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十四、陈府夜战之夜至

十四、陈府夜战之夜至

镇南王怀疑顾风流的实力,而听镇南王提到顾风流的实力,梁成又想起一件事:“王爷,淮安那边还有线报说,顾风流曾叫其所住的客栈伙计帮忙找人送信往金陵的绿柳山庄。”

    “绿柳山庄?”

    见镇南王不清楚绿柳山庄,梁成提醒道:“顾风流的好友,司徒风就是绿柳山庄庄主。”

    “信上说了些什么?”镇南王语气肯地问道。

    “什么都没写,就是空白的一张纸。”

    这次镇南王有点疑惑了:“空白?”

    “下面的人很确定就是空白的,即没有特殊记号,也没用上特殊药水。”

    镇南王听梁成这么一说,想了一下,忽然“哈哈”一笑道:“顾风流啊,顾风流,确实还是有点小聪明,白纸一张,没有什么交代,那就是按计划行事了,想来他们之前就应该有了什么计划了,也定了时间了。如果在该日期前,信到,那就是提前按计划行事,日期到,信未到,那也还是按计划行事。这样,就算是信被对方看到了,或是对方直接半途截走了信,那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对方也不能从中知道些什么,甚至还能起到疑兵之计。”

    “王爷英明,梁成也就是想到了顾风流是叫人按计划行事而已,并未想到疑兵之计。”梁成还是适时地恭维道。

    “呵呵,你啊你,本王还不知道你吗。”镇南王心情大好。

    “梁成是实话实说。”

    镇南王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信的事没有露破绽吧?”

    “没有,看过后就原样封回了,看信的人做得也很隐秘,送信的人也不会有察觉的。”梁成很肯定地回答,然后请示道:“要不要截走信?”

    想了想,镇南王还是摇摇头:“不必了,还是让他们‘按计划’行事吧。”

    既然镇南王这么说了,梁成也不再管信的事了,又考虑了一下才说道:“顾风流想必是觉得实力不足,所以才送信的让他们按计划行事的,如果等到他们汇合了,麻烦不小,趁现在只有顾风流一个,先处理了陈疯魔,如果顾风流不识时务,不自量力,顺便也收拾了。”

    “不错,就照你说的,请两位供奉出手吧,至于你嘛,就别去凑热闹了,嗯,就叫一队劲弩手跟过去吧。”

    本来听说不要自己过去,梁成还有点不放心,听到说派一队劲弩手过去,有面露喜色,末了,又有点迟疑:“有劲弩手过去,顾风流没有防备之下,不死也得重伤,再有两位供奉在,万无一失了。只是,派劲弩手去,会不会因此暴露了?”

    对于梁成的担心,镇南王浑不在意:“到时叫他们将箭矢尽数拣回来就是了。”

    梁成又提了另一个担忧:“王爷,如果没了顾风流,那失踪的一百万两黄金又要谁去找出来?”

    对于梁成的这个问题,镇南王也是早有考虑:“不是还有任七吗,叫任七找出来也是一样的。”

    “是,那梁成马上去安排。”

    “去吧,马上出发,到了淮安应该正好午夜,也别休息了,夜黑正合适。”

    “是!”梁成应道,然后躬身出了书房。

    出了书房后的梁成并未急着离开,而是两耳仔细倾听,双眼精光闪过,有些疑惑地四下打量,然后朝不远处守卫书房的侍卫问道:“刚才,可有什么不对劲吗?”

    几名侍卫相互看了一眼,摇摇头,其中一名侍卫回答道:“禀总管,未发现不妥,只有永宁长公主来找王爷,见王爷有事就走了,其他的就没了。”

    “长公主?”梁成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看来是自己疑心太多了,才会觉得有人在窥听,还是先去将王爷交代的事办妥了。

    十月的淮安,尽管刚过了晚饭时分,但天早已全暗下来。此时,天空阴沉,遮住了月色,阴冷的街上也只是偶尔闪过匆忙的身影。

    顾风流所在的客栈房间里早早亮起灯光,一个身影透过灯光,印在了窗纸上。通过身影,大概可以猜出屋里的人在思考着什么,时不时会起来走动一下。

    在顾风流房间不远处的一间房间内,灯火未明,屋内漆黑一片,却有两双眼睛透过窗户细缝,牢牢注视着顾风流房间里的那个身影。

    “怎么样,有什么动静没?”其中一个刚休息了一阵的向旁边的同伴问道。

    “没,灯一直亮着,也没见什么人进去过,里面的人也没见出来过。”

    “还是那样,偶尔起来走动一下?”

    “嗯。”

    “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这样一直亮着灯,好像是故意的?”

    “放心啦,从他进去以后就没见其他人进去过,身影也还是那个身影,没见什么变化,假人的话总不会自己来回走动吧!再说了,不还有其他人在看着另一边吗。”

    “说得也是!那好,等下你去休息了,到了下半夜我再喊你起来。”

    “行!”

    就在两人低声交谈着,其中一人准备去休息时,那边,顾风流房间的灯突然间灭了,两人同时一惊,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查看,又担心被发现。

    很快,顾风流房间的灯很快又亮了起来,从窗纸上映出得人影动作上看,正是房中的人把灯又点亮了。也许是风吹灭了灯,又或者房中人不小心自己弄熄了,所以很快又自己点上了。

    对视了一眼,监视着的两人俱都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出什么意外,而且,假人总不会自己跑去点亮灯吧。

    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原样。

    转过头来,“疯魔天王”陈启山陈员外的陈府,与往常相比,偌大的陈府,此时没有丝毫灯光出透出,除了偶尔还能听到的一两声狗吠,也再无其他声响传出,若非这偶尔的一两声狗吠,真要以为这陈府就是一片死地了。

    陈员外在自家夫人带着几个孩子走后,就陆续以各种理由差走了府中的部分人,但怕引起怀疑,也为了帮自家夫人争取时间,府中还是留有大部分人,一直到夜色渐深了,才召集府中一干人,言道陈府半夜可能有祸事发生,叫府中一干人可以自行离去,过两日后情况确定,再回归陈府。听得陈员外如此说,当下陈府中人就离去了大半,留下部分或不愿离去,或无地方可去的。最后,陈员外又叮嘱留在陈府中的,若听到府中有任何动静,都当听不到,只须待于房中,不得出房查看。

    如此一番过后,此时的陈府就是寂静一片了,而陈员外正坐在白天招待顾风流的大厅中,微闭着双眼,默然不语,静静地等待着等候之人的道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