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十一、顾**的花架子

十一、顾**的花架子

“吓住员外?对方用了什么武功,能让员外如此惊吓?”

    也许是仍沉浸在黑衣人首领的手段中,陈员外闭着眼沉默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接着说道:“没有什么特别的招式,对方就这么挥剑朝我随手点了几下,几道剑气就向我袭来,陈某当时已经是运足了金钟罩、铁布衫了的,却仍被这几道剑气刺得生痛,而对方的身上也传来了一股凌厉的剑意,陈某就是被这股剑意吓住,停住了疯魔棍法的,当时的感觉就仿佛是只要我敢进入疯魔棍法中,下一刻我就一定会死,不会有其他的结果,一定会死。所以,到最后陈某也没有再动手,对方见我不再动手,也就没有再朝我出手,这算不算是陈某捡回一条命。”说到这,陈员外颇为落寞的一叹。

    似是很不喜欢这股英雄迟暮的感觉,用力的挥挥手,仿若是要赶走这种情绪,陈员外重新振奋起精神来往下说道:“等到金福钱庄的方向传出火光,拦截我们的这伙黑衣人立即撤退得干干净净,仿佛就从没出现过一般,如果不是我们这边人人身上或多或少带着伤的话,真要以为这就是一场梦了,好在虽然都带有伤,却没人因此而丧生,也算万幸。”

    “不知员外对那黑衣人首领有什么说的?”

    “就陈某来看,那人应该本身确实是使剑的,造诣很深,虽然没能让他使出独门招式,没法确定来历,但有这身手的,江湖上应该也不会有很多,甚至,我怀疑,那人可能都已经半步‘封神’了!”说到“封神”,陈员外眼中就只剩下深深的敬仰了。

    听到陈员外对领头黑衣人的判断,顾风流不置可否:“用剑的高手?半步‘封神’?呵呵,这半步可不是那么好踏上去的,在剑上踏上和接近这半步的,整个武林不会超过一双手的数,如果那人真在这几个之中,那顾某也恐怕也得退让三分了。”

    陈员外也觉得自己的推断不是很靠谱,有些讪讪的笑道:“陈某并未见过那个境界的高手,所以有些想当然了,不过,你顾大侠的身手,就算是半步‘封神’强者,也无须退让吧?”

    “顾某这点把式也就混混日子,不过如果那人真是半步‘封神’,那恐怕顾某还真就得抱头鼠窜了。”见陈员外又想说些什么,顾风流不理会,继续开口说道:“一个陈某虽不敢说能胜过,但自保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如果是……至少两个呢?”

    “两个?”陈员外被吓住了:“顾大侠何出此言?”

    “如果在外面拦截的人中有半步或是接近半步的‘封神’高手的话,那么袭击金福的人中至少还会有一个不逊色其的高手,顾某可没自大到硬抗两个如此级别的高手。”

    说到这,见陈员外脸上仍就是不解,顾风流继续解释道:“拦截的肯定是意在阻拦,袭击钱庄的就是意在灭口了,那么肯定会是由最强的带领,如果照员外说的,那人就很可能会是半步‘封神’了,但什么时候那个境界的高手会如此行事了,而能有这个实力的派别,恐怕也就更加寥寥无几了,蒙面又有何用,或者说,又何须蒙面。”

    听得顾风流的解释,陈员外使劲点了点头,一脸受教。

    顾风流自顾自地又分析道:“不过,照员外所说,拦截你的那人,身手肯定也是极为高明的,有自己的剑意,或许再给点时间,也能摸进那个门槛了,这样的用剑高手,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就算再掩藏,也总能找到线索的,不是吗?”

    “那也得是顾大侠这样的人,陈某可没这个本事。”

    “其实,那伙人对员外你们只拦而不下杀手,本身就是在顾忌着。”

    “顾忌?难不成还顾忌陈某不成?”陈员外闻言是疑惑和好笑,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值得对方顾忌的,如果说是武功,也许未交过手前还有点底气,现在嘛……哼哼。

    “没错,顾忌!别忘了,员外可是少林俗家弟子,如果说员外你是在个人争斗中丧生,我想少林不会什么怨言,毕竟是个人恩怨,要是员外在行侠义之事时被对方无顾忌的杀死,少林必定要一查究竟;然后,还有一点,当时与员外同去的还有淮安府捕头,如若其被杀,官府反应必然极其激烈,而且,六扇门可不是那么好惹的。所以没有必要,对方也不会想多惹麻烦,这也说明这伙势力也是诸多顾忌。”

    听顾风流说了这么多,陈员外恍然大悟,心里敬佩:“顾大侠不愧‘三绝’之名,今日方知江湖传言果然是有其道理,仅仅从陈某片言中,就能得出这许多,陈某佩服。”

    顾风流轻轻一笑:“员外过奖了,不过,顾某还想请员外帮个忙?”

    “哦,请说?”

    顾风流却不接口,只是身子陡然一正,一股气势突然发出。

    陈员外正等顾风流开口,却不想,忽然间自顾风流身上传出一股气势,朝自己冲了过来,顿时一惊,猝不及防之下,不自禁就战了起来,而不等陈员外开口说话,就传来顾风流的的声音。

    “员外可否说说那晚所感受的剑意,与这之间有哪些不同?”

    陈员外这才明白顾风流要自己帮的是何事,顾不得震惊,仔细感受了一下,想了想,才摇摇头道:“顾大侠的这个给陈某感觉太过沉重了?”

    听得陈员外的话,顾风流也不多说,气势一换:“那这个呢?”

    感受到那股剑意的变化,陈员外是真的被惊到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想了下,还是摇了摇头。

    见陈员外摇头,顾风流也没有多说,又换了一个,此时的陈员外已经震惊到麻木了,一连又换了几个之后,陈员外突然激动起来:“对,像,像,真的很像,就是这样,很轻,却又好像无处不在。顾大侠你怎么会……”

    没有理会陈员外的惊讶,顾风流低声自语道:“风,清风吗!捉住你了!”

    并没听清顾风流的低语,陈员外仍然还处在震撼之中,满脸的惊讶、敬服,甚至是向往:“顾大侠神技,莫非已经到了‘封神’了?”说到‘封神’时,语带颤抖,似乎在为见证一个传奇而激动发抖。

    相比陈员外的激动,顾风流显得极为平淡:“封神?顾某可远远没那个资格,刚才的不过是花架子而已,也就是用来唬唬人的,员外难道忘了顾某可是最善于依样画葫芦的吗。”

    固执地摇摇头,陈员外不是很认可顾风流的话:“虽然陈某见识浅薄,可也知道,不是那么简单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