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十五、陈府夜战之客至

十五、陈府夜战之客至

就在陈员外于黑暗之中,静静等待着,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突然间,感觉房中似乎多了一道呼吸声。

    陈员外睁开了微闭着的双眼,房中漆黑一片,不过还是能依稀看到一道身影,站立在自己身前不远处,仿佛知道来人是谁般开口说道:“你来了!”

    “来了!”来人好似话家常般回答道。

    听到那话语声,果然是自己等侯的人,不由自主地,陈员外松了口气:还好,没估错。

    尽管陈员外于大厅中静坐,看似镇静,其实内心颇为不平静,既牵挂妻儿是否平安远走,又担心猜测有误,等待之人不会来或是后于取自己性命之人来到,可以说是时刻处于紧张煎熬之中。

    此刻,听到那不算熟悉的话语声,陈员外发现自己内心竟然平静了下来,佛若找到了主心骨,忍不住开口道:“还好,陈某没估错,你终于还是来了,顾大侠。”

    顾风流?没错,来人正是此时本应还待在客栈房间中的顾风流,微微一笑,顾风流有点小好奇地问道:“要是陈员外猜错了,若不是我呢?”

    “呃……”陈员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苦笑道:“若来的不是顾大侠,那只怕是要请顾大侠明年此时帮陈某烧份纸钱了,洒份黄酒了。”

    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顾风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么看来,员外应该是已经想通了原由了,那员外可是在怨恨顾某,将你扯下水来?说起来,此事虽然是迫不得已,不过顾某确是有些不地道了,牵连了员外了。”

    陈员外心中虽有埋怨,但经过这一张一松,也去了大半,再听顾风流这么一说,反而有些自嘲地回答道:“顾大侠就不用再顾忌陈某的颜面了,其实,还是陈某我看不清形势,自以为是,有些想当然了,就算没有顾大侠这一遭,那伙人迟早也还是会对陈某下手的,到那时,非但是陈某毫无防备,也不会有顾大侠这样的人来帮陈某了,而且,届时,只怕就不是陈某一人了,还要累及陈某满门。真要说起来,还是陈某应该谢过顾大侠援手之恩。”

    从这一番话还是能看出陈员外真的是想明了,顾风流也被这一番话弄得越加不好意思了:“不管怎么说,今晚之事都是因为顾某追查金福钱庄而引起的,而且,这可是能见到某些人的好机会,顾某焉能不来。”说到这,轻笑一声,浑然未因即将到来的战斗而紧张,语气一转朝陈员外笑问道:“其实,员外就这么信任顾某吗?不怕顾某躲在一边?”

    陈员外语带自信地回答道:“陈某之前虽没见过顾大侠,却也听不少武林同道说起过顾大侠,皆说道顾大侠‘侠而不羁’,所以,陈某也就深信。”

    “呃,是说顾某常常弄些小聪明吗?”

    陈员外深深地望了顾风流一眼,语气深长地说道:“陈某不知道什么小聪明,或是大智慧,陈某只知道,顾大侠当得‘侠’字。”

    又是摸了摸鼻子,顾风流有点不乐意:“顾某就只是做想做、能做、该做之事而已,好奇心重了一点,也看得开点,过得开心点,‘侠’嘛,顾某可背不起,太累也太沉了,嗯,规矩也多了点。”

    “顾大侠现在不就是在救陈某于危难吗否则,顾大侠其实连淮安都不必来的。”

    “这个……顾某不是说了好奇心重了点吗,再加上员外之事毕竟也是有顾某之因,而且,如果等会来了顾某无法应对之人,说不定我第一个就躲得远远的。”

    无法看清顾风流脸上的表情,陈员外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是吗?”

    大概也是觉得那番话有泄气的嫌疑,顾风流没再接过去,正色说道:“陈夫人他们可是从北门出的城?”

    听得顾风流的话,陈员外双眼一瞪,整个人顿时一紧,似欲择人而噬,语气也变得森然:“顾大侠何以得知?可是我夫人他们出了意外?”说到最后,满是疑惑、紧张、担忧,就那样定定地看着顾风流。

    感受到陈员外的紧张、担忧,顾风流连连摆手:“员外误会了,莫紧张,陈夫人他们都安好。至于如何得知,顾某也是猜的,员外自然不会让陈夫人他们跟着冒险,那肯定会将他们送走,地方嘛,自然是少林。”

    听到不是自己夫人孩子出事了,陈员外顿时送了一大口气,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再听顾风流这么一说,又好奇地问道:“那又如何判断是北门?”

    “这个也还是猜的,员外府上肯定是有密道,但却不可能直接通往城外,只能在城内。而真是那种危急时刻,距离陈府最近的东门必然是有人把守住的,南门嘛,距离过远,另外,员外在南边关系应该不多吧?至于西门,同样距离过远,而且,淮安去往少林的应该都是走西门而出的吧。那么就剩下北门了,距离适中,淮安府衙似乎也在北边,北边不少是和少林扯上关系的,至少,关键时刻能得到不少帮助。”

    边听顾风流解释,陈员外边点头,内心也很佩服,等到顾风流说完,好似想起来什么,猛然一惊,语气急迫地说道:“如果那伙人也猜到了,那夫人他们……”陈员外立刻又紧张了起来,不过好在顾风流接下来的话,让陈员外一颗心又放了下来。

    “员外宽心,陈夫人他们那有司徒在暗中看着,绝不会有事的。”

    “司徒?顾大侠说得可是绿柳庄司徒庄主。”

    “对,唉,说起来,暗中保护这事,交给那胖子,还真不是很靠谱,不过,现在也就他没事做了。”

    陈员外才听了顾风流肯定的答复,面上就露出了喜色,等听到后面的抱怨,立马哭笑不得:“能得司徒庄主亲自照看,那已经是他们的荣幸了,陈某也就彻底安心了。”说到这,陈员外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朝顾风流递了过去:“再把这个交给顾大侠,嘿嘿,那就彻底没有陈某的事了。”

    虽然屋内黑暗一片,不过凭着目力,还是能看到陈员外递过来某样东西,只是无法看清是何物,等顾风流接过来,才发觉像是一册书似的一样东西,不由疑惑地问道:“这是……?”

    陈员外嘿嘿一笑:“陈某记的帐,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用处。”

    听陈员外这么说,顾风流也没有再细问,将东西放入怀里,才向陈员外谢道:“顾某谢过员外,其实,员外现在就已经在帮顾某证明了一件事了。”

    就在顾风流、陈员外两人低声交谈之时,顾风流忽然一顿,身体一旋,向后快速转了半圈,脚尖一点,迅如闪电般朝门外扑了出去,才出了门口,右手立时连挥了几下。这一切都再刹那间完成,只留下不知发生何事,被顾风流惊得目瞪口呆的陈员外立在那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