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元华伞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仁清道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仁清道人

    他把砖块推到中间混着,又把刻字的一面全朝下,两张一叠,四方同长摆好了,又搓了两个泥块,做成骰子模样,在“麻将军牌”里扔了两下,把中间的砖块起到四方,一一翻过来摆好,一个人游走四方,玩耍起来。

    他那里大声叫着“吃”、“碰”、“胡”……渐渐的,“八七”号飞度道”、“八六”号富贵公子、“七六”号铁塔过来围观,这三人看着他玩了一个多时辰,渐渐明白了怎么玩,声音沙哑的“八七”突然占了一方,道:“我知道怎么玩了,我占一方,你再别过来偷看我的牌!”玩了一盘,“七六”号铁塔道:“老子也要占一方,别来偷看!”

    这样,肖东山占两方,“八七”号飞度道人、“七六”号铁塔各一占方,打了三盘,肖东山“胡”了两盘、“八七”“胡”了一盘,“七六”号铁塔道:“不行,不行!你一个人打两方,自己打给自己吃,不公平不公平!不行不行!八六,你过来占一方。”

    高傲的“八六”号富贵公子有些迟疑。

    “七六”号铁塔道:“快来啊,别跟个娘们一样扭扭捏捏!”

    “八七”号飞度道人道:“你不会是看这么久还没看懂吧!”

    “八六”号富贵公子哼了一声,走上前,也占了一方。

    四人玩了一天。“八六”号富贵公子虽沉默,其他三人却欢声笑语不断。

    次日,四人玩了半天,“七九”、“七三”、“八二”、“七二”先后过来围观,不一会“七二”走了,“八零”又过来。到了午后,“八六”号富贵公子不玩了,“七三”补进来,肖东山看“七九”在自己身后,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他。

    这样,过了二十多天,参与到玩“麻将军牌”的已有九人,他们轮着你上我下,相处和谐。围观过的人就更多了,二十八人中,围观过别人玩“麻将军牌”的已有十九人!连年迈的“四三”白发老叟、三连号和尚的“五一”“五二”都来看过一两次。倒是“六一”专心练功,从未过来。

    肖东山见大家脸色略有变化,相互间的话语也渐渐多了起来,甚至连彼此的称呼也慢慢变了,有的人不再称呼对方为数字,而是叫“老兄”“道长”“阁下”,眼见这些人渐渐恢复“人性”,不禁心中窃喜。

    这一日,肖东山把“八七”号飞度道人拉到一边,悄悄的道:“道长,帮我看看,我天柱穴可有紫斑?”“八七”掀开肖东山的头发,仔细看了看,“咦”了一声,道:“奇了怪了,你怎么没有?”这时“七六”号铁塔走过来,也伸过脖子瞅了瞅,低声道:“小子,你这个厉害了,我早发现了这个紫斑啊,武功越高的越小,你却一点都没有,连七七和仁清道士都有呢,你……有点邪门啊。”原来他们一起打了这么多天“麻将军牌”,敌意早消。

    肖东山道:“仁清道士是谁?”“七六”号铁塔趴到肖东山的耳边,压低了嗓子道:“就是‘六一’啊!他是当今武当掌门的师兄,原本是选他当掌门的,因他和山下的寡妇私通事发,被逐出了师门,后来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却原来是来了这里。”“八七”号飞度道人也伸着脖子听见了,道:“原来是他!就是那个二十岁就一剑刺穿长白山……”“七六”号铁塔打断他道:“没错,武功不得了。”

    三人望向“六一”号仁清道人,“六一”号仁清道人正望过来,三人连忙转过头,假意看正在打“麻将军牌”的“八六”号富贵公子。

    不一会,浓须威武的和白面文弱的送饭来,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六一”仁清道人突然站起来,拍了拍手,大声说道:“两位送饭的大哥,请了!各位同道、各位高僧、各位居士,请了!在下有话说。”等大家都望向他,他接着道:“大家来这里,都是来修道的,不论是想成仙也罢,想练出高深的武功也罢,总之,这里是个修心养性的地方,近日‘八十八’这位小哥,在这里玩起了筑墙的游戏,把好好一个修行之所变成了幼儿嬉耍之地,实乃不堪!更可笑的是我们一些同道,一大把年纪了也跟着胡闹,你们就不觉得羞愧吗!相烦两位送饭的大哥,把此事禀报真人,请真人来把这些不真心修炼、扰人清静的家伙清理出去!”

    那白面文弱的道:“我二人又非真人的奴仆,在这里送饭是和真人另有约定,你们的事我们不管!”

    “六一”号仁清道人道:“好!我们自己管!各位同道、各位高僧、各位居士,反对在这里玩筑墙游戏的,站我身边,想要如孩童般胡闹的,站到‘八十八’身后。”

    众人迟迟疑疑都不动。

    “七六”号铁塔站起来道:“‘六一’,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玩玩游戏怎么了,你也管得太宽了,老子就是要玩。”说着站到了肖东山身后,“八七”号飞度道人、“八六”号富贵公子也站了过来,那边“四八”“五七”“五八”站到了“六一”号仁清道人的身后,接着又有“七三”、“八零”慢慢走到肖东山身后。

    剩下的人都站在中间迟疑不动。

    “六一”号仁清道人看了看,道:“好!我们今天就比试比试,输了的从此滚出这个窑洞!”那些站中间态度暧昧的一听,鼓噪起来:“好啊,好,打一架!”“对,对对,大家都是武林中人,比武最合适不过了。”“快点打,别磨磨唧唧的!”“‘六一’这是有恃无恐啊!”

    肖东山一看形势,不对呀,我弄这个“麻将军牌”本来是要拉拢大家,让大家有了交情为日后联手对付紫虚子打底子,这样一打起来,出了伤亡,反而翻了脸皮,日后大家彼此仇视,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于是急忙摆手道:“六一长辈,六一前辈,小子不敢和您比试,您既是嫌我们吵闹,我们以后放低声音,每日只玩两个时辰,如何?”“七六”号铁塔在身后道:“你别怕他!每天只玩两个时辰?老子偏要从天亮玩到天黑,奶奶的,啥玩意儿,把自己当谁了!”

    站在中间的“五一”号和尚突然道:“阿弥陀佛,两位送饭的大哥,还不去禀报真人?这里大打起来,真人必埋怨二位!”浓须威武的一拉白面文弱的,口中道:“我不管!”两人出了窑洞。

    “六一”号仁清道人道:“‘七六’,你平地里污我清白,贫道正要找你讨个说法!”“七六”号铁塔冷笑道:“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还在乎什么名声!我也并未诬陷你!再说,和山下寡妇私通又不是什么坏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