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六、三绝顾,义气陈

六、三绝顾,义气陈

听得镇南王的话,梁成也笑了起来:“呵呵,还是王爷豪气,梁成不如。王爷说得对,就算他清楚了那件事又如何,就算他手上有了证据又怎样,如果他真这么不识实务,我照样能让他说不出话。现在,我反而很想他能查到点什么了。”

    这下,镇南王有点疑惑了:“哦?”

    “那样,就有理由会一会人称江湖三绝的无双右手了,我倒是想看看是顾风流的无双右手厉害,还是我的刀未老。”

    “江湖三绝?”

    “想来王爷是不太清楚这顾风流现在在江湖中的风头之劲了。”

    镇南王此时好奇心也起了:“本王确实是不太清楚,只是知道这顾风流武功高强,头脑聪明,屡破奇案,知道的也都是听旁人提及。”

    “今天永宁公主请来顾风流后,我就叫人整理出了顾风流的资料。”

    “哦?正好现在跟本王说说。”

    “这顾风流是三年前出现的,当时川中唐门发生失窃案,正在束手无策时,唐门大小姐唐依依带回了几个年轻人,结果没多久,事情就解决了。事后,唐门传出消息说,事情正是那几个人年轻人中一个叫顾风流的解决的。而当时唐依依据说本来是去请她的师傅,武当长老虚云道长的,最后虚云道长却叫她去听风楼找一个叫顾风流的人,说是如果顾风流也解决不了,那就不必再去理会这件事了。然后,唐依依就带回了几个年轻人,然后就传出唐门失窃案解决了。”说到这,梁成看到镇南王似乎有疑问,便停顿了下来。

    果然,镇南王开口问道:“你说,当时和顾风流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

    梁成点点头:“是的,准确的说,是还有三个人,如今也都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人物了,想来王爷应该也都有听说过。”

    “本王现在很好奇都有些谁?”

    “盗王余风、绿柳庄主司徒风、疯子剑萧笑晓,想来王爷不陌生吧!”

    呼,听到这,镇南王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就算本王再孤闻寡陋,这几个人也不可能没听说过,等等,你说这几个人是一同出现的,在那之前都没出现过。”

    “王爷果然一眼就看出问题了,是的,他们几个都是从唐门失窃案开始为江湖中人所熟知的,至于之前他们都在哪里,师承自谁,至今在江湖中依然是一个谜,只知道他们和佛道尼三圣都很熟悉,在唐门事件前就已经是听风楼二楼的贵宾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们四个都是很好的朋友。在唐门事件一年后,他们四个都各自闯出了自己的名头:盗王余风,人称无物不可盗,轻功天下第一,一手暗器功夫据说不在唐门门主之下;和气生财司徒风,一手建立了绿柳山庄,江南首富,掌法刚猛无铸,为人偏又算计无双;疯子剑萧笑晓,百年来最年轻的剑神,平时风度翩翩,但一旦拔剑,却状若疯子,不死不休。然而,最出名的还是顾风流,唐门事件后,仅仅三年时间,就已经被江湖绝大多数人所认可——江湖有三绝:顾风流的脑袋,顾风流的手以及顾风流的脚。”

    “三绝?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这个据说是隐楼给出的评价,顾风流的脑袋,自然说的就是顾风流智计无双,屡破奇案;顾风流的手,则说的是其右手使的武功——无双手,仿若鬼神之手,只凭一只右手,就能破尽天下武功,同时,只要看过一遍的武功,就能模仿出来;至于顾风流的脚,说的自然就是他的轻身功夫,施展起来,优雅翩翩,如穿花蝶舞,却又迅若流星。”

    听到这,镇南王的脸色有点严肃了:“按照这个说法,就算有夸大的,那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光是一个顾风流就已经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如果四个人都来了……”

    这时,梁成反而是充满自信了:“王爷放心,已经查过了,这次来的只有顾风流一人。如果他们是四人一起来,我自然不是对手,但现在只有顾风流一人,若没有这个自信,这么多年且不是白活了,又如何配当王爷的管家呢?”

    “好,这才是本王认识的那个梁成。”说着,镇南王重重的鼓起掌。

    此时,顾风流刚刚找了家客栈住下,吩咐客栈伙计往房间里送酒菜。

    “小二,等等,我向你打听个事。”见客栈伙计送了酒菜后准备出去了,顾风流赶紧喊了一声。

    “客官,您说,要是我知道的,肯定全跟你说。”

    “是这样,这淮安府最最有名的何人,住在何处?”

    听顾风流这么一问,客栈伙计微微一笑,语气颇为自豪地回答道:“客官您要是问别的,小人我或许可能不知道,但要说这淮安府最有名的人,这淮安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急公好义陈员外,至于陈员外的住处嘛,您只要在街上随便找个人问下,自然有人带您过去。”

    客栈伙计说着说着,见顾风流面露好奇之色,而且似有怀疑,顿时挺了挺胸膛,很是自豪地说道:“客官你肯定不是淮安这周边县府的人吧,在我们这有这么一句话——你可以不知道淮安的城门在哪,你只需要知道陈员外在哪。”

    客栈伙计说得兴起,又见顾风流只是在旁边安静地听着,并不插话,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听众,现在自己说的又是淮安府最有名、最自豪的陈员外,客栈伙计顿时就兴奋起来,于是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一一细数这陈员外的得意之事,“要说这淮安周边凡是有点名姓的人,没有我们陈爷不知道的,凡是这附近的事,没有我们陈爷不知道,解决不了的。据说啊,我们陈爷还是一位武林高手呢,鲜有人敌,小人我虽然没见过陈爷出手,但想来这绝不是空穴来风,在这淮安,哪都会有人闹事,但惟独陈爷府上绝对无人敢闹,至少小人就从未听说有人敢在陈府动手。”

    客栈伙计说着说着,猛然想起自己店小二的身份,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哎,真是不好意思呐,客官,您瞧我这张嘴,又没关住,说了这么多的废话,也就是客官您脾气好,换了其他人早赶我出去了,您瞧我,又说个没完,如果客官您没别的事小人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扰您休息了,有事的话您只管喊一声就行了。”

    顾风流点点头:“你这么一说,我现在还真有件事要你帮我去办。”

    “客官您尽管吩咐。”

    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又拿出了一块碎银,一边递给了客栈伙计,一边说道:“那就有劳你找个人帮我把这封信给送到金陵的绿柳山庄,就说是一位顾公子送的,到时山庄必然还有另外的酬谢,嗯,到的时间越快的话,酬谢也就越丰厚,至于绿柳山庄的位置嘛,只要进了金陵,虽不敢说如陈员外这般名声响亮,不过只要稍一打听,还是很容易就知道的。”

    见有银子可拿,客栈伙计喜滋滋地接过了顾风流手中的信,一听送到地方后还有酬劳,而且时间越快酬劳越丰厚,立马拍胸口,信誓旦旦地保证道:“客官您就放心,我这就找个可靠的人,肯定给您在两日内把信送到,不打扰客官您休息了,我这就找人送信去。”说完,立即小跑着出去了。

    见小二身影消失,顾风流脸上露出一摸意味深长的笑容,摸了摸下巴:“为名所盛,亦未名所累,淮安无人不晓、无所不知的陈员外,不知道这次你又知道多少呢?又或者,你做好准备了没?呵呵,希望你是个聪明人吧,否则……,嗯,算下时间,他们估计也快找过来了吧,是时候出去露露脸了,要不有人要不放心了,这戏也唱不下去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