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九、金福祸因

九、金福祸因

知道了顾风流是为了打听金福钱庄消息而来,陈启山陈员外露出诧异表情,不解地朝顾风流反问道:“既非陈某所为,而陈某也不是衙门捕快,亦无派人协助追缉,能有什么消息,就算有贼人些许线索,那肯定会报与官府知道,哪里有什么消息,顾大侠怕是找错人了,恐怕淮安府捕快都比陈某知道的还多。”

    “员外太过谦虚了,这淮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淮安一切动静具在陈员外掌握之中,员外之名,顾某初入淮安就已听说,金福之事,如此事大,员外肯定有自己的消息,就算不看在顾某与员外的渊源之上,也希望看在金福钱庄七十几口人命上,能据实以告,顾某感激不尽。”说到后面,顾风流语气诚恳,表情肃穆。

    “唉……”长长一声叹息,陈员外显得极为伤感,语气也略带沉重:“既然顾大侠说到这个份上,陈某夜没什么可以藏着掖着的了,也不怕在顾大侠面前丢人了,实不相瞒,事前,陈某确确实实没有收到任何风声,这伙人实力之强悍,行踪之隐秘,手段之残忍,简直是骇人听闻。”

    似乎想起了什么,陈员外仍然心有余悸,顾风流也没有插话,静静等着陈员外往下说。

    陈员外镇静了一下心神,这才将那晚的经历娓娓道来:“七月初一那天晚上,由于没有月色,夜里漆黑一片,当时,陈某也早就入睡了,等到午夜时分,却被一阵喊杀声惊醒,喊杀声是在淮安城内,隐隐是由西南方向传来,当时也并未太放在心上,只以为是什么毛贼闯进了城内,欲行不轨时被人发现,厮杀起来。这淮安毕竟是陈某家之所在,断断容不得宵小犯肆,因此起身召集了门下就往厮杀处赶了过去,半路上正好遇到了淮安府衙也在往出事点赶去,于是我们两方就势合为一路。没灯我们赶到厮杀处,前方就突然冒出了一伙黑衣蒙面人截住了我们。这伙黑衣人出手狠辣,所用招式却全无独特之处,均是江湖中常见的套路,然而他们配合极为默契,生生地就截住了我们,让我们进不得半步。而且领头的黑衣人武功也极为高明,陈某与其也交过手,说来惭愧,陈某远远不是对手,如不是对方意在拦人,恐怕陈某今日也无法与顾大侠在此说话了。”

    当时交手时或许不觉得什么,但今日回忆起当天夜里交手的情形,才觉得胆战心惊,冷汗直冒,因此“疯魔天王”陈员外说到这不自觉就停了下来,微颤着手,拿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稍稍压下心神,等心情稍微平复了点才又接着讲道:“我们这边和黑衣人交手了一阵后,南边传来了一片火光,稍一辨认,就发现是金福钱庄那里传出的,这才知道是金福钱庄出事了,可被人阻在那,我们也是毫无办法。而等到金福钱庄那得火光传来,那伙黑衣人又稍微的阻了一下我们后,从不疾不徐地撤走了,而我们急于查看金福钱庄的情况,也未多做纠缠。”

    “然而,等我们赶到,还是迟了,金福钱庄已经化为了一片火海,现场也再没看到一个活人,金福钱庄柳氏一门以及钱庄的护卫、伙计,一百二十多口人,竟无一人存活。”说到这,眼前又好像看到了那一片的火光,又仿佛闻到了空气中的那股焦味,就算是被称为“疯魔天王”的陈员外,这时候的脸色也再次变得极为苍白。

    “好狠辣的心!”顾风流似乎是之前对情况有过了解,除了脸色更加的平静外,并无过多的反应。

    陈员外也的确被那晚的情形下惊得不轻,两只手蹦得紧紧的,显然内心极不平静:“金福满门就此被灭,嘿嘿,如果那伙人是找上陈某,那陈某更是毫无还手之力。”

    “员外说金福已经满门被灭,可是事后从现场尸身上核对了身份,果真是连妇孺俱都不曾放过?”顾风流的语气依旧平静,却隐隐蕴含着怒火,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动作,冷静得可怕。

    “唉,金福当晚就被大火烧成了灰烬,我等连灭火都来不及,所有的尸体都被烧焦,面目全非,俱都无法辨认,还有很多残缺不全的,但是,仍旧可以分辨出有尸体一百五十六具。”

    “一百五十六具?员外之前说金福钱庄只有一百二十多人,这多出来的莫非是……黑衣人的?”

    “没错,一把大火,既毁灭了现场的证据,又把本来不共戴天的两方人烧在了一起,而且事后,我等也不能分辨出哪些是金福钱庄的,哪些是黑衣人的,最后只好通通都葬在了一起,只怕柳氏一门泉下有知,体谅我等为难之处。”

    “员外已经尽心尽力了,柳氏门人地下有知,想来也不会责怪员外,相反,还会感激员外殓其入土之恩。”

    陈员外长叹一口气:“唉……,陈某能做的也就如此了。”

    顾风流安慰了陈员外一番,又开口道:“顾某还有一事不明,想请教陈员外。”

    “顾大侠想问什么,还请说?”

    “顾某想知道金福钱庄因何事招致此祸?”

    闻言,陈员外冷笑一声,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回答道:“还能因何事?钱庄,钱庄,可不就是因为了钱财吗!”

    “钱庄确实有钱,但也不至于引动如此的大手笔吧,况且天下钱庄何其多,就算这淮安府内也不止金福一家钱庄吧,想来应该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吧?”顾风流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顾大侠慧眼如炬!”听得顾风流此问,陈员外赞了一声,开口解释道:“天下钱庄的确很多,我淮安也的确不止金福一家钱庄,但是,其他的钱庄可没有存有100万的黄金。”

    “百万黄金!?”

    “是的,黄金,100万两!”

    “金福钱庄怎么会如此大胆在钱庄内存放如此多的黄金呢,难道他们就不害怕有人来打这笔黄金的主意?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何况是100万两的黄金,知道这消息后打主意的人恐怕不少吧?”

    “知道金福钱庄内存了100万两黄金的确实不少,想打主意的也大有人在,就连陈某当初闻听之时也是心动得很,嘿嘿,顾大侠你别如此看我,陈某有那个心,却没那个胆,更没那个实力,金福钱庄内有两、三个人是陈某完全没把握能胜过。而且,其他钱庄虽然不像金福一样存有百万黄金,但或多或少都存有一定银钱在,为何甚少听到钱庄被劫?”

    “愿闻其详。”

    见顾风流一脸的恭请指教,陈员外大感满足:“一个是,只要是钱庄,肯定都有自己的护卫,实力也肯定不弱;二是,钱庄之钱,毕竟大部分都是其他人寄存的,而且值钱之处还有大量的借据,抢来也无法要求兑付。实力小的抢不了,实力够的不屑抢,或者说抢了也必定要遭围剿,不是官府就是江湖人士,甚至二者合一。”

    “原来如此,那金福之事?”

    “唉……,或许是金福钱庄、柳氏命中该有此劫吧。本来金福钱庄也不会存有如此多的黄金的,那一百万两的黄金,都是镇南王的,嗯,应该说是镇南王手下二十万将士的军资。”

    “镇南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