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 第一百五十章:炸裂无声(下)

第一百五十章:炸裂无声(下)

    这一眼,却是底下让有些心细的观众起了疑心。

    因为这一个镜头里,丁炙的眼睛中的感情太过充沛了。

    不由地让人之前从影片给王远阳这个角色树立起的“反派”形象产生了些许怀疑。

    是为爱而不得进而毁掉受害者的变态,还是说......是冤狱?

    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

    影片继续。

    王远阳开始每日尾随跟踪这个神似20年前受害女孩的徐雪,甚至潜入对方家中安装窃听器,

    在对方的家附近不远处租了一个废弃的房屋,用望远镜每日监视这这个女孩。

    这种近乎病态的行为,又再次让这个角色的立场和定位变得扑所迷离。

    影片进行到这里,这里又引出了一个新的人物,对女儿控制欲极强的徐翰林。

    徐翰林是一个闻名港岛内外的著名的歌唱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丁炙出狱的那天晚上,他在一个车站上疯了一般打砸着一个广告牌,那个广告牌上亮起的,就是徐翰林一场音乐会的灯箱广告。

    徐翰林对于女儿徐雪的控制欲之强,仿佛带点恋女情节的既视感,就连女儿和异性同学在路上打的一个招呼,回到家里都会对女儿动搁打骂。

    而这一切都被暗中监视徐雪的王远阳收之眼底。

    周鹤此时确实有所预感,人物和故事背景已经大致铺设完毕,影片的第一个爆发点很快就会来临。

    果不其然,一单无名尸体沉海案的出现,让任达骅饰演的警探林正忠与这一切牵扯到一起。

    那具被沉到了水底的无名尸体,在抛尸前显然经过了刀砍,火烧,等一系列的毁尸灭迹手法处理过,单凭肉眼无法判断出死者的身份。

    然而经过鉴证科的基因比对,却还是找到了线索,被害人就是那位徐翰林。

    而林正忠凭借着蛛丝马迹,查探到一切的线索指向了一个人——王远阳。

    这里也终于揭示了此前有些云里雾里的人物线索,原来王远阳正是在20年前涉嫌对徐翰林的养女徐依云犯下强奸杀人案,被判处以无期徒刑。

    林正忠调取档案后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那就是王远阳和被害人徐依云在此前居然是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

    再结合其他种种线索,林正忠推敲出一个可能性。

    那就是王远阳是被冤屈入狱的,而能够在自己家中制造出血案,而又嫁祸给王远阳的那个人,只能是当晚也曾经出现在家中的报案人,也就是徐依云的养父徐翰林,也就是近日这单抛尸案的受害者。

    那王远阳的杀人动机就完全成立了。

    现在唯一的难点就是徐翰林的尸体被处理得实在太干净了,除了一颗极为常见的的普通纽扣似乎被凶手意外疏漏之外,没有任何的线索,然而这种纽扣,基本满大街都是。

    于是,丁炙便和任达骅便给银幕上的所有观众,贡献出了一处酣畅淋漓的对峙戏份。

    “二十年前,徐依云谋杀案,那件事造成的轰动性还挺大的,我翻阅过很多的旧报纸,发现最开始你坚称自己是无辜,到后面又认罪了。”

    “所以,其实你有没有杀过徐依云?”

    ......

    “在监狱里头没女人,你平时怎么解决的啊?”

    ......

    “是搞男人,还是被男人搞啊?”

    ......

    “你们这些囚犯,很会找花活儿玩的啊,出来后,有没有找一些小妹妹解决一下啊。”

    ......

    面对林正忠时而挑衅,时而激将,又时而压迫的心理攻势。

    丁炙饰演的王远阳的反应似乎更为抓人眼球。

    从坦然,到装作被激怒,再从交锋中分析出警方没有任何证据,只能靠撬开自己的口供这一点,从而轻松地从警局脱身。

    丁炙全程没有一句台词,但他眼神的压迫感,他在和林正忠的心理交锋中,似乎比对方那凌厉的话语更有杀伤力。

    剧情进展得飞快。

    周鹤看到这里,微微地点了点头。

    这里终于有点“双雄对峙”的些许味道在了。

    到目前为止,剧情的进展到这里,明暗面,所有人物的联结点也清晰明了地表现出来了。

    总体来说中规中矩,甚至偏向于平庸,但却依靠着演员精湛的演技,就比如方才丁炙和任达骅的那段表演,硬是把这部片的观影体验和抓马程度拉到了合格线上。

    影片继续。

    也许是从警局脱身,让王远阳的心态发生了改变,似乎是要报复警局,又或者是犯罪份子内心的猖狂在躁动,他入室袭击了林正忠的拍档阿莹,险些把对方勒毙当场,然后打电话为了林正忠,发出近乎耀武扬威一般的警告。

    然而阿莹在拼命挣扎中,似乎从对方的衣服上扣下了一个纽扣。

    女警阿莹在险死还生后,因祸得福,反而凭借着这枚纽扣和死者徐翰林身上遗留的纽扣同属一件衣服,从而在证据链上锁定了丁炙。

    在此基础上申请下来的搜查令,更是在王远阳租的屋子里发现了窃听设备,能遥遥监视偷窥着徐翰林和徐雪家的望远镜。

    以及房间里面贴满了偷拍徐雪的众多照片。

    此时一切的心证和物证,都把杀人凶手指向了王远阳。

    但此时已经不单指周鹤一名观众觉得不对劲了。

    一个能把警察耍的团团转,心思缜密的罪犯,在杀害死者遗留了一个纽扣已经不合理,还要在丧失理智般入室袭击警察,没杀人情况下再留下另一枚纽扣?

    这种过于不合理的状况,隐隐让观众猜测到另一种可能性。

    影片中的林正忠也没有让观众们失望,他也提出了同样的疑问。

    镜头转换。

    在警方搜索王远阳家里的时候,王远阳悄悄地再次潜入了徐雪的家里。

    当他进到徐雪房间里的时候,徐雪正在恬静地熟睡着。

    王远阳俯身看着徐雪那酷似徐依云的脸,手悄悄地抚向徐雪的脸上,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柔痴迷的笑意。

    然后又轻轻地把玩这徐雪的手,像是在翻找着瓷娃娃的瑕疵一般,

    转过头来,盯着对方熟睡中无意识轻轻抽动的漂亮脚丫子,王远阳的目光仿佛都变得轻了许多。

    “咿呀!好变态啊!”

    却是周鹤身边突然出传来一名女观众的低声评价。

    周鹤皱起了眉头,并没有随着附和,因为他不知为何,看着这个近乎是在猥亵女性的镜头,莫名有种违和感浮上心头。

    这不像是在猥亵,反而像是......

    一个念头突然在她脑海中浮现!

    反而像是在大人在看着婴儿的手脚一般!

    一切都串联起来了!

    徐翰林,徐依云,王远阳,徐雪!

    20年前的命案,徐翰林对徐依云有着超乎寻常养父女的情感伦常问题,而王远阳则是和徐依云是父女关系。

    而王远阳兴许也有着想要杀死徐翰林报仇的心态,一切计划却因为徐雪在徐翰林对她进行家暴时失手杀死了对方而改变。

    王远阳策划这一切,就是为了给女儿徐雪顶罪!

    ------题外话------

    一个老作者的马甲,文风挺骚的,可以去看一看。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