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金鳞 > 第20章 气质

第20章 气质

    “没错,你是李鱼!”

    李智淡淡一笑,心中松了一口气,李皓眼神清明,没有发疯的迹象。

    “你当然是李鱼,还会是谁?”

    李豹同样是面带笑意地说道,没有人愿意让自己的兄弟发疯,何况,如今的李鱼还拥有着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太重要了。

    “七哥,我……”

    李猛话语说了一半,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站起身来,搓着双手,一脸的尴尬,想道歉,却又生怕哪一句话说不对再让七哥犯病,一直紧张的心情却是松驰了下来,只觉得全身如虚脱般,很累!

    他心中发誓,话要少说,决不再去招惹刺激眼前的七哥,七哥的脾气太怪了,永远猜不透他的心思。

    李家三兄弟的关切溢于言表,这不是装出来的,李皓心中不由一暖。

    这样的兄弟之情,他还没有经历过,他是家中独子,非但是他,整个华夏像他这样年龄段的独子(独女)多了去了,而随着华夏家庭结构的改变,堂兄弟表兄弟的关系也变得客气而不亲近,远不像李家三兄弟这般亲厚。

    这三人也许对自己能够驾驭真气流转的秘密有觊觎之心,可即使没有这个秘密,这三人依然会悉心照顾自己,这正是珍贵的兄弟之情。

    这具躯体之内流淌的是李氏血脉,这种血浓于水的亲近感,并没有随着李鱼神魂的湮灭而流逝,他如今是这具躯体的主人,承认自己是李家子弟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

    唯一让他觉得尴尬的是,他的心理年龄还是李皓的三十四岁,而不是这具躯体显现的十六岁,要让他管李智、李豹这两个青年喊哥哥,他喊不出来。

    而“李鱼”这个名字也让他有吐槽的冲动,兄弟几人一个个智、勇、虎、豹、猛,偏偏自己是一条“鱼”,这名字起的也太随意太不负责任了吧?

    “这段时日让大家受累了!”

    李皓目光环视三人,站起身来,冲着三人弯腰施了一礼。

    “这可不敢当,照顾七哥是小弟应该做的事情!”

    李猛吓了一跳,慌忙躲在了一侧,李家尊卑有别,长幼有序,兄长哪有冲弟弟施礼的道理?何况是照顾兄长这样的小事!至于李皓弯腰鞠躬的动作更是吓人,在李家,奴仆对主人才这般施礼。

    “七弟客套了!”

    李豹拱手还了一礼,虽觉得李皓弯腰施礼的动作有些“大”,却并没有往其它地方想,毕竟,老七李鱼一向我行我素,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意外。

    “七弟客气了!”

    李智摆了摆手,上下打量着李皓,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瞪了一眼躲在一边的李猛,嗔怪道“粗心大意,都不知道给你七哥找件衣衫来穿!”

    听到李智的言语,李猛、李豹齐齐把目光盯在了李皓的下体,瞥了一眼后,各自尴尬失笑,李皓先是一愣,随后顺着众人的目光瞄了一眼自己的下体,脸面顿时有些发烫。

    前几日如同焦炭人一般,披着一身黑痂,更是一直躺在石榻之上,没有下地,而如今,腰间胯间大腿之上的黑痂脱落了大半,丁丁蛋蛋上黑布套一般的黑痂同样脱落不存,再这样赤*祼地站在三人面前,的确是大为不雅!

    军营洗漱间内沐浴头往往是一字排开,数量众多,战友之间洗澡之时常常赤*祼相对,比个鸟什么的都不算事,李皓早已习以为常,否则的话,醒来的这几日他早已会觉得不妥。

    至于李家三兄弟,一直把李皓当病人看,自然也不在意。

    “当日你被天火击中后,空间袋和手中长刀尽皆被天火所毁,你我身高相近,试试大哥这套衣衫可否合身!”

    李智一边言语,一边从腰间空间袋中取出一套衣衫,又取出了一双靴子,递给了李皓。

    天蓝色的衣衫,料子柔软,似乎是丝绸,有亵衣,有中衣,有外衣,李皓从未穿过古装,每一件衣服都需要用几条带子束缚,穿得他手忙脚乱。

    李猛看得着急,忍不住走上前去,帮他穿好了衣衫,并套上了靴子。

    皮革面的靴子,靴底颇硬,一眼望去,似乎是用铁板制成,铁板之上垫有厚厚兽皮。

    衣衫穿起来柔软舒适,看起来也颇为合体大方,只是从未穿过这种汉唐风格的古装,举手投足间李皓只觉得别扭。

    而他笨拙不自在的动作落在李家三兄弟眼中,三人心中皆有几分叹息,这一场天火,的确让“李鱼”改变颇多,昔日骄傲而优雅的兄弟,竟然在一套衣衫面前变得笨手笨脚!

    即使是心细如发沉稳持重的李智,也想不到此刻的“李鱼”,已和半个月前截然不同!

    “即使没了头发,七哥还是这般英武!”

    李猛上下打量着李皓,啧啧赞叹。

    李皓的一颗大光头上还有几片黑痂没有脱落,又没了眉毛,没穿衣衫之前还不显眼,现在有衣衫一衬托,反而显得有几分滑稽,不过,他就这么随意一站,却是腰身笔直渊渟岳峙般气度不凡。

    这股气质,乃是李皓十余年军旅生涯培养出来的军人气质,阳刚而自信,已融入了灵魂和骨子里,没有随着身躯的改变而改变!

    李智心中一动,本能地生出几分疑惑,觉得眼前的李鱼似乎有些异样和不同,可又一时间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他对李鱼可谓是熟悉之极,性格敏感孤僻,内心骄傲,平时不喜出风头,却总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相貌有几分英气,却和眼前这种英姿勃勃还差着一定的距离。

    李豹双目一眯,心中莫名地生出几分警惕,眼前的李鱼,就这么随意一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侵略性,这种气场让他有几分陌生和不安。

    可无论二人上看下看,横看竖看,眼前之人的确是老七李鱼无疑!

    “难道是因为进阶的原因?”

    李豹暗自猜测,实力增强的确能让人为之自信和骄傲,以李家的微薄资源,能在十六岁踏入蓝星四阶也足以让人自傲。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天火,能够让老七生出如此大的变化!”

    李智在心底问着自己,却没有答案。

    站在山洞之外担任警戒的李十七却在此时突然退后,把身影缩进了山洞之中。

    “有人在靠近此处!”

    李十七压低了声音提醒道,右手麻利地从腰畔箭壶中抽出一枝铁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