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十三、陈府,王府

十三、陈府,王府

淮安,陈府

    “金福啊金福,一切都是金福,我现在是进了漩涡,脱不了身了。”陈员外说完,见自家夫人不明白,解释道:“顾风流来淮安的目的就是查明金福钱庄事件的真相,而在淮安,论消息的灵通,那自然是我了,现在,坏就坏在了这点上,来查案的顾风流,来拜访了我这个消息灵通的陈员外,那还能是为了何事!”

    “老爷你说的那些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算老爷你不说,只要去了官府那了解,也是一样可以知道的啊。”

    陈员外闻言,苦笑道:“你我知道是这样,可是外人不会这么看啊。金福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就算我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说,可那伙人依旧会担心,担心我知道了些什么,又或者我手里掌握了些什么。我虽然被人称为‘疯魔天王’,可我心里明白得很,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又有什么没见过。那伙人之所以没动我,一个是想顾风流说得那样,顾忌我少林俗家弟子的身份,另一个,则是时机不到,毕竟金福钱庄的事情刚刚发生,淮安府里肯定布满了各方眼线,这时候动手,无异于自掘坟墓。”

    “既然老爷你说得那伙人不会动手,那老爷你还担心什么?”陈夫人被陈员外说得更加糊涂了。

    “哼,我说的是时机不到,不会动手。”陈员外没好气的说道,随即面上露出后悔:“本来事情发生后,我就想将你和几个孩子先送走,避一避,只是以为只要再等段时间,等金福钱庄的事情渐渐被人淡忘,那伙人也会渐渐忘了淮安,所以也就没及时把你们送走,谁知道现在,唉……”

    “老爷你不是说你知道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吗?那怎么还会……”

    “唉,夫人你还是不明白,只要顾风流来找了我,那么,不论我知道些什么,知道了多少,对顾风流说了些什么,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那伙人是不会放任我这样一个可能让他们暴露的人存在的,不管我是否知道他们的秘密,这个时候,只要今天府外监视顾风流的那两人将情况上报上去,无论如何,他们都会立即动手的。而且,那伙人也仅仅只是顾忌而已,不是不敢,只要没有证据,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就算是少林、就算是顾三绝都不能。嘿,有些人,被人怀疑时,需要的是自己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有些人,则是需要别人来证明他的有罪。”最后一句话,陈员外似乎是意有所指。

    听自家老爷说得消极,陈夫人也有点慌了:“那……,老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看陈夫人慌张起来,陈员外安慰道:“夫人莫慌,等消息传上去,那边再派人过来,起码也是午夜时候了,就算他们立即动手,我们也还有时间。”

    听了陈员外的话,陈夫人虽然稍稍镇静了一下,仍然还是显得十分紧张:“老爷……”

    “莫慌,夫人你仔细听我说,咱家的密道你是知道的!”见陈夫人点头,陈员外才继续说道:“那好,你现在立即回去,收拾好东西,记住,衣物尽量少带,把银票都带上,其他的就选点轻便值钱的,出了城后,走去京城的路,到了京城附近,才回转往少林,路上事宜你都听老大的安排就好了,他毕竟随我走过几年江湖。”

    “老爷你不和我们一起走?!”陈夫人听到这,又慌了,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

    “唉,夫人你哭什么,只有我留下了,咱们一家才能活下去啊。再说了,就算我留下了,也不会有什么事的,有人不会看着我出事的,而且,你们离开了,那人才能更好的保护我。”

    陈夫人听到陈员外这么说,半信半疑:“老爷,你说的是真的,有人能保护你?”

