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你是我的福音 > 第4章 瞭望远方

第4章 瞭望远方

    梦环将车子搁在一处,拖着行李箱牵着九月走进车站,路上的行人瞅见新娘妆的九月都惊奇地望过来,九月咬紧嘴唇没有回头,拖着婚纱匆匆行走。

    这时已经下午了。

    她知道自己顾不了那么多了,生怕郑崆一家追来。

    还好是半卧,两人靠躺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是去往乌鲁木齐的大巴车,等到傍晚汽车才开动。

    梦环醒来看时间还早,就唤九月去了服装店。

    走进一家店里,里面的顾客把目光纷纷移到九月身上,尴尬的九月眨巴着眼睛违心地笑着。

    九月选了一套合身的衣服,是橘色的风衣和蓝色牛仔裤,在试衣间换了衣服就出来了。

    九月对着梦环摆了摆姿势笑着

    :“梦环哥哥,好看吗?”

    梦环瞧着美丽的九月抿嘴一笑,

    杨梦环:“九月,真漂亮~”

    这时店老板走来,

    服装店老板:“嗨,小丫头,你的婚纱落在试衣间了!”

    九月回头一笑,轻声说:

    “不要啦,送你了,如果有需要的人就给她们吧!”

    店老板有些不解地看着两个小年轻~

    “我看那件婚纱至少两千多块呐,你丢了多可惜呀!你这身衣服才100多,都不敌它的零头呢”。

    梦环拉九月在自己身旁,

    杨梦环:“真的不需要了!”

    店老板虽一脸诧异,但也不想白拿,

    服装店老板:“那好,这样吧,衣服你们穿走,婚纱我收下了”。

    梦环和九月连连点头,并迅速赶往车站。

    郑崆父子带着浓烈的怒气闯进九月家里,大喊~

    郑崆的父亲:“老杜!老杜!你给我出来!”

    郑崆父亲的喊声很撕裂,牙齿都快断裂似的炸口。

    九月的父亲笑嘻嘻地从屋里钻了出来,笑着~

    老杜:“咋咧?亲家公,”

    郑崆的父亲咧开嘴冷面~

    “咋咧?你说咋了,你的好闺女跟外人跑了!”

    老杜有点懵圈,摸着头顶,

    “啊?咋有这事嘛,我闺女九月乖的很呀!你们不要信口开河毁了九月名声~是想退婚咋滴!”

    郑崆的父亲:“老杜啊!老杜,你真是个呆子,我爷两蛋疼吗,~跑你这来发疯吗?”

    郑崆:“杜叔叔,是真的,九月半夜就跑了,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了,你让我今后还怎么抬头?而且周通在路上看到九月穿着婚纱,还有一个小伙子…”

    老杜:“这该咋办呢?”

    郑崆的父亲:“还能咋办!退钱,退钱,快点!”

    郑崆的父亲恶气横生。

    老杜在父子两间周旋半天。

    老杜:“现在才下午5点,赶去车站兴许能追上!”

    郑崆一听,仿佛脑洞大开~

    郑崆:“对呀,说不定就在车站,事不宜迟,咱们去县城!”

    三人一拍即合。

    郑崆开着黑色轿车,三人一起奔往汽车站,

    郑崆的父亲:“慢点开,慢点开呀,你不要命了?”

    郑崆的父亲厉声喝道。

    郑崆满脑子都是九月逃婚的情景,对父亲的怒吼毫不在意,狠踩油门加速行驶,恨不得飞起来,一路上尘土飞扬,路上的车辆都躲着,行人骂~

    路人:“真是个疯子~”

    车子行驶半路上油灯不停地闪现,并发出嘀嘀的警鸣声…

    最近郑崆忙着婚事竟忘了给车子加油。

    不一会儿车子熄火了,慢慢停在了路边。

    这时郑崆气得牙疼,猛拍方向盘几下,

    郑崆:“下车,打车去吧!”

    老杜:“打车?我可没钱付车费!”

    老杜随口一说。

    郑崆回头瞪了他一眼,坐在副驾驶的郑崆父亲推开门下了车。

    三个人站在土路旁猛烈挥手,路上的汽车风一样从身边穿过,等了好久不见一辆车为他们停下。

    老杜突然蹲在地上,郑崆的父亲鄙视着老杜,老杜冒了一根烟~

    老杜:“我累了,歇会儿~”

    郑崆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凌空挥着,一声刺耳的抱刹声尖锐响彻,吓得老杜捂住耳朵差点躺倒,不料有一辆银色私家车紧急停了下来。

    三人立刻跳上车。郑崆扔给司机一百元~

    郑崆:“去车站!”

    银色的夏利车在路上颠簸着行驶。

    当三人进入车站时,天已经黑了,最后一辆末班车也走了。

    郑崆气愤地甩了一下手臂~

    郑崆:“走,咱们包车去乌市!”

    老杜嚷嚷~

    老杜:“你疯了,这是晚上,我还饿着肚子呢?”

    郑崆的父亲斜眼蔑视着老杜,

    老杜:“好好好,去去去,总得吃碗牛肉面吧!”

    三人找了一家面馆坐下,两碗红烧,一碗清汤上桌。老杜看着碗里的清汤,又撇了撇郑崆父子的红烧,在这种冷凝的气氛中一句话也说不出。并开始稀里哗啦的狼吞虎咽着,郑崆父亲拍了一下桌面~

    郑崆的父亲:“你是猪吗?声音不能小点!”

    老杜被骂的心里不舒服,心想,

    老杜,“这狗怂真不是个东西,说亲时说的贼好听,遇事就跟狼一样恶,九月要是在他家里肯定不好过,跑得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