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顾风流传奇 > 五、梁成的担忧

五、梁成的担忧

在去义庄的路上,乘着行进的空隙,顾风流与旁边的侍卫闲聊着,随后,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说黄金会不会在王府里就已经不见了,运上车的只是些装着石头的箱子。”

    带路的侍卫听得顾风流这样问,马上就很肯定的回答道:“不可能,那些黄金装进箱子都,都是经过王爷以及梁总管的查验都才上锁、贴封条的。而且当天也都是查验后才运上马车的。”

    顾风流似乎有些怀疑地问道:“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那天我也帮忙抬了箱子的,照那个重量来看,里面装的肯定是黄金,不会是其他的。咦,你还不信我的话,我给你说啊,如果里面装的是石头,我一抬箱子就知道了。”

    “呵呵!”顾风流笑笑,也不再追问侍卫,转头问起王府里有什么趣事来了,带路的侍卫也是健谈,一个说得起劲,另一个听得入神,约盏茶的功夫,就来到的义庄。

    义庄不大,有点破旧,周边也没其他的建筑,估计也是为了方便安置、收敛这附近暴毙的人的,所以平时可能也没有怎么细心维护。在暂时存放了中毒而死的镇南王府侍卫后,王府里安排了几个侍卫在守护。

    到达义庄后,带路的侍卫先紧走几步,过去和守护的侍卫交流了起来,片刻后,才回来领了顾风流进入义庄。

    义庄内大概是清理了一下,还算干净,而且镇南王府也是有心,竟然运了百口棺材过来收敛遇害的侍卫。

    义庄大厅中停了这么多棺材,再加上里面光线暗淡,顿时多了几分阴森的气氛,带路的侍卫进来后脸色就有点发白,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

    顾风流进入义庄大厅后,神色间少了一分轻松,多了一分肃穆,一百条人命就这么因为这百万两的黄金而失去,好狠毒的心肠。

    顾风流朝带路的侍卫问道:“还没有订起吧?”

    “没”

    听到回答后,无心再去理会带路的侍卫,顾风流朝着其中以口棺材走了过去,轻轻推开盖子,细细的查看了起来。

    棺中的人,脸露紫黑,七窍中都有黑血流出,看起来确实是中毒而死。死者喉咙处有抓痕,左手手指弯曲,想来是在发现中毒后,不自禁的去抓住喉咙。

    一连看是十几个,顾风流都没发现有什么不同,死状基本都一致:脸露紫黑,七窍流血,喉咙处有抓痕,左手手指弯曲,没有打斗的痕迹。

    很自然的推开下一个棺盖,依然脸露紫黑,七窍流血,就在顾风流想合上棺盖的时候,忽然怔了一下:“咦!”

    顾风流忽然停下了合棺盖的动作,渐渐地,顾风流眉头紧锁了起来,嘴里有些小声的自语道:“他到底是怎么躲过去的呢?又怎么会这样的?”

    忍不住,顾风流将手伸入了棺内进行摸索,过了有一会儿,顾风流才将手伸了出来,朝大厅门口处的侍卫招了招手,招呼道:“你过来帮我看下这是谁?”

    或许是受不住大厅中的阴森氛围,带路的侍卫就站在了大厅门口处,四处张望,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顾风流的动作,直到听到招呼,才反应过来,走了过去。

    朝棺中的人看了一眼,脸露紫黑,七窍流血,也没什么特别的,才记起顾风流的问话,赶忙回答道:“这是赵海赵统领,也是这次押送任务的侍卫首领,是外家拳高手,横练十三太保,鲜有敌手的,可惜……”

    “赵海?铁狮子赵海?”

    见侍卫点了点头,忍不住又沉思了起来,过了有一会儿后,才回过神来,陆续查看其他的遇害侍卫。

    在这之后,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等到确认查看完,顾风流才出了义庄,独自往淮安府赶了过去。

    顾风流赶到淮安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顾风流也不急,先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而此时的南安镇安王府正在进行着一场关于顾风流的讨论。

    南安府,镇南王府

    “王爷,梁总管来了!”书房门口的侍卫朝内通报道。

    “让他进来,你们在那守着,没本王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放进来。”书房内传出镇南王的声音。

    “是,王爷!”门外的侍卫齐声应道,而梁成也走进了书房内。

    见到梁成进来,镇南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来了,永宁和任七都安排好了?”

    见梁成点了点头,镇南王也不多说,指了指身前刚写好的一幅字,问道:“怎么样,看看本王写的字是否进步。”

    梁成仔细端详了一下,开口赞道:“王爷写的字越来越松劲有力了。”顿了顿,忍不住开口问道:“王爷叫梁成来,应该不会只是要来看王爷写的字的吧?”

    “呵呵,你还是这个样。”镇南王见状也不再多说,直入主题的开口问道:“这么晚了还叫你来,是想问你对今天的事有什么看法?”

    “王爷是指……顾风流?”梁成瞬时明白镇南王的意思。

    “对,你先跟本王说说今天的事情经过吧。”

    梁成慢慢将看现场的经过说了出来,特别提到了顾风流说的话,叙说的语气很平静,听不出因为顾风流的发现而有什么激动。

    镇南王等梁成说完,思考了一阵后,才语气平淡地问道:“照这么看,这个顾风流是名不虚传了,那他倒是很有可能帮我们找出黄金了?”

    梁成似乎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因此听到镇南王的提问,没有半点犹豫的回答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稍后又有点迟疑的接着道:“不过,属下担心……”

    听到梁成的话,镇南王有点好奇了:“担心?担心什么?”

    “属下是担心,顾风流到时候既然可以找出黄金,那难保他不会找出其他的什么东西,那时就难收拾了。”

    “其他的?除了那百万黄金,他还能找出其他的什么!”镇南王的语气充满了自信。

    迟疑了一下,梁成又将顾风流受人所托去淮安府的事说了出来,末了,有点担心的说道:“属下也仔细的考虑过了,现在这件事情肯定查不出其他的什么,就算是有怀疑,除了找出黄金,不会有别的东西留下。但属下担心的是,顾风流此次的真实目的?”

    听到梁成说出顾风流去了淮安府,镇南王陷入的沉思之中,稍后才缓缓地开口说:“你是说顾风流来帮我们查黄金丢失的事是假,查淮安府的事才是真?”

    “不,他确实是真心来帮我们查黄金丢失的事,毕竟百万两的黄金不是王爷私人的,事关朝廷社稷,既然他接下了,就会尽心尽力,但要说就只为了这件事而来,那就未必了,恐怕查淮安府的事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听完梁成话,镇南沉默了,然后,才缓缓开口问向梁成:“那件事没有留下什么手脚?”

    梁成很是肯定地摇摇头:“没有!不过属下担心……”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听到前面半句的肯定答复,镇南王开口打断了梁成下面的话,有点霸气地挥挥手,接着道:“本王只要他能查出丢失的这百万两赈灾的黄金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他顾风流想查就去查好了。本王手握数十万雄兵,没有证据的事,又能拿本王如何!”

    “可是……”梁成张口还想说些什么,却又被镇南王打断了。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梁成你何时变得这么多顾忌了,本王只知道,整件事,从头到尾就只是赈灾的百万黄金被劫走了,其他的事情,本王不会去理,也不关本王的事。就算他清楚了那件事又如何,别说没证据的事,就算他手上有了证据,难道你梁成还惧他不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