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医娘亲带崽行凶 > 第275章 你的名讳是真的?

第275章 你的名讳是真的?

    将小黑爪子洗干净,走到屋子里,看着眼前的蜡烛,盯着自己的小手手,她觉得自己似乎变白了一点点!

    虽然只有一点儿!但是也是白了啊!

    小丫心情瞬间变好,她躺在床上睡觉。

    梦里梦见的全是美美的画面。

    君无咎回到房间,盯着自己的不规矩。

    他曾经想不到如今会有这样的一面。

    原本会以为自己不会这样!

    伸手,轻轻握住……

    脑子里是被人打的错觉。

    回味回忆。

    冷冰的脸上闪过红色。

    另一边!

    秦姣姣也没睡好。

    不过是打了一个人的屁.股,就那么轻轻拍了几下。怎么就这般,怎么能这样!

    手上还有似有似无的感觉。

    仿佛那紧实的肉,结实又有弹性。

    伸手在自己屁屁上捏了一下。

    什么感觉都没有。

    为什么跟自己不一样。

    秦姣姣不想去深入的想这个问题。

    但是,那触觉不停的往脑子里灌输。

    有些事情的发展,似乎由不得她自己控制。

    真是让人生气!

    一页过去。

    秦姣姣木愣愣的去做擦脸油。

    君无咎眼底微微发黑。

    然而,他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

    日常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带好小丫,让小丫不去犯蠢。

    小丫拉着小小的手,比来比去,还是自己最黑。

    美美的心情突然有些不大好。

    小小很聪明,一个人往造访走去,蹲在灶膛前面,伸手摸了一把锅底灰,往脸上擦!

    小家伙在一瞬间里变成黑色。

    乐滋滋的去找小丫。

    “来,再比比!”

    “谁要跟你比呀,小傻子!”

    小丫伸出手指在小小脑门上按了两下。

    小小笑着露出白牙齿。

    君无咎轻轻咳了一声,书房里恢复安静。

    写字的写字,念书的念书。

    县城的徐少宴自然也不会每日都闲玩,自从家里的事情发成变故,他就开始慢慢长大,慢慢承担一个继承人的责任。

    铺子里的擦脸油要备货,于是带着人来到此处。

    路过秦家,听见里面传来骂人声音。瞧见里面哭泣的秦余楠,他脸色瞬间白了。

    秦余楠县城的那个小院就在他开的铺子对面,前日里发生的事儿。

    那么大的场面。

    鲜少有不知道的。

    那里差点打死人,出人命,他铺子里好事儿的人去围观了。

    将里面发生的绘声绘色的演示一遍。

    就连家里的母亲听见都说秦余楠是个人物。

    可惜运气不好。

    不然就这手段跟智商,可以在青山镇上有一个位置。

    时运不济时,半点不由人。

    徐少宴觉得,他日后相伴一生的人还是简单一些好。

    他挣钱,她再加相夫教子。

    若是他觉得做生意累了,就跟妻子换一换。

    他心目中的妻子人选。

    徐少宴看着小院里的忙碌的秦姣姣。

    看着秦姣姣这般:“秦姐姐,你这次怎么还是加班加点的,怎么,这是要离开青山城吗?”

    上次离开的时候,就是这个忙乱。

    秦姣姣抬头,视线落在徐少宴身上:“对呀,京城里官差来了,说云家小公子又生病了,那小公子不想来这里,只能咱们过去。”

    “京城里来的那些人?”

    徐少宴视线落在秦姣姣身上,一时间有些怪异。

    “发生了什么,你为何这么看我?”

    “秦姐姐,那什么你知道吗?那些京城来的官差,全死了,死的很诡异,就非常鲜活。”徐少宴说罢吞咽一下口水。

    喉结滚动。

    眼里带着惶恐。

    君无咎视线落在徐少宴身上。

    这小孩儿太嫩了。

    她是不会看上他的。

    “因为京城那些人死的光秃秃的,现在吴典父子都要吓死了,这云家的人死在这里,它们若是找不到替罪羊,那可承担不了云家的怒火。

    所以,吴典那小情.人秦余楠都那样了,他都没时间去理财。”

    “是吗?”死了!

    应该是暗卫做的。

    其他人都没有离开院子。

    就算离开时间也对不上。

    见秦姣姣不慌不乱,徐少宴也慢慢的冷静下来。

    看,他就喜欢她这样。

    心里有数,有安排,不会慌乱,稳如泰山,稳的一批!

    让刚刚成熟起来的他,羡慕极了。

    “秦姐姐,我……”

    “嗯?”秦姣姣指了指院子里的磨盘。

    “想要什么,自己去拿!”

    磨盘上摆着的都是包装好的擦脸油。

    “不是这个,秦姐姐,我想娶你,你嫁给我啊!”徐少宴开口一瞬间,小丫正好从书房里走出来。

    瞪了徐少宴一眼。

    将君无咎脸上的面具扯下来。

    面具下的脸还带着伤疤。

    但是,这点伤疤,恢复的很快速。

    一点儿都不影响他整体轮廓。

    小丫说道:“你要当着多多他爹的面,娶我娘吗?”

    ……

    徐少宴眼睛发红。

    他这十几年做过无数的荒唐事儿,但是那些事儿并不能让他产生任何的无措的感觉。

    此刻!

    他恨不得消失一般。

    此刻才领悟到什么叫尴尬。

    盯着跟多多一样的脸。

    徐少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你男人?”

    “现在还不是。”秦姣姣摇头。

    徐少宴呼出一口气:“那我……”

    “你长得不如多多他爹好看哦!”小丫立马往徐少宴心窝上插了一刀。

    徐少宴攥紧拳头。

    视线落在秦姣姣身上:“我从未想过,跟你发生什么,在我看来,你跟小丫一样!”

    “……”跟小丫一样。

    徐少宴此刻恨不得晕过去。

    小丫才几岁。

    把他当儿子吗?

    盯着秦姣姣,想要哭两声。

    然而,他现在已经是徐家的话事人,不过是喜欢的人不喜欢他,还有了别人了。值得哭吗?

    哭起来那么难看,就更没人喜欢了。

    “那我,带着东西先回铺子了!”

    “嗯!”秦姣姣点头。

    徐少宴带着东西离开。

    马车刚转动,徐少宴又跳了下来:“你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你再来拉一批货物,我去杏花楼收个账,完事儿后天就可以走了。”

    秦姣姣说着,徐少宴拿着手指一节一节的算。

    这还不仅仅是喜欢的人不喜欢他这么简单。

    人都要离开这里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徐少宴回头,看向君无咎:“你是京城人?”

    “是!”君无咎点头。

    “你姓名是真的?”君无咎,君无咎!

    这个世界上姓君的有几个。

    皇家子嗣吗?

    “是真的,坐不更名!”君无咎回答。

    若是旁人询问他这些话题,他根本就不带理会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