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十、金福之劫

十、金福之劫

“镇南王?怎么又扯上了镇南王了?”听陈员外提到镇南王,顾风流眼中一点光芒闪过。

    “那一百万两黄金是二十万镇南军未来一段时间的军饷、以及用来购买部分军械的,暂时用不上,所以镇南王就决定先存于金福钱庄,其实也就是让金福钱庄帮其借贷与人,收取利息,等需要时再慢慢从金福钱庄取出,嘿,这利息可也是一笔巨资了,而且还是不必计入。说起来,当时凡是知道金福钱庄内存了一百万两黄金的,也都了解这笔黄金的来由。黄金虽重,却是镇南军资,而且钱庄护卫本身也不弱,在金福柳氏想来,想打主意的肯定很多,但威胁却是基本没有。结果却是偏偏有这么一股实力强大、手段凶残的神秘人,柳氏也因此而灭门,虽说现场尸身无法核对准确,但事发后,就再未听到金福柳氏有幸存者出现,不是灭门又这么会没人出现呢?”

    听到陈员外说金福满人被灭,没有幸存者出现,顾风流眼中闪过一缕莫名的意味,有点像是自语又有点像是反问般说道:“没有人出现,就是灭门了吗?”

    陈员外瞪了顾风流一眼:“没人了,不是灭门是什么?柳氏一门为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可惜了啊,陈某也希望柳氏还有人在。”

    “也许是怕被那伙黑衣人追杀呢?谁知道那伙人听到说金福钱庄还有幸存者,会不会派人斩尽杀绝呢,毕竟实力摆在那,恐怕连还手都做不到。”

    陈员外想了想,点点头,认可了顾风流的话:“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不过,陈某确确实实未听到柳氏有何人幸存,所以,就目前的情况看,只能说是灭门了。”

    顾风流听完,点了点头,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想了想,又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到现在可曾找回那百万两黄金?”

    摇了摇头,陈员外满脸遗憾:“没有,就连是谁做的都没有线索,更别说追回黄金了。”

    “既然未追回黄金,那二十万官兵的军饷又是如何解决的?难不成是朝廷再次拨付,若果如此,朝廷应该会发邸报悬赏缉凶,为何如今却没有消息传出?”

    见陈员外摇了摇头,顾风流不等其开口,又接着猜道:“总不会是镇南王自己垫付吧?”

    有些不忍、有点不齿、还有点不岔,没让顾风流继续猜下去,陈员外直接说道:“是金福钱庄自己出的。”

    见顾风流满是疑惑,陈员外接着解释道:“虽然淮安的金福钱庄被毁了,但淮安的只是本部,其他地方还有分部,而且金福钱庄不仅仅只是一个钱庄,还有其他的产业,规模还都不小,毕竟柳氏经营了这么多年,这些加起来价值并不比那百万黄金低。”

    “金福钱庄变卖产业赔付给镇南王了?”

    “呃,确实是变卖了金福钱庄的产业,不过不是金福钱庄自己卖的,而是在闻听事故发生后,镇南王以金福钱庄折损军饷的名义强行全部接管了过去,然后变卖了之后筹够了军资。”说到这,员外的嘴巴露出了一抹讥讽,语气也带着嘲讽:“镇南王筹军资,哪个敢压价,再加上欠了金福钱庄银子的被命令限期偿还,其他地方的金福钱庄的欠条肯定还在,就连淮安府的,也据说,镇南王府上在金福钱庄的废墟中找到了个铁箱子,里面存有大量的借条,还听说镇南王出示了及份,被证实确实是借条,谁也不敢肯定说自己的借条被烧了,也没人敢欠镇南王的钱,因此,不但百万两黄金凑足了,而且据说镇南王手上还有未变卖的金福钱庄产业,那自然也归了镇南王所有。如果说谁不希望柳氏一门还有幸存者出现,恐怕镇南王比那伙神秘的黑衣人更不希望有了。镇南王的损失找回来了,而且还有赚,但其他人的呢,柳氏的灭门之恨呢?嗯,这话我也就是在顾大侠面前说说,顾大侠听过就当陈某什么都没说就好了。”

