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奇仙怪剑 > 正文 第十五章 刘传福

正文 第十五章 刘传福

    谢文从不胆小怕事,可他爱护自己的生命。

    小妖山不算太危险,奈何他们运气确实有点背,第一次就遇见了两头成年的山青虎,之后居然还见到了一只凝识大妖御空而行,吓得三人赶忙逃走。

    小妖山上的都是还未成精的妖,只能叫做妖兽。妖兽相比于真正的妖怪来说,实力弱了不止一层,即便如此,三人也是分外狼狈。

    差不多呆了一天,加上那两头山青虎,三人小心翼翼的才猎杀了四头妖兽。

    谢文觉得算是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毕竟初衷只是来长见识,没想到这里是真的很危险,就准备打道回府。

    王治阳本来就是专门来交好谢文的,自然不会反驳,况且他也不愿意在这里多呆,在这里能长久坚持下去的都是修为极高而且有大毅力的人。

    至于李来气就更加不必考虑了。

    三人在午后回到子剑阁。

    谢文休息了半天,当晚拿出一粒妖兽内胆,这妖丹属于他与李来气练手猎杀的那头的。

    因为算是王志阳出大力气,所以他应该拿两粒。

    这妖兽内丹清洗干净之后,呈现出透明的山青色,两指捏着触感很好,软软绵绵很有弹性,有点像是胶质。

    谢文开始吸纳其内的灵气,居然不比下品灵玉差,让他好生欢喜了一下。

    还未吸收完全,一股异样的感觉便笼罩全身,谢文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当即加大吸收力度,下一刻就水到渠成的突破到了聚气五层。

    修为突破,实力随之大进,让他欣喜不已。

    现在看来,型剑法已经被他练得有些火候,这剑法一共七式,他如今能施展第五式,算是有所小成。

    灵秀峰上的试剑崖他还从来没有去过,以前路过只是远远看了几眼。

    敢去试剑崖的弟子都有些许能耐,谢文以前可不愿意去自取其辱。

    不过如今只是与李来气和王治阳等人切磋,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彼此的行剑风格都熟悉,而且老是去打扰别人也不太好。

    突破到了聚气第五层,剑法也不错,现在的他实力在灵秀峰上也属于中上阶段。此时去试剑崖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天一早,谢文与王治阳两人来到试剑崖,这个时候人正多,少说也有七八百人,不过试剑崖宽大,就算是上千人一起也不会有任何拥挤感。

    有一对一相互比试,也有强人一个打几个。

    男男女女好不热闹。

    每一处比试的地方都围着圈子,人们或是安静观看揣摩,或是小声评点。

    “王治阳,今天怎么有兴趣来这儿?”一个少年模样的弟子从一边过来。

    王治阳看向来人笑道:“我是来陪人的。”

    “陪人?”这少年眼光转到谢文,身上,抱拳道:“李风。”

    谢文对这种见面时的自报家门方式已经熟络,也是抱拳:“谢文。”

    李风吃惊,诧异的看着谢文,“你就是长老亲自送来的师弟?”

    王治阳笑着打断李风:“什么师弟,谢文的实力可不比差,或许还要厉害一点,你该叫师兄才对。哈哈哈。”

    李风和王治阳其实算是同乡,两人也很熟悉,所以李风只是瞥了王治阳一眼,并不生气。

    “别以为你修为比我高一点就了不起。”李风不屑说道。

    王志阳乐了,说道:“谢文如今与你一般,都为聚气五层,你真的不一定打得过呢。”

    “哦?”李风看着谢文,说道:“要不……来比比?”

    谢文白了一眼王治阳,用什么激将法嘛。

    不过也好,与人对敌,看看自己到底还差些什么,这正是他来试剑崖的目的。

    所以他没急着拒绝,问道:“单比剑法还是完全比实力?”

    比剑法的话就是双方都把修为压制到最基础的层次,比实力则无需如此。

    “当然是比实力了,剑法再好实力不行也是白搭。”李风说道,“走,我们找一处空地。”

    说话间他们就来到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两人相对而站,相隔五丈远。

    谢文与李风对视,然后两人同时持剑跑向对方。

    叮当!

    铁剑相交,灵气扩散。

    未达凝识,没有凝练神识,就难以以飞剑杀人,所以聚气期的剑修都是近身战斗。

    虽然这种战斗方式和凡人相似,但聚气也是修士,所以两人一时间弄得四周烟尘四起。

    谢文与这李风都是聚气五层,但李风明显是这个层次的巅峰,随时可能突破,而谢文也不过刚刚突破。

    从力量上来看。李风有着些许优势,可谢文的型剑法最重基础,虽然极为简单,但是胜在完满无缺,所以两人僵持了下来。

    渐渐的,周围也有些弟子围过来观看。

    “这不是长老亲自陪送的那个谢文吗?”有人认出了谢文,不由得叫了出来。

    “嘿,还真是,那我得好好看看。”

    “也许那只是长老一时兴起的行为罢了,毕竟这么久了,长老再也没有召见过他。”

    也有人不把谢文当一回事儿,认为他只是好运而已。

    “这种事谁知道呢?难道长老见个人还要与你说不成?”也有人反驳,“长老是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不可能会那么无聊的。”

    这种有关长老的谈论都说得小声。

    “我可不管这谢文是谁,我只关心他的实力如何。”

    “不过才聚气五层而已,修为一般,倒是这型剑法施展得不错。”

    “他才来几个月吧?能把型剑法修行到这个地步也是有些了不起了。”

    有些人也修行过型剑法,这门剑法虽然不难,可一般都需要时间来打磨,现在看见谢文虽然境界不高,可这型剑法却施展得流畅自然,不禁眼前一亮。

    一边的王治阳内心不屑,几个月?笑话,谢文可是才拿到型剑法不过几天时间而已!

