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奇仙怪剑 > 正文 第四章 有意思(一)

正文 第四章 有意思(一)

    这日正午,谢府又来了位挑战者。这位面瘫的黑衣青年愣是一掌便打飞了府中的护院头领。

    谢文身为谢府大少爷,自然不可能是什么人都能与其交手的。想要与他交手,需打败他府中的护院头领,并且获得其认可才行。

    谢府的护院,任何一人拿到江湖上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护院头领就更不必说了,比之一般江湖门派宗主也不差。

    请入府中,下人们暗地里猜测着他能在少爷的手中撑过几个回合。

    虽然这位爷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但是我家少爷可是实实在在的宗师人物啊。

    来到谢文的院中,下人告退,只留下那位黑衣青年。谢文拿着剑上来,打量几番这位下人口中的猛人。

    这人很瘦,皮肤苍白没有血色,给人一种营养不济之感,可偏偏他站得笔直,目光炯炯有神。

    “咦?”

    谢文上前几步,再次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不知怎的,这人给谢文一种很奇怪很奇怪的感觉。

    黑衣青年面无表情,语气冰冰冷冷,说道:“打不打?”

    谢文笑笑,“还不知晓阁下的名讳呢。”

    没有接话,黑衣青年也在打量着谢文,只是那目光带着明显的审视意味,一点儿也不矜持。

    谢文没在这方面多上心,他左脚上前稍稍上前,含笑施了一个请字。

    青年似是不懂得礼数,直接燕步冲上,对着谢文一拍。

    谢文含笑移步,始终躲着青年的力掌,不与其硬碰硬。黑衣青年不依不饶,双脚灵活跳动,双手一掌又一掌,掌风不断。

    两人亦步亦趋,一躲一追。

    这青年的掌法不弱,但还不及那些真正的掌法大师,但是他的力道十足,每一次拍在谢文耳边,都会带起阵阵的呼呼风响。

    右手负剑的谢文用左手与那青年硬撼一下,同时接力后跳数丈,与其拉开距离。

    两人站定,同时停手。

    谢文笑道:“用剑吧,用掌法,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此人虽是使用肉掌,但是本质上还是剑客的路子,且他骨子里那属于剑客的锋芒毕露也未刻意隐藏。

    那青年也不扭捏,转身走到兵器架子上抽出一柄精铁好剑。

    谢文也是执剑在手,暗自蓄力。几乎同时,两人如同豹子向对方扑去。

    叮叮当当。

    火花四溅,两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移动着,他们手中的剑更是快到让常人看不清。

    又同时后退分开,谢文面色如常,而那青年则是稍微有点气喘吁吁。

    谢文笑道:“我看你还是先去吃顿饭,填饱肚子后再来与我打吧。”

    那青年摇摇头,凝识谢文,单手持剑变成双手握剑。

    既然人家都不愿意,谢文自然也不多说。提着剑悍然冲出。

    百招过后,谢文一剑逼退那青年。青年单膝跪地,握剑的手都在颤抖,虚汗直流。

    一句话不说,这黑衣青年丢开已经变成了锯子的铁剑,摇摇站起往门口走去。

    “慢着,你不要黄金了?”谢文喊道。

    那青年没有回头,只是虚弱道:“输了。”

    有气无力,声音还生硬。

    谢文看了眼那个背影,比他还消瘦几分,看起来像个骨头架子。

    “你的黄金。”

    谢文挑起放在放在一旁装着百两黄金的袋子,甩向对方。

    青年接住,看着手里的黄金,有些不解,转身问道:“为什么?

    谢文摊摊手,指着自己胸前被划破的衣服,无奈道:“你如果吃饱了饭,单论剑术,我是比不过你的。”

    青年深深的看了谢文一眼,说了一句他极少说的两个字:“谢谢。”

    语气冰冷,随即一闪消失。

    修士,或者说类似于谢文这种等级的修士,还是要偶尔吃饭的。

    虽然不知道这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连饭食都没吃饱,就过来找他比试。但这是别人的私事儿,谢文不打算刨根问底。

    既然能“打败”他,那就能得到黄金,一事归一事。

    谢珊珊时常会扭着谢文陪她去逛街,对于妹妹一脸的哀求,谢文大都会举双手服软。

    貌似这些天都没有陪她,这小妮子居然硬生生从午饭后逛到了日落。

    好不容易回到屋子里,谢文自叹苦笑,“这比我打架都还要累。”

    盘膝在床上,谢文五心向天,开始吐纳起来。灵气乃修士安身立命之本,没有灵气便没有没有修士。

    凡人所居之地灵气极为匮乏,这让谢文的境界提升得很慢。不过积少成多,聚沙成塔,谢文也没有什么急于求成的心思,按部就班就好。

    月亮升高,又来到了晚上。

    谢文呼出一口浊气,起身动动身子。而后看向房中一处阴影。

    “出来吧。”

    阴影变化,出现一位男子,赫然是白天那位黑衣青年。

    谢文看着这位不请自来的青年,青年也看着谢文,四目相对。

    这算是擅闯良家妇男闺房吗?

    “有事吗?”谢文语气不善。

    虽然白天给出了百两黄金,但这并不意味着谢文是个大气的人,特别是这种未经允许就进自己房间,简直属于罪孽。

    青年正视谢文,冷淡的面部表情夹杂着欲言又止的矛盾,看起来有点特别。

    你不说,我不说,很安静。

    谢文心头无奈叹气,我问你话呢!

    他很讨厌和这种人打交道,因为他自己也是个不善言语的人。以前不喜欢,现在也不喜欢。

    “你不说那就请离开吧,我可以原谅你私闯民宅。”对方肯定有事,但谢文没有兴趣知道他的来意。

    见到谢文赶人,青年犹豫了,他拿出一块古旧的腰牌,说道:“我来自川家……希望能获得你的帮助。”

    “抱歉,爱莫能助,请回吧。”谢文看也不看那腰牌,直接不耐烦的挥手。

    青年错愕,不应该是这样啊。

    他微不可见的为难之色,一时没说话,或许是因为他还没考虑好下一步该说些什么。

    所以他很认真想了想,又很认真说道:“如果是因为我未经同意就进你屋子……那么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他对着谢文行礼,规规矩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