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命流氓 > 第二十一章 和解

第二十一章 和解

武当剑派是由武当三丰派为主、武当其余众派系为支而组成的新门派,是属于武当派在中央星河的域外道场,现门派山门就在大荒星上,不得不说是方琮好运,被人随机传送都会回到自己家门口,原本他还可能一人独自在外会有什么危险,可现在他就不用再担心这问题了。

    大荒星上有五块大陆,分别是扶桑大陆、中洲大陆、天玄大陆、潮汐大陆和苍茫大陆,其中扶桑大陆在最东边、天玄大陆在最西边、中间夹着中洲大陆,潮汐大陆在南边、北边是苍茫大陆。

    扶桑大陆东部和南部是修者聚集地、西部和北部是妖兽的天堂,中间有一片巨大的火山群,有些火山可通往地底魔族。在扶桑大陆东部有六个最大的门派,按整体实力排名分别是招摇殿、落日宗、星辰阁、大荒谷、武当剑派和战神宗,招摇殿的实力强、战神宗的实力最弱,招摇殿的人行事最为十分低调、战神宗的人在哪都是最嚣张的。(妈的,这算个什么事。)

    武当剑派和战神宗的实力是最弱小的而且山门相隔比较近,平时关系也还算不错,特别是没翻脸的时候。——|||

    最近这两派都遇到了麻烦,地底魔族又从地底跑上来了,这两派的山门离地底魔族的地下出口较近,所以首当其冲地成为抵御地底魔族的主力了,这不门派发布了召集令,两派在外游历的弟子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既然战神宗的众弟子知道了方琮是来自武当剑派的,(方琮干脆就将错就错,就当默认了,反正武当剑派理论上也算是武当三丰派的分支。)这次冲突的仇是报不成了,如果说战神宗的行为方式是蛮横无理的话,那武当剑派就是凶悍无比了。

    武当剑派向来是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的十六字真言,平时没冲突前他们是不会主动惹事是非的,可如果招惹了他们,不管事情后续发展成怎样,那些护短非常的长老觉得是会把对方责任无限扩大化、自己弟子责任无限缩小化的,反正要当武当剑派那讨说法是绝对不现实的。

    据说,武当剑派成立之初,就有一个原来就在大荒星的门派与其发生了争执,矛盾一直不断激化到了不可化解的程度,最后整个扶桑大陆的各大门派都出来帮助协调,可是武当剑派的几大太上长老居然会在其他众派都出面调停下还是一拥而上灭掉了对方的门派,之后还在各大势力代表面前留下了一段十分嚣张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我武当剑派不会主动惹事但我们也不会怕事,任何门派、势力如果要与我们武当剑派结交成为朋友我们欢迎之至,如果要与我们武当剑派为敌的,不管你们是谁、势力又多强,我们就算被灭满门也要让他付出足够的代价。”

    此举令各大门派大为震动,这群人哪是修仙的修者,分明就是一群在刀山火海中摸打滚爬出来的亡命之徒,一个个就是群不怕死的疯子。

    ……………………………………………………………………………………………………………………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傻站着让别人看了笑话去。”张自在出面打个圆场,“喂,老苏,你值班时间也到了吧,今天我做东,一起到百花阁里吃百花宴去,就算给我大琮哥、呃,给我师兄接风,并且与战神宗的众位道友化干戈为玉帛,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

    老苏就是落日宗的守门弟子,全名叫苏跃居,也是一名炼气五层五气朝元的修者。他与张自在也算是旧识了,以前武当剑派一名长老曾拜访过落日宗,当时张自在就在随行弟子之中,招待他们的落日宗弟子中就有苏跃居,双方长老拜访长老、弟子结交弟子,一来二去之下双方的弟子之间也算是有点交情了。

    落日城每个城门都是由一个炼气五层五气朝元的弟子做领队,带领十余名炼气三层感应天地的弟子为一个班次,每隔半个时辰一换班。苏跃居就是这一班次的领队,因为张自在来落日城的次数不少了,也知道了他们是什么时候换的班,当即就把他也叫上一去百花阁,反正百花宴的价格是按席的规模和档次来算得,就算多一个人或者少一个人也不会多收或少收点灵石。

    苏跃居当然也不会拒绝这个诱人的提议,第一百花宴价格不菲、既然有人请客不去吃实在是罪过,第二落日宗只要在守城门的弟子按时守完城门并不出任何差错和纰漏就行,其他的都是自由时间,只要不做出那些有损宗门的事,门派不会干涉你的行动,第三可以结识一些门派新秀、精英也是件有利个人影响力的事,修行依靠的外力主要就是财侣法地四大条件,结识道友就是侣,这也算是个比较重要的任务了。

    试想一下,当一个自身实力平平但交友满天下的修者被人欺负了,对方正要好好欺负欺负他时,他扯开嗓子大声一吼,结果一大帮的高手飞速赶来,一个个都怒气腾腾地瞪着对方,那会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场面。(咳,扯远了。)

    “自在兄弟有请,我这个当兄长的当然得去了。”别说张自在主动请老苏了,就算不请他也会凑上来的,毕竟今天看到方琮和玉蒹葭这两个年轻一代的绝世天才,不结交下实在对不起自己。

    “小六子,先替我去百花阁那风骚掌柜的打个招呼,就说我自在老弟要来,把最好的包房给我留着,不然我非得叫人拆了这假窑子。”在这么多人面前自然不能掉了面子,不管自己实力怎么样,先摆个威风再说。

    小六子是苏跃居那一队守城门小队的成员,算是老苏的直属小弟、嫡系,听得老大发话自然就屁颠颠地跑去了。

    方琮看见这一幕,心中也十分了然,也知道这老苏的目的,也不点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