    “是,老爷我几时骗过你,何况是这种性命攸关的事。快去收拾,马上就走,嗯,还有,如果孩子们问起的话,就说是师祖想见见他们几个,绕远路是因为时间充足,先带他们游玩一番,至于我,就说我还有事要办,办完后才去少林。快去,收拾好马上就走,不要耽误了!”吩咐了一番,陈员外立即将陈夫人赶去收拾东西,马上出发。

    自家老爷说得似乎很有道理,陈夫人也只能红着眼睛,不舍得回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看着陈夫人的背影消失,陈员外有不舍和欣慰,低声喃喃自语:“希望你真如传言那样吧。”

    南安,镇南王府

    书房,仍旧是那间书房,只不过镇南王已经停下了手中的笔。

    梁成梁总管躬身站在一边:“王爷,情况就是这样,顾风流进了少林那个俗家弟子陈疯魔的府中,有大半个时辰后才出来。”

    镇南王听完梁成的汇报,面无表情,瞧不出喜怒,语气淡淡地说道:“本王不是说了,此事交由你处理的吗,怎么,你处理不了?”

    听不出镇南王语气中的情绪变化,梁成态度愈加恭敬了:“王爷恕罪,事情干系重大,而且,可能需要请两位供奉出手,甚至,为防万一,梁成恐怕也要跟过去,所以,梁成不敢擅自做主。”

    “哦,不但需要两位供奉,连你都需要出手了,怎么,手痒了?”听了梁成的解释,镇南王似笑非笑地道。

    “王爷,不是梁成手痒,那顾风流梁成虽然没见过其身手,但毕竟江湖传言在那,想来也弱不到哪去,事关王爷大事,谨慎小心点总是好的。”

    “嗯,说说你是怎么想的。”镇南王似乎也颇为欣赏梁成的谨慎。

    “那件事之后,梁成本想等事情平息渐忘了之后,再安排人处理了那个陈疯魔,毕竟他知道太多淮安的消息,就算他手上没那件事相关的,也不能留下隐患。只是那陈疯魔毕竟还是少林俗家弟子,按照梁成原来的想法是要悄无声息的处理了,否则惊动了少林终究是件麻烦事。”

    镇南王轻轻点头:“想的不错,小心点总是好的”

    “但是现在,既然知道顾风流是为了那件事才去的淮安府,而且还去见了陈疯魔,那就不能再留下这个隐患了,虽然梁成自信那件事绝不会留下任何东西,不过,只要是隐患就必须掐灭了。”

    “你觉得顾风流能从你说的那个陈疯魔那得到些什么?”

    梁成摇摇头道:“梁成猜不到,不过,陈疯魔盘在淮安这么多年,门道肯定不少,直接证据找不到,但是只要有心,间接的还是能察觉的,原本这些在他手上是成不了什么的,他也绝不敢说出什么。然而,顾风流就不一样了,如果真如传言那样,那么只要顾风流有了间接的东西,他就会一直追查下去,到时难保不会被他发现些什么。”

    “你怕顾风流查下去,所以现在不得不提前动手了?”

    “是,梁成不敢再放任了,就算惊动少林来人,那也得动手了。而且,我想顾风流大概也是知道我们会马上就动手了,甚至,这是他故意的,他在逼陈疯魔,同时也在逼我们,逼我们动手。”解释到这,梁成轻轻笑了。

    “哦,让本王想想啊。”镇南王也有点好奇了,打断了梁成的话,而不愧是手握雄兵,战过沙场的,稍一思考就明白了:“哼,雕虫小技而已。”

    梁成适时恭维道:“对王爷来说,确实是雕虫小技,不过,我们却不得不做。试想一下,顾风流是为了查那件事来的,而做下此事的势力没有留下证据,让顾风流找不到目标,既然找不到目标,那么就无从查起。恰巧,就在淮安城内,就存在有那么一个陈疯魔,在他的手上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东西,虽然不是证据,却能让顾风流知道目标在哪,从而找到查下去的方向。而且,只要做下那件事的势力知道了,又肯定是要派人立即清除后患的,就这样,目标方向有了,连人也能找着了。换做是梁成来,梁成也肯定会如此做,这是阳谋,不得不趟。”

    “是吗,顾风流如此的有自信,就是不知道有没那个实力了,可不要连自己也搭上去了。”镇南王听完梁成的话,不为所动,仿佛在听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