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奇仙怪剑 > 正文 第五章 有意思(二)

正文 第五章 有意思(二)

    “有意思。”谢文端起桌上的凉茶润润嗓子,不过他还是对着青年道:“你走吧,我累了,想睡觉。”

    黑衣青年不为所动,就这样看着谢文,看样子是不打算离开了。

    “怎么?你还赖在这儿了?”谢文不爽。

    黑衣青年皱起眉头,难道找错人了?

    不可能,腰牌明明有了动静的。

    所以他认为可能是自己的诚意不够。

    不过……真的需要那么做吗?

    他犹豫了,对他来说,尊严是很贵的东西。

    又转眼想到生命垂危的妹妹……

    随即他咬紧牙关,恶狠狠的看了谢文一眼,却做出了一个让谢文意想不到的举动。

    单膝跪地。

    直接把地板跪碎。

    “帮我!”他跪着,但是仍然倔强的仰起头,紧握着拳头。

    谢文略微惊讶,不过他没有去扶起青年,甚至都没有说话。

    这人的脑子应该是有问题的吧?

    又是你不说,我不说。

    黑衣青年单膝跪地,谢文则是稍微侧过身体,不知在想什么。

    场面尴尬。

    半响,谢文受不了了,道:“我经常帮助老弱病残,在这附近积累了点儿好名气,连北城买菜的老爷爷老奶奶都夸我。但是,我特么甚至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就让我帮忙,是不是来得太快,太不礼貌了啊?”

    “川泽。”黑衣青年回答得很快。

    “……”谢文。

    “嗯好,川泽,我叫谢文,相信你应该认识我。你先站起来。”

    川泽站起,依旧捏着拳头。

    谢文变得一脸严肃道:

    “首先,你得把手松开,又不是我叫你跪下的,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使用了暴力让你屈服。

    其次,我需要知道你到底想让我帮你做什么。毕竟我也不是万能的。不过接生我还是比较在行的。

    最后,你得告诉我,我为什么要帮你?

    咳咳……很多人都知道,我不是一个随意的人。

    好,现在告诉我,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谢文用出了和小朋友说话的方式。

    川泽道:“我妹妹出了事,我希望能得到谢家的帮助。”

    “你也有妹妹?我也有诶。”谢文好奇问道:“你妹妹出了什么事?”

    川泽不说话,盯着谢文。

    “那……好吧,这事儿先放着。”谢文讪讪问道:“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凭什么要帮你呢?”

    川泽又拿出那块腰牌,腰牌上面刻着一个古朴的“川”字,他很认真的回答道:“我来自川家。”

    谢文也是很配合的认真想了一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们家认识什么川家。

    然而听这人的语气,两家应该有过交情才对啊。

    难道是来骗人的?

    没必要吧,这川泽好歹一修士,气息还不弱,且看他那神情听他那语气,也不似是在说谎啊。

    算了算了,真麻烦,估计是自家爷爷辈儿或者祖宗辈儿的事。

    谢文看重的还是自己,所以他忽略了什么川家,再次提醒道:

    “虽然你来自……川家,但是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去年就召开了金盆洗手大会了,不再管外面的杂事烂事,且谁人不知晓我谢文从来都不是个随意的人?平时交流比试是可以的,但我实在不能轻易出山呐,坏了规矩就是坏了名声信誉,信誉一般情况下是坏不得的。”

    川泽很仔细的听谢文说话,可是他古板的脸上尽是茫然之色。

    他想了想又认真道:“我来自川家。”

    谢文看着这个混球,靠近了压低低声音道:“你到底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别和我打马虎眼!”

    一脸茫然。

    川泽皱着眉看着谢文。

    啪。

    拍额头,谢文暗骂倒霉,遇到个不通世事的死猪猡,他没好气道:“我能有什么好处!”

    靠!

    非要老子说出来。

    这样子说多不好听啊!多难为情啊!

    就不能婉转文雅一点吗?

    婉转好啊,你好我好嘛。

    川泽显然又没想到这种情况,怎么还要条件,难道自己都跪下了还不够吗?

    “说点实际的,别和我扯什么川家马家,或许我家老祖宗与你们家有交情,不过我是我。”

    既然已经说破了,不如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前面说了一大箩筐屁话,什么江湖什么规矩,他一个修士可不管这些。

    川泽真的是很想一走了之,但他不能。他想着,或许真的是时间太久了吧。

    单膝跪下,不过这次他垂下了头颅。

    “希望你能……救救我妹妹。”

    拜托,拿出点实际好处行吗?谢文无奈的看着低头的川泽。

    你跪下到底是几个意思?这是要认我当干爹干爷爷吗!

    这样子做让我很为难啊。

    “那个……我说,你能先起来吗?

    好歹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样跪着……不好。”

    没想到川泽听了这话猛地抬头,刷的一下站起来,怒视谢文。

    你叫我拿出诚意,我都已经跪下低头臣服了!我却又叫我站起来!还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

    谢文搞不清楚状况。

    呵,又不是老子让你跪在地上的,叫你起来难道还错了?

    贱骨头!

    所以谢文真的有些生气了,这生意不做也罢。

    他皱起眉头喝到:“滚出去!”

    川泽是骄傲的,看在先祖的关系上,又迫于妹妹的安危,他下跪了两次,第二次甚至都表示自己愿意追随。

    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难道时间真的已经久到让谢家的人忘记了誓言吗?

    他浑身微微颤抖着,最后惨然一笑,双膝触地。

    “哼!”

    谢文甩甩袖子,看了他一眼,不再理会,转身准备回到床上休息。

    跪吧跪吧,你喜欢就好,跪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都没问题,反正老子是不会叫你起来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躺下时,不小心又看了眼跪着一动不动的青年,没来由的暗骂了一句mmp。

    靠,又心软!

    “唉!,也就老子心软。说吧,你妹妹遇到了什么事?”谢文掏掏耳朵。

    “睡觉的时候让一个男人在旁边跪着,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给老子守灵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