    “员外放心,顾某不是不晓事的人。”

    “陈某正是敬佩顾大侠的为人,这才口无遮拦的,顾大侠明白就好。那陈某接着说,或许是朝廷也觉得镇南王此事做得有失公允,不过事情竟然已经发生了,而且军资也算是找回来了,不用朝廷本身再额外支付了,也就当做没事发生,只是命刑部和淮安府侦破柳氏灭门案,其他的就语焉不详了,只是却苦了柳氏一门,苦了那些存银与金福钱庄的普通人,若不是这百万两黄金,金福柳氏又何来这么一劫呢。其实柳氏本身的财富又何止百万黄金呢,只不过比不过黄灿灿的百万黄金摆在一起那么耀眼罢了,说到底还是财帛动人心。”最后一句,也不知是陈员外有意或是无意的感慨。

    仿若没听懂陈员外最后的感慨,顾风流问出了自己的另一个问题:“之前员外说,曾和阻截你们去援助金福钱庄的那一伙蒙面黑衣人中的领头者交过手,可曾从中看出些端倪?”

    闻听顾风流的话,陈员外苦笑着摇摇头,脸上浮现出尴尬:“陈某惭愧,实在是看不出那人的来路,只能看出那人应该是极擅用剑,其他的,陈某实在是,实在是……瞧不出了。”

    “哦,听员外的话,其中莫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陈员外脸上得尴尬之色愈加浓了:“隐情嘛,倒是没有,陈某就实话和顾大侠说了,说是交手,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三两招的事,而且要说是交手,那还真是高抬陈某了,丢脸啊。”

    “可否请员外将那晚交手的经过与顾某详细一说?”

    “顾大侠想知道的话,那陈某就给将那晚情形与顾大侠详细一说,希望对顾大侠有所帮助。”

    接下来,陈员外慢慢说出了那晚交手的详细经过:“那晚,陈某听到打斗声后,带领门下欲赶过去一探究竟,途中遇到了率领着衙役同样欲前往查看的淮安府刘捕头,由于情况不明,为保险起见,我们双方趁势就何为一处。此时,依稀可以分辨出打斗声是自城南的金福钱庄处传来,我们自然知晓金福钱庄内现在存有大量的黄金,不用猜,肯定是有贼人在打这批黄金的主意,此事非同小可,陈某和刘捕头自是不敢怠慢,就欲加快速度赶去。谁知,路上突然就冒出了一伙黑衣蒙面人,看人数大概有二十来人,就此截住了我们。见对方黑衣蒙面,我们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是敌非友,两边立刻就打了起来,本以为我们这边有七、八十人,能很快就杀散对方,然而,对方尽管只有二十来人,却是相互配合默契,三三两两一组,结阵而出,硬是生生堵住了我们这七、八十人。当时陈某见对面有个黑衣人似乎是领头的,顿时想也不想,大喝一声,一棍就劈了过去,黑衣人首领也不闪避,只是把手中的长剑贴着棍子,顺势一绕,陈某顿时就觉得手中的棍子不受控制,方向一偏,就劈空了。第一棍劈空,当时陈某也不觉得惊慌,立即横着朝对方扫了过去,顺势就想用上疯魔棍法中的旋风劈,不等陈某棍势展开,对方手中长剑快速地点在了陈某棍上,马上就觉得一股大力自棍上传来,险些握不住棍子。尽管陈某棍势并为完全展开,那一棍却也是势大力沉,但没想到一把剑竟也发出如此力道,不逊于陈某手中长棍。虽然惊诧于黑衣人首领的武功,陈某也没时间多想,运足了金钟罩、铁布衫,就打算浸入疯魔之意,到那时就算对方武功再高,陈某也不畏惧,总要凭着手中长棍一争高下,当年陈某也正是靠着这股疯魔狠劲才闯下了‘疯魔天王’的名号。结果,不等我浸入疯魔之意,就被生生吓住了……”说到这,陈‘疯魔’忍不住自我嘲笑了一下,话语里也带着一末英雄迟暮的萧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