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奇仙怪剑 > 正文 第十六章 离开

正文 第十六章 离开

    刘传福的剑很不配他的体型,按道理来说,如他这般高大强壮的修士,一般都是用的大剑。

    可偏偏,他用的是软剑!

    他的优势是力量,软剑不应该适合他。

    不会用软剑的人使用这种武器,往往只会觉得使不出力,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难受。

    现在不是多想的时候,因为刘传福已经来到身前。

    谢文提手挡开如蛇般刁钻的软剑,猛地倒退,欲要拉开距离。

    刘传福则是看清谢文的目的,欺身而来不依不饶,始终粘着谢文不让他歇气。

    谢文难受,先前刘传福突如其来攻击,让他吃了亏。现在他又是一直贴着自己,不让自己换气,已经让自己处于下风。

    强行受了刘传福一掌,谢文接力倒跳而出,急忙拉开距离。

    谢文揉了揉自己的右肩,虽然有准备强受这一掌,可依然非常疼痛,好在除了疼痛没有其他影响。

    刘传福大大咧咧的站着,纤细如女子的银白软剑在阳光下亮光闪耀。

    谢文凝重,这刘传福很不好对付。从刚才的无赖举动中就能看出,此人绝对不会规规矩矩与人比剑。

    心中暗自防备他耍阴招,谢文单手持剑,对着刘传福快步跑去。

    刘传福看见谢文认真的模样,咧嘴一笑,洁白的牙齿在谢文看来居然有点阴森的感觉。

    刘传福往前大跨一步,双手握住软剑剑柄。

    这个举动在其他人看来显然无法理解,软剑最重要的地方是柔软与坚韧,使用软剑一般的是速度。

    但他这样的姿势明显是属于重剑,追求的应该是力量。

    谢文对于这种关于剑的基本知识早已烂熟于心,不理解刘传福到底要搞什么鬼,所以越加小心谨慎。

    型剑法第一式,谢文起手,瞬间剑气缭绕。

    刘传福双手将软剑举于头顶,动作大开大合,好像要来个开山劈。

    软剑劈下,谢文的剑也来临。

    两者相接,却没有正常的金属之音。

    那软剑如同一条灵活狡诈的蛇,瞬间缠绕住谢文的剑身。

    谢文暗叫不好,想要收回抽出铁剑,可那软剑宛如难缠的藤蔓,将谢文的剑吃得死死,谢文居然一下没有抽出来!

    刘传福腼腆一笑,手腕以一个奇怪的姿势一挑,那咬住精钢剑的软剑哗啦一声圈圈旋转绕开,谢文的剑则是随之快速转动。

    软剑在刘传福那一挑之后的刹那,就完全离开谢文的剑。

    软剑离去,但在谢文的剑上却留有大力,谢文使劲儿灌注灵气才堪堪稳住没让其离手。

    “好大的力气。”谢文惊讶,他可以肯定,刚才这刘传福用的只是单纯的气力,而非是运用灵力。

    说来缓慢,实则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谢文心中只是惊叹一点。

    在软剑离开时,谢文就稳住了自己的剑,然后毫不犹豫停留,型剑法的第二式就已然被使出。

    刘传福的剑法不知学的哪一本,很是怪异,完全不按照常规出招,这让谢文很吃力。

    不一会儿,谢文就已经开始处于下风。

    不得已,谢文施展出刚刚才掌握的第五式。

    霎时,剑光乱飞。

    刘传福露出一抹惊讶,不过并不慌张,反而迎了上去。

    叮!

    谢文的剑被挑飞,胜负已然揭晓。

    刘传福一笑,客气说道:“承认!”

    然后一甩自己的长发,自作潇洒的在旁人的眼中离去。

    谢文捡回自己的精钢剑,李风与王治阳跑来。

    王治阳:“师弟,没事吧?”

    谢文摇摇头,目光落在那个正要离开试剑崖的背影上。

    “王师兄,这是你的灵障符。”既然没有用到,那还是还给别人比较好。

    王治阳也明白谢文不会白要他这么贵的东西,也就接了过来,“那个刘传福还真是厉害,不过两天,居然已经是聚气五层。”

    李风点头:“确实是个怪物。”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谢文被轻易击败,却没有什么失落,自己现在才刚刚起步而已,以后的事情还难说呢。

    “我还有些事情,就先回了。”谢文说了两句。

    王治阳点头,“我和李风还要说点事情,就不陪你了。”

    谢文点头,随即几个闪落就离开了试剑崖。

    来到试剑崖就是找人比划两下,现在也算是稍微知道了自己的一些不足,正好回去纠正。

    “这里还有些不对。”

    “这一剑应该加大一点力道。”

    “现在需要收力。”

    一点一点的来改正,以前他做完题之后都会反思总结,到了这里这个习惯他也没有丢下。

    改着改着,谢文忽然明悟了什么,随即一脸欣喜,提着精钢剑施展起型剑法起来。

    第一式、第二式……

    第六式!

    第七式!

    型剑法七式,如今居然被他全部掌握!

    全身舒爽,谢文一口气施展了三遍型剑法,将体内的灵气全部耗光,然后流着汗躺在地上。

    “大成了!”谢文喘气,“就算这样也打不赢他,但也应该差不多了吧。”

    就算型剑法七式都被自己掌握了,可他任然没有自信打得过那个刘传福。

    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李来气居然主动跑了过来。

    谢文看着脸红的李来气,笑道:“你倒是说啊?找我什么事?”

    “我……”李来气支支吾吾。

    谢文有点心累,和你交流果然不轻松啊。

    “文哥儿,我想邀请你……去我家!”终于是说出来了。

    谢文疑惑,“去你家?”

    “嗯嗯!”李来气点头,“因为……过不了多久就是我爷爷的七十大寿,我想回去。”

    ……

    李来气的理由让谢文无语,原来他家里人并不知道他是修士,更不知道他进入的宗门是子剑阁,他们认为李来气只是去了一个江湖小门派。

    所以他想请谢文回去帮着他证明一下。

    谢文其实很想说:你自己随便露两下不就行了吗?

    可是一想到这可怜孩子难得主动一点,谢文不想伤害这好不容易打开的懦弱的性格,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得到宗门许可之后,两人就一路疾走,直奔李来气老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