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金鳞 > 第6章 七少爷

第6章 七少爷

    随着话语,一道人影裹着一团风出现在李皓身畔,探头望向李皓。

    胖胖的脸蛋,浓眉大眼,容貌稚嫩,随着笑意上涌,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看年纪,顶多有十五六岁,而身材却颇为健壮高大,身高至少有一米八五以上。

    少年的笑容让李皓格外亲切,相貌也熟悉,可这少年的发型身上的衣衫以及头上的银冠却让李皓为之一愣,这少年竟然身着一套汉唐式样的古装,腰间更是挎着一把带鞘长刀。

    山洞门口光影晃动,接连有三名男子走了进来,这三人,身上的衣衫头上的发髻同样是古人模样,年龄都不大,为首的蓝袍男子不过是二十六七岁的模样。

    李皓的心思放在了四人身上,掌中的火焰光球顿时失去了支撑一般,一闪而灭。

    “还真的醒了?”

    “这次不会再晕了吧?”

    “太好了,七少爷吉人天相!”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冲李皓走去,站在李皓身畔的那名高大少年更是一脸欣喜地抬手想要抚摸李皓的脸庞,手伸了出来,似乎想到了不妥,又缩了回去,脸上浮出几分尴尬,随后把目光望向了缓步走来的蓝袍男子,口中唤了一声:“大哥!”

    蓝袍男子鼻直口方,相貌儒雅,举止沉稳,此刻脸上同样带着一抹笑意,上下打量着李皓,笑道:“醒来就好,能在这般天劫下活命,七弟日后必是有福之人!”

    “是啊,当日可吓死我们了!”

    另一名绿袍男子接过话头,同样是欣喜地上下打量着李皓,这男子,顶多有二十岁,身形瘦削,一对目光却如鹰隼般锐利,腰间挎着一把带鞘长刀。

    绿袍男子身后跟着一名年龄相仿的黑衣男子,面容黝黑,神情精悍,背后背着一把长刀,手中提着一张铁胎长弓,腰间挂着一壶羽箭。

    看清这四人的模样装束,再听到四人的言语,李皓只觉得脑中再次混乱了起来,这四人竟然认为自己是什么“老七”“七少爷”,可这位“大哥”也不过是二十六七岁的模样,而自己早已三十有四,难不成是认错了人,莫非是因为自己如今被烧成了焦炭一般才闹出误会?

    不过,这四人的面容皆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很怪异,这四人说话的言语腔调也和华夏官方的普通话差别很大,无论是发言还是语调都有不同,更诡异的是,他还偏偏能听得懂。

    “这是哪里?”

    李皓张嘴问道,声音出口,自己都吓了一跳,嘶哑而难听。

    四人的面色皆是一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高大少年脸上的欣喜消散,绿袍男子皱了皱眉头,黑衣男子脸上的笑容凝固,目光望向了蓝袍男子。

    蓝袍男子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片刻间却又舒展了开来,冲着李皓展颜一笑:“不用担心,不过是烧坏了嗓子而已,这片神仙地最不缺的就是灵药,调养一段时间自会好转!”

    说罢,目光转向了高大少年,吩咐道:“丹药虽能续命补元,却不能滋养脾胃,老九,你去煮一锅肉汤来,把最大的那株紫参用上!”

    李皓如今全身如焦炭一般,唯有一双眼睛和常人无异,目光中有迷茫有惊愕还有担忧疑惑,而在这蓝袍男子看来,这目光中全是畏惧和痛楚,做为“大哥”,他自然要安慰照顾“小弟”,可其实,他并没有听懂李皓口中吐出来的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李皓此刻的心思。

    高大少年点了点头,转身大步冲山洞外走去。

    “我去帮九少爷生火!”

    黑衣男子识趣地说道,看到蓝袍男子点头,快步跟了出去。

    “你目前需要的是静养,不宜多说话,既然醒了,试试看能不能催动真气疗伤,这伤势早一日恢复,大家也就早一日安心!”

    蓝袍男子再次把目光落在李皓身上,上下打量,神情中全是安慰和关怀。

    “是啊,什么都不要想,还有两年的时间可用,只要我兄弟几个命还在,又何愁得不到足够多的灵药灵矿,好好养伤就是了!”

    绿袍男子的目光同样在李皓身上打转,语重心长地劝慰。

    “老六这话没错,只要有命在,什么都会有!”

    蓝袍男子点了点头,大为认可绿袍男子的言语,随后,抬手拍了拍李皓肩头,给了绿袍男子一个眼神,二人转身,一前一后走出了山洞。

    目光注视着二人走远,李皓暗翻白眼,这四人错的也太离谱了,即便自己被大火烧焦,也不可能和那个“老七”身材完全一样吧,这四人难道就一点没有察觉?

    想想自己嘶哑难听的声音,再想想这四人不一定能听懂汉语普通话,李皓决定不再开口冲这四人询问心中疑惑,既然这四人对自己没有恶意,还误认为是他们的亲人,自己在这山洞之中养伤自然是安全的,至于这四人的身份,以及这块“神仙地”究竟是哪里,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时间一长,肯定能弄明白。

    四人离开,山洞中再次寂静了下来,李皓思量了片刻,试着抬起了右臂查看,随着动作,一阵阵刺痛传来,还好,右臂活动自如,试着握了握拳头,有更剧烈的痛楚从五指传来,不过,指关节活动良好,还能做出握拳的动作。

    紧跟着,李皓试着抬了抬左右双腿,两条腿的关节同样没有问题,这就说明,虽被烧伤,却还不影响行走,不至于变成瘫痪,突然想到一事,李皓暗叫不妙,忍着疼痛伸手摸了一下胯间,还好,丁丁蛋蛋虽说外面糊了一层焦壳子,却还在,摸起来还有痛楚感传来。

    松了一口气,却又生出疑惑,当日从天而坠的烈焰能把钢铁烧融,为什么烧到自己身上,仅仅是把自己的表皮肌肤给烧成了焦炭?难道说自己仅仅是被烈焰给远远地燎了一下?

    像这样全身肌肤百分百烧焦的重度烧伤,即使自己是体格强健的侦察精兵,恐怕也会变成一具尸体,活着的可能性不大,而现在,自己非但活得好好,而且体内还多出了一条经脉,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幸运也很诡异的事情,不过,飞舟、火焰巨犬已颠覆了自己的认知,这些诡异也算不得什么,他眼下最想弄清楚的是身在何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