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七、三绝见疯魔

七、三绝见疯魔

在房间中闭目休息了一阵,心中默默计算了下时间,顾风流立即起身,出了房间,也不掩饰行踪,就这样径直出了客栈,等到走出客栈,漫不经心地朝周围打量了一下,轻轻一笑,“反应很快嘛,不愧是训练有素的精锐,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戏吧。”,心中想着,脚下却不停,也不细挑,就这样随便走到了个街边小贩的面前。

    果然,顾风流刚一说出来意,要打听陈员外府上怎么个走法,对面的小贩马上就很熟练地给顾风流指出了走法,还很热心地询问说需不需要带顾风流过去,见顾风流摇头表示不需要,顿时一脸失望,不过仍不忘叮嘱要是半路忘了怎么走法,到时再随便找个路人问下就清楚了。

    问明了路,顾风流也不着急,依旧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按着小贩指明的路,缓缓地朝陈府走去。

    等到顾风流的身影在附近消失了,刚才顾风流问过路的小贩面前又多了一个三十来岁、身着青衫的中年汉子,青衣汉子与小贩低声交谈了几句后,立即快步地朝着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途中汇合了另一个同样三十来岁,身着灰衫的中年汉子。

    两人汇合后,灰衣汉子朝青衣汉子低声询问道:“怎么样,问清楚了?”

    听到灰衣汉子的询问,青衣汉子先是抬头朝前方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看了一眼,才低声回答灰衣汉子的话:“嗯,顾三绝只问了去陈府的路,其他的就没了。”

    “陈府?你说的是那个‘淮安一片天’、‘义气镇淮安’的陈‘天王’?”

    “除了那个陈‘天王’,淮安还有哪个陈‘天王’!”听到同伴口中说出‘陈天王’三字后,青衣汉子脸上露出浓浓的讥笑,说话的语气里也带上了嘲讽、不屑:“就在咱旁边,竟然还有人敢自称‘王’,好大的胆子,我就不明白,上面怎么能容忍他活了这么久,这不是在弱自己名头吗,要我说,咱早就该扫了他了。”

    听出了青衣汉子语气中得不屑,灰衣汉子却没附和,反劝道:“你也别小看了人家,这陈天王出自少林,是少林俗家弟子,长练少林金钟、铁布衫,一手疯魔棍法,一旦展开,状若疯虎,一般高手,连身都进不得,所以江湖人才送外号‘疯魔天王’,这才是‘陈天王’名号的真正由来,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是否还能有当年的疯意,不过就算没了当年的疯意,我敢说,你我两人也在人家手上走不出十招,所以,你也别小看了这陈天王,而且这陈府门人、食客众多,上面估计也是不想节外生枝,总之,你我还得切忌小心为上。”

    听同伴这么一说,青衣汉子不服气的反驳道:“就算还有当年的疯意、就算门人食客众多,那又怎样,只要来这么一营,还能反了天去了,而且你觉得这疯魔能在那三位的手下撑过去吗?”

    灰衣汉子似乎被同伴的话气乐了:“你……哼,就算那三位中有人肯出手,那还能真就调一营人过来啊,你凭什么调人过来?”

    青衣汉子那番话说出口后也觉得不妥,再听灰衣汉子这么一说,有些讪讪的饶了饶头,兀自不服的想要反驳:“那也不能一直就这么……”

    “行了,不该理的事就别理,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至于其他的,自有上面的人考虑,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算跟人,随时汇报,其他的,别想,别问。”见青衣汉子还要继续往下说,灰衣汉子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的话,然后拉了拉青衣汉子,低声示意道:“眼前的事要紧,既然知道了顾三绝要去陈府,那只要好了,我先赶去陈府外侯着,你继续跟在他后面,注意别被他发现了,可以稍微离得远点,但要仔细看看他和什么人有接触了。”

    灰衣汉子说完,见青衣汉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后,立即与同伴分开,加快步伐,绕另一条路,赶去陈府外先侯着。

