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金鳞 > 第5章 法力?经脉?

第5章 法力?经脉?

    全身针扎火燎般刺痛,一阵猛似一阵,李皓被痛醒,睁眼后看清眼前的状态,他觉得自己还是再次昏睡过去的好。

    身处一座面积不大的山洞,头顶四周全是青灰色石块,嶙峋不平,身躯同样是躺在一块大石上,这块大石光滑而平坦,如同一张大床,而此刻,他的身躯如同焦炭一般,通体焦黑,最为诡异的,身周还有一层淡淡火光缭绕,火焰整体赤红,内中青白两色交织,火焰把这焦炭般的身躯裹在正中,说不出的诡异。

    想要活动一下手脚,就会有一阵密集的剧烈刺痛传来,而想要转动头颈去看看山洞中的景物,刺痛感更强烈,几欲让人晕眩。

    “还是被火焰给烧到了!”

    李皓暗自哀叹了一声,旋即脑中又有无数疑惑涌起:“为什么没被烧死?是谁救了自己?又是谁把自己放在这个山洞中!”

    疑惑的念头刚起,未等去仔细思量,又有无数乱纷纷的念头从脑中喷涌而出,更有一幕幕古古怪怪的场景在脑中走马灯般闪现,在这些场景中,自己时而是某集团军侦察营营长李皓,时而是一名叫做焚天魔君的强悍魔人,时而是一名叫做紫云真人的仙人,还会变成一位名唤李鱼的异界少年。

    这四人,时而在机要处办公室里抱着大茶杯无聊地走来走去,为被人排挤冷落而郁闷,为前途渺茫而担忧,时而身在美轮美奂的异域仙界尝美酒阅美人踏波凌虚,斩仙战魔,随后又会在一片险峻群山中艰难跋涉着寻找灵药灵矿……

    更多的场景则是大打出手和杀戮,一群群一队队仙人魔头,神通尽出,法宝横空,烈焰寒冰对轰,刀剑巨锤相撞,猛兽凶禽撕咬,乱军阵中杀进杀出,一次次追逐厮杀,一次次死里逃生,临阵倒戈,老友反目,千军万马争锋,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更有光怪陆离的烈焰焚天、噬魂吞魄、牵星入体等仙术妙法,甚至还曾跨越星群逆转时空……

    如梦幻,又如真实,乱纷纷,急糟糟,电影般一幕幕闪现、湮灭……

    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对撞、融合、湮灭,李皓只觉得头颅仿佛要炸裂,随后,双眼陡然一黑,再次昏死了过去。

    昏昏醒醒,醒醒昏昏,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也不知道痛醒了多少次,昏睡了多少天,这一日,李皓终于彻底醒了过来,全身依然有刺痛,这刺痛感却已经弱了许多,不会让其痛昏过去,至于脑海中乱纷纷的杂念也越来越少,不再有一幕幕噩梦般的凶残杀戮场景出现。

    这些时日来,虽说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李皓却也能够察觉到身畔有人影走动看护,原本缭绕在身躯之上的那层火焰莫名地消失不见,在那层火焰消失之后,有人试过喂水喂汤药给自己,甚至还有人搬动过自己的身躯,试图把自己扶起来。

    目光左右转动,李皓想要看看此刻身周有没有人陪伴,随后,他竟然发现自己的头颅脖颈转动时虽有刺痛传来,却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突然想起一事,心头不由一紧,记得当日在戈壁之上莫名腾空后左臂碎裂不存,随后晕了过去,目光转向左臂,顿时愣住,左臂漆黑如焦炭,却并没有缺失,就连手掌也好端端健在,试着抬了抬手,手臂竟然能抬得起来,紧跟着,动了动手指,手指也能活动。

    “怪了,什么情况?”

    李皓心中嘀咕,脑中迷茫,难道说自己记错了?

    随后却又暗自轻叹,飞舟、火焰巨犬、仙人、魔君都会出现,还有什么怪诞的事情不能发生,说不定像神话故事一般,自己又长出了一条臂膀呢,又或许自己当日太过紧张,记错了也不一定,不过,火焰巨犬、仙人、魔君又去了哪里呢?

    随后想到这几日连续不断的“噩梦”都和仙、魔有关,仿佛仙魔附体一般,再想想当日昏迷之前脑海中焚天魔君和紫云真人的一连串对话,难道说,这两个老怪物已经在对战中毁了法躯,只剩下神魂和自己附体在了一起,变成了自己的一部分?

    可这似乎也不现实,自己只是肉体凡胎,这两个老怪物却能飞天遁地,即便只有神魂存在,也是仙魔之魂法力无边,若是和自己附体在一起,为何没有毁了自己的神魂,反而让自己的神魂在主导这具身躯?

    刚刚想到法力,李皓眼前突然光华一闪,一团赤红色光焰出现在了刚刚抬起的左手之上,眨眼间变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火球,随后更是清晰地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一股暖流沿着一定的路线在飞快地流转,最后冲向左手,左手中的光球也随之大了几分,而随着这光球的出现,山洞的温度陡然就炙热了几分?

    李皓愕然!

    “难道体内这条暖流通道就是仙侠传说中的经脉?”

    李皓只觉得心神一阵狂跳,小学时他就迷恋仙侠传说,渴望着做一名游侠飞仙,中学起他就有放弃学业到少林寺习武的冲动,最后虽没能如愿,却还是利用假期的时间,拜在了一位少林俗家弟子的门下修习了少林长拳、少林刀、少林棍,这些武技塑造了他坚韧的心志和强健的体魄,并伴随他一路踏入军校,而在踏入军营之后,他又修习了散打、擒拿、反关节格斗等多项武技,正是以这些武技为基础,才把他锤炼成了集团军内赫赫有名的特战侦察精英。

    在武道一途上,李皓不敢称自己为天才,却绝对是佼佼者,二十余年的苦修和打磨,以他的身手,抬手间能一拳击晕一名壮汉,一招擒拿卸掉一名壮汉的臂膀关节轻松之极,若有一杆长棍在手,等闲十几名壮汉难以沾身,可即使如此,他都没能修炼出传说中的“内劲”,更修炼不出来“经脉”。

    所谓的“内家功法”,他一向认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而现在,眼前的这一幕颠覆了他的认知,掌中的火球,体内的这条暖流通道,分明就是“法力”和“经脉”!

    看来,这几日的“噩梦”恐怕并不是梦这么简单,而是实有其事,说不定焚天魔君和紫云真人的魂魄就藏在自己体内。

    想到此处,李皓心头再次一紧,拥有法力自然是一件大喜之事,可若被仙魔附体,失去了自我,那这喜事可就变成悲剧了!

    “大哥,大哥,快来看,七哥醒了!”

    正在胡思乱想,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在洞口处响起,声音清脆,似乎是一名少年,发音古怪,不似华夏汉语,可奇怪的是,李皓竟然能把这句呼喊听得明白,而且这声音还透着熟悉和亲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