如此混乱,宴会无法继续,许多客人都找借口离开了。

    最后,郑崆一家和黄晓娟一家的脸更难看了,尤其是郑崆的脸吊的很长,脸上充满了绿光。

    黄晓娟挥舞着拳头,暗暗说:“你等着,九月,如果不是你,这一切就不是这样的,我一定会报复你的。”

    黄晓娟对九月是恨之入骨。

    离开礼堂,九月没转几圈就准备搭便车回家。

    今夜,九月在这里受了很多苦,但最终替她解围的还是陈光明。

    虽然陈光明的外表很冷漠,但能让九月感到温暖。

    九月心情不好,没有多注意周围,但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

    “九月!”

    那旁边的人叫她的声音很细微,她慢慢地回头看。

    那个***在远处的路灯下,穿着一身黑西装的高贵品质。谁见了她就会着迷。

    “陈光明?”

    九月正想着陈光明的时候,他却出现在身边,不知怎么的,当她看到陈光明的时候,她感到一阵温暖。

    九月问:

    “你来这里干什么?”

    陈光明把手塞到口袋里,微微一笑,说:

    “要带你回家,”

    九月听了这话,心酸极了,想抱抱他,问:

    ”我能抱抱你吗?”

    陈光明听了这话很吃惊,并点点头,把她搂在怀里。

    九月在陈光明的怀里闻到了他特有的味道,又听到了心跳,心里才平静下来。

    陈光明抱着她摸着头,

    “你赢了,为什么还要这么痛苦?“

    九月摇摇头说:

    “我不伤心……”

    九月疑惑地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赢了?”

    陈光明紧紧地抱着她,说:

    “这个城市里没有我不知道的事。”

    九月很快就想到,

    “你没去参加那个婚礼,怎么会突然出现?”

    “是的,”

    难怪陆杰站在那里看着九月。

    “那陆杰是你找来的吗?”

    九月一下子找了个重点。

    “是的,是我找来的,我不想让你受那种委屈。所以提前让助理用技术手段P了几张照片,果然派上用场了。”陈光明说。

    “谢谢你,光明,”九月轻声说。

    这个婚礼让九月很痛苦,黄晓娟故意刁难她,并强迫其他人误解她,如果陈光明不到这里为她解困,她就会彻底崩溃。

    她还是伤心了,但最后看到陈光明才放下心来。

    陈光明亲了亲九月的额头,说:

    “以后你不要和黄晓娟作对,这样会伤害到你,下次交给我,我来处理。”

    九月好奇地问:“你要怎么做?

    陈光明说这话的时候很有毅力。

    九月看到陈光明的样子,觉得他不是开玩笑的。

    但九月笑着说:“虽然我也是这样想的,但现在算了吧,这只是个开始,如果我们一下子消灭了他们,

    我们以后就会很无趣的,我们慢慢折磨他们吧,不管是郑崆,还是黄晓娟,我一定会报仇……”

    陈光明盯着她的眼睛说:“可以听你的。”

    九月看着陈光明说:“那下次你就别帮我了,我会自己对付他们的。”

    陈光明说:“可以看情况,如果下回像今天这样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九月:“我会注意的,以后不会再这样冒险了。”

    陈光明说:“不晚了我们回家吧。”

    陈光明让她上了车,说:“我还等着你感谢我呢。”

    九月不解地说:“什么感谢你?刚才我说了谢谢你,那还不够吗?”

    “对,刚才你说谢谢,但是我喜欢实际行动胜过口头上的感谢,”

    陈光明笑了笑。

    陈光明轻轻地把手伸到九月娇嫩的嘴唇上,抚摸了一下,说:

    “等你再我吻一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