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从塌房偶像到文娱巨星 > 第五章:试镜(下)

第五章:试镜(下)

    此时已经接近下午两点钟了,中午时分丁炙跟着小胖出去随便垫了点肚子后,又继续来到酒店等待。

    等到后面,旁边的小胖都开始不满地和丁炙嘀咕起来,觉得丁炙好歹也算个偶像明星,怎么就跟走廊里那些名不见经传的跑龙套一样,被人给随意无视了呢。

    反而丁炙在这个时候出奇地有耐心,并没有因为枯燥的等待而表现出有什么不满。

    倒也不是他有多么热爱表演,又或者多么珍惜这个机会。

    只不过炙哥在前世时,就是出了名的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让人冚家富贵就让人冚家富贵。

    虽然现在重活一世金盆洗手了,但优良品格就没必要丢了嘛。

    前两天刚穿过来时,迷迷糊糊地应下了试镜这档事,虽然他觉得自己压根不会这玩意儿,但无论如何,事情应下了,他就得把事儿好好地给办了。

    至于待会进去试镜时会怎样,能不能办妥,会不会给搞砸了,他就没想这么多了,尽力就好。

    毕竟咱炙哥态度都放这了,因为能力问题导致试镜失败的话,量也没人敢说什么。

    如今又不是被谁刁难,不就人多了点得排队嘛,多大点事。

    炙哥当初还在混的时候,被劈得鲜血淋漓上医院挂号时,不也得排队等号。

    丁炙不由地瞥了瞥旁边的小胖,排个队都有意见,还想插队不成?

    啧,连我都不如,下贱!

    想到这,他胸膛微挺,一股道德层面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250号!丁炙先生!”

    又是等了一阵子,终于轮到他了,觉得自己好人值+1的丁炙站起身来,雄赳赳气昂昂地往房间里走了进去。

    ......

    看到丁炙的第一眼,选角导演和制片方代表便是眉头一皱。

    不怪他们以貌取人,如今不是试戏,丁炙一身休闲装来面试也情有可原,但你顶着一头飘逸的头发是搞哪样?

    咱们是军事片,又不是要你来试镜偶像剧,在场的几个人看来,这就是态度问题。

    再结合手头上的简历一看,卖奶打投成团出道的,啧,这出身比刚才那几个演校园偶像剧出道的还差,人家有几个人好歹科班出身不是?

    只不过他们或多或少都知晓,眼前这个丁炙是走的关导那边的人情拿到试镜机会的,现在正主没发话,他们即便心有不屑,也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还表现得很是和颜悦色。

    丁炙大马金刀地坐在了评委席前的椅子上,只搭了一眼,他就辨认出了在场那个看着干瘦,胡子拉碴的中年人才是对方这群人里真正的大佬。

    毕竟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嘛,能够在一群人中一眼看出哪个才是真正的老大,也算是基本素养了。

    他瞅了瞅放在干瘦中年人面前的名牌,关浒。

    好像梁琼在电话交代过,这部戏的导演好像就这个名。

    没差了,对方大佬就是这一位!

    丁炙下意识就想端起了王对王的架子,不过在要翘起二郎腿时,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立马收住,不着痕迹地把腿乖乖地放了下来,然后瞪大了那大眼睛,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和对面几人大眼瞪小眼了起来。

    “丁炙对吧。”

    关浒翻开手中的演员简介,找到了丁炙经历的那一页,偶像选秀舞台出身,这两年演过关浒听都没听过的几部小制作电视剧,亦或者是校园网剧。

    说实在,他在此前压根没听过这号人,向来自认清高的关浒对近两年来兴起的流量那挂向来是不入眼的。

    但这丁炙是杨芙跟他打过招呼的。

    杨芙算是国内少有的演技不俗,国民度还高的青年女演员。

    最主要她还是大院出身的。

    要放在好几年前京圈还牛逼的年代,出身根正苗红,戏还好,那妥妥地称得上是京圈公主了。

    且对方也和关浒合作过几部戏,彼此也算熟悉,所以最基本的面子还是得给的。

    虽说杨芙当时跟他说的是,看丁炙自己的戏成不成,能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不必给她面子,但此时的关浒还是坐直身来,没打算敷衍了事,先看看对方成色如何。

    “做个自我介绍吧”

    旁边的选角导演主动开声。

    “我是丁炙,南粤广府人……”

    丁炙下意识开始背起前两天刚记下来的资料。

    “诶!就不整那些虚的,你的资料我们桌面上都有,能扮丑吗?”

    关浒敲了敲桌子,打断了丁炙那背诵课文一般的自我介绍,盯着丁炙的脸看,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能!”

    丁炙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爽快地回答了。

    他可没觉得此时显得有些娘啦吧唧的自己有多帅。

    一旁的选角导演有些纳闷了,之前这关导还说选角以戏好为标准,什么托关系之流都得靠边站,现在你自个又在干什么呢?

    关浒饶有兴致地低头看了看手中演员简介的丁炙的精修图,又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真人。

    “那你能演流氓不?”

    关浒又是一问。

    丁炙莫名心里一突了,眼睛不由地一眯,发出危险的光芒,直直地盯向对面的干瘦中年人。

    这人莫不是看出什么来了吧?

    不可能啊!

    身边人都没看出来,就他这见了一面的能看出来什么?

    在丁炙疑惑的同时,坐在他对面的几人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当丁炙眯起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面无表情地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时,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背脊处升起,有些胆小的甚至鸡皮疙瘩都爬满了一身,连呼吸声都放轻了许多。

    气场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没有真正面对此时的丁炙,压根形容不出来和那种压迫力十足的眼神接触时,那种仿佛汗毛都一根根竖起的刺激感。

    首当其冲的关浒表现得还算冷静,伸出手在桌面上敲了敲。

    “可以收敛一点的。我要的是那种鲁莽冲动的小流氓的感觉。”

    哦,原来是真的叫我演戏啊!

    丁炙这才恍然大悟,伸出手在后脑勺挠了挠,早说嘛,我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呢。

    不对,我刚才还没开始演戏呢,他说这话啥意思?

    想着关浒的要求,丁炙调整了一下坐姿,曲着一条腿,另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整个人显得松松垮垮的,但背脊却倚在靠背上,挺得笔直。

    丁炙从裤兜里掏出一只指甲刀,默默挑着指甲缝,偶尔抬头看向台上一眼,眼神里凶厉不屑之余又带着点疏离。

    如果刚才的丁炙眼神就像一只饿虎,那如今更像一匹狼群里的头狼。

    当然,你要问丁炙是怎么演的,他就把以前在街市看场子的状态照搬过来罢了。

    流氓嘛,还需要演的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