    他与谢文住得较近,两人也时常切磋,自然更加了解谢文的情况。

    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主动提出陪谢文去那小妖山。

    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人忽然站住,谢文的剑尖距离李风的胸口不过一寸。

    两人收起铁剑,李风苦笑着摇摇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明明我的境界更高,可却是你赢了。”

    谢文平缓一下呼吸,“不过是侥幸而已,你要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到第六层,到时候我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一边的王治阳笑呵呵走来,拍了拍李风的肩膀,“还不叫一声谢师兄?哈哈哈。”

    李风翻白眼,不过却是对着谢文恭恭敬敬的说道:“谢师兄。”

    谢文有点小激动,还是第一次有人叫自己师兄呢。他连忙说道:“什么师兄啊,你我实力差不多,直接叫我谢文就可。”

    李风知道这是台阶,笑道:“也好。”

    然后他对着王治阳说道:“等我突破了咱们再来一场,我一定要让你也叫我一声师兄!”

    王治阳笑道:“放心放心,我马上就能突破第七层,到时候随时欢迎。”

    “谁先突破还不一定呢!”李风瞪了王治阳一眼。

    这时,周围人群中走出一人,对着谢文抱拳。

    这人有些娃娃音,说道:“在下刘传福,也是聚气五层修为,刚才看师兄剑法不弱,也想与师兄比试一下,还请师兄应允!”

    谢文看向来人。

    这人面相白净,清秀好看如同娃娃,可长得真的是又高又壮,肌肉发达,但皮肤却又是白皙如牛奶,好生奇怪。

    他身边没什么人,或者说没几个人选择站在他旁边。

    王治阳与李风一惊,如果谢文是因为长老儿出名,那么这名身体有点矛盾的少年则是天赋出名。

    刘传福,昨天通过子剑阁招收弟子考核。在考核中,从凡人一下突破到聚气三层,并且将同时考核的另外三人打成重伤!

    可现在观其气息,居然不可思议的达到了聚气五层!

    天赋可怕得吓人!绝对能成为内门最顶尖的弟子,说不定还有机会去那神圣的剑道圣地——剑宗!

    可能是因为拥有着一具有些矛盾的身体,刘传福自小就被人排挤欺负,所以性格变得有些暴躁。

    据说同期进行子剑阁弟子招收考核的那三个凡人,只是因为嘲笑了他一两句,到现在都还在床上躺着呢。

    所以没人敢去接近这人,生怕一不小心惹怒对方,遭其记恨可就完了。

    现在刘传福竟然主动想要与谢文比试,虽然姿态放得低,称呼谢文为师兄,语气也平和自然,可依然叫人担心。

    李风与王治阳脸色有些难看,和众人一样纷纷看向谢文。

    谢文不明所以,他还不知道这刘传福的事迹,毕竟昨天他还在小妖山。王治阳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与人聊天时意外听到的。

    谢文见到周围弟子神色怪异,有些茫然。王治阳一看就知道谢文还蒙在鼓里,所以在他耳边低语,快速简洁地说了一下。

    “找个借口,不要答应!”最后,王治阳这般提醒。

    谢文思索了一下,居然答应了,让好心提醒的王治阳和李风吃惊。

    “可以,不过我要先恢复一下。”

    刘传福一笑,只看脸的话还蛮乖的,“当然可以,我等你。”

    “师弟!”王治阳急了。

    谢文耸肩,“没事的,又不会有什么危险。”

    两人看谢文心意已定,不再多说,只是王治阳悄悄拿给谢文一张道符,“必要时用,可保你无事!”

    谢文看向这道符,发现居然是极为珍贵的灵障符,可抵挡聚气七层的全力一击!

    急忙还给王治阳,“不行,太珍贵了,这又不会有生死危险!”

    其实王治阳也很心疼,这东西七十灵玉一张,可现在为了和谢文加深关系,也就放弃了。

    “谁知道那家伙儿到底是什么怪物,入宗考核的时候可是有执事盯着的,可他依然敢出手,若不是执事反应快,恐怕那三人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

    “你拿着这个有备无患,大不了之后你没用上还我便是!”

    谢文隐约猜得出王治阳的心思,不过人家这是善意,他也不好拒绝,“那就多谢师兄了。”

    休息完毕之后,谢文来到前面,对着刘传福说道:“可以了!”

    刘传福一喜,忽然冲向谢文!

    谢文暗叫不好,急忙应战。

    周围人心头恼怒,这刘传福竟然如此不要脸,居然行无耻的偷袭之举,但又害怕得罪他,只能压在心里。

    李风与王治阳则是为谢文捏了一把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