    再来说说顾风流,此时正优哉游哉地缓慢走着,还时不时地停下来找路人问问路,只是却苦了此时跟在后面的青衣汉子,一边要注意不被前面的顾风流发现,一边还要时不时观察顾风流是不是只是单纯的问路还是在和人秘密联系。

    就这要,在走走停停中,终于还是来到了陈府外。

    看着眼前宽广、豪气的陈府,顾风流暗暗感慨这陈员外生财有道:难道是收保护费也可以收得如此家业,看来死胖子以后也能多一条财路了。

    走到陈府大门前,顾风流很是自认潇洒的一笑,朝门前的陈府门人道:“请通传一声,就说顾风流前来拜访。”

    “嗯,好的,您请稍侯,这就为您通报。”尽管不知道眼前的这位顾风流是那路豪杰,但可以看得出这位陈府门房还是很有职业素养的,估计是平日里来来往往的江湖人士见得多了,并未有什么狗眼看人低的举动,很是礼貌的请顾风流在府门口等候,自己快速的请示家主去了。

    一番表情白做了,原来自己也不是名声多响亮嘛,是不是有必要打响一下名号呢?顾风流摸了摸鼻子,有些自嘲地想到。

    “老爷,府外来了一位叫顾风流的侠士,您要不要见他?”判断出顾风流是一位江湖人士后,门房按照平时的习惯,直接就回禀到了老爷处。

    “顾风流?谁啊……嗯,难道是那位,顾三绝?!”猛然醒悟过来的陈启山、陈员外、陈天王立即朝眼前的门房吩咐道:“快,快快有请!”

    “等等!”看到门房就要转身离开,忽然想起了什么的陈员外马上喊住了门房:“还是我亲自去吧。”说完,也不等面前的门房反应过来,匆匆忙忙就朝门口赶了出去,边走边在思考着顾风流的来意,却怎么也猜不出。

    见了家主的样子,门房也知道那位傻笑,对,就是‘傻笑’的顾风流来头应该不笑,不由暗暗咋舌,也暗暗庆幸,还好自己没什么举止不当的地方。

    陈启山陈员外刚来到大门处,就见自家大门外站着一位英气勃勃,又不乏儒雅气的青年公子,顿时就猜到了那应该就是那位江湖人称‘顾三绝’,自命风流的顾风流,马上就喊开了:“顾大侠亲临,寒舍蓬荜生辉啊,陈某有失远迎,还请顾大侠恕罪。”

    顾风流正百无聊赖的在陈府门口自怨自艾,就听到一个粗豪的声音从府内传来,紧接着朝着声音的来处看去,就看到了一个约四十八、九岁的粗壮身影大步朝自己走来,粗豪的声音、粗壮的身影,依然可以看出当年那个叱咤纵横的“疯魔天王”,只是岁月在脸上留出了一份圆润、世故。

    微笑着朝来人一拱手,顾风流也大笑着说道:“久仰陈员外威名,顾某冒昧来访,还请见谅。”

    大笑着,陈员外双手牵起顾风流往府内走去,边走边说道:“顾大侠言重了,顾大侠能来,才是陈某之幸,陈某些许薄名,在顾大侠面前那是不值一提了,下人怠慢,让顾大侠府前等候,还请恕罪。”

    “哪里,是顾某冒昧才是,贵府之人并无不妥之处。”

    “顾大侠大量,还请府内一叙,请。”

    顾风流随着陈员外走进陈府内之时,尾随而来的青衣汉子也已经与早一步赶到陈府外的灰衣汉子汇合了,看着顾风流被陈员外接进了府内,灰衣汉子低声朝身旁的灰衣汉子吩咐道:“速去发消息,就说顾风流进了陈启山、陈疯魔府上,我继续在这看着。”

    “好的。”青衣汉子回完,立即就转身离开了,留下灰衣汉子继续注视着陈府大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