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楚小掌柜 > 10章: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10章: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虽然对自己的异能有点失望,但甄建很快便释然了,其实想想也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石头里面长出花来已经够匪夷所思的,还想长出黄金来,真以为自己点石成金呀。

    他也不纠结这个问题,赶紧去河边洗漱,然后吃早饭,肚子都快饿扁了,海吃了一顿后,继续去田里帮乡亲们耕地。

    今天耕地的人明显少了,因为好多人家的地已经耕完了,毕竟村里本来就十几户人家,地不多,甄建还抢着帮别人耕,能不快吗,甄建真怕今天的地不够耕,那就尴尬了,到时候自己不难受死哦。

    还好,今天的地刚好够耕,不过今晚他可不敢再让石头开花了,否则明天想耕地都没地可耕,那种浑身燥热发痒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一半,甄建赶忙取了米在门前的河边淘米,准备做晚饭,只要不使用异能,他的饭量还是正常饭量,所以煮晚饭的米也就八九两。

    正淘米呢,河对面忽然有人叫他:“喂!河对面的那个小子!”

    甄建闻声抬头望向河对面,只见一个青衣劲装打扮的中年人望着他,问道:“这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住宿?”

    他如果问话态度好,甄建会告诉他,前面二十里有个镇子,镇子里有地方可以住宿,但他态度这么差,连请问二字都没有,还叫他那个小子,甄建自然也懒得帮他,直接摇头:“没有。”

    甄建这时才注意到,这人腰间居然还配着刀,在古代,能在身上佩刀的,一般都是有权有势人家的护卫,或者便是朝廷的人,至于江湖游侠,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暂时还不在考虑范围内。

    那人闻言顿时皱眉问:“当真没有?”

    甄建也怕他知道自己是故意骗他,便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道:“五十里外的平昌县城有客栈。”

    “五十里那么远?”中年人蹙眉低吟了一句,转身便走,甄建看到他穿过一丛杨树林,走到了路上,路上似乎停着两辆马车,马车周围还有二十多个护卫。

    甄建来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见到有权势的人,能带二十多个护卫出门,而且护卫可以佩刀,必然是权势不小的人家,于是便站在那里看。

    只见那群人离开了道路,行向杨树林,然后就在杨树林里开始扎帐篷,似乎是准备在此处过夜了。

    之前那个中年人见甄建一直朝他们看,瞪眼朝着甄建大喝:“你看什么!”

    甄建赶忙转身,往自家院子走去,口中暗暗嘀咕:“拽死了,有权势了不起啊……”

    说完这一句,他不禁长叹一声,喃喃道:“有权势还真的了不起,特别是在这种年代。”说实话,他也想要有权势,不过他知道不可能,自己毫无任何根基,平民想要进入仕途,唯有考科举,但他也就勉强能把繁体字认全了,考个屁的科举啊。

    甄建摇了摇头,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回家煮饭去,理想要有,但得先把肚子喂饱。

    河对面的杨树林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凤眼少女从豪华马车中下来,居然有个护卫跪在地上给她垫脚,她是踩着那人的背下马车的。

    然后又下来的一个女孩,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眼睛特别大,一双眼睛能够拯救一张脸的那种。

    凤眼少女下马后便问道:“李头领,跟谁喝叫呢?”

    “回大小姐,是个乡下的野小子。”那中年汉子道,“他站在河对面,朝咱们这边看,二位小姐何等身份,岂能让这些贱民的眼睛玷污,否则被相爷知道,只怕要责怪小人。”

    “嗯,李头领做得对。”凤眼女子点了点头,满脸都是傲慢之色。

    小女孩却一脸懵懂道:“姐姐,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看?”

    凤眼女子道:“水仙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便明白了。”

    “哦。”小孩子撅嘴点头,心中不忿“我只比你小两岁而已,为什么你比我知道这么多事情呢……”

    今天甄建没敢用异能,因为村里已经没有田给他耕了,吃过晚饭后便上床安稳地睡觉。

    一夜无话,第二天,甄建起得很早,准备去河边洗漱,刚走到院子里,便远远地看到清水河河对面有两个衣衫华贵的女孩在洗脸,而且还是两个丫鬟服侍她们洗脸,用毛巾沾点河水,在他们脸上一点一点地擦拭,动作十分轻柔。

    清水河的水清澈无比,而这两个女孩又长得十分漂亮,河水映照着她们的容颜,甄建看花眼了,啊,来这个世界这么多天了,终于看到美女了,就是年纪有点小,不过这两个一看就是美人胚子。

    甄大力正好从厨房出来,见甄建望着河边,便顺着他目光望去,远远看见是两个穿着绸缎衣服的的女孩在河边浣洗,顿时蹙眉道:“臭小子,莫要瞎看,这些都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不能乱看的。”

    “大户人家的千金……”甄大力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他脑中灵光一闪,赶忙转身跑进了房中。

    甄大力以为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便回厨房继续做饭去了。

    很快,甄建捧着三块石头出来了,三块石头上长着三株花,正是他用异能长出来的花,他喜滋滋地跑出了院子,来到河边,河对岸的护卫见状顿时上前瞪眼呼喝起来:“那小子,我们家小姐正在浣洗,你速速回避!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他们说话间手按刀柄,煞气逼人。

    甄建看得心惊肉跳,赶忙转身,背对他们,然后把自己的花放在河边的地上,高声道:“两位天仙一般的小姐,我这里有三朵稀世珍品的花,你们看看是否中意,若是喜欢,我可以卖给你们,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他说到“小姐”二字的时候,特别加重了语气,这个世界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明白什么意思的。

    “哇,有水仙,姐姐,还有牡丹,姐姐,有我的名字,也有你的名字!”年纪较小的女孩顿时兴奋高叫起来。

    凤眼女子转头面朝身旁的护卫头领,道:“李头领,问他这花怎么卖。”

    那李头领便高声问向甄建:“你这三朵花,怎么个卖法。”

    甄建觉得有必要讲一下这三朵花的奇特之处,好抬高价钱,便道:“我这三朵花,都是稀世珍品,当世找不出第二朵出来,首先你们仔细看,这三朵花,都是从石头里面长出来的,石头里面长出花来,这难道还不够珍稀吗,其次,你们看这兰花,花朵是金色的,金色的兰花,相信各位也没见过吧,最后这牡丹最厉害了,通体金色,连叶子和枝干都是金色的,你们若是能找出第二朵来,我立刻把这三块石头都吞下去。”

    小女孩闻言惊叹不已,连扯她姐姐的袖子,道:“姐姐,咱们买下来吧,买下来吧,这么奇特的花,姐姐你不是喜欢牡丹花吗,我喜欢水仙花,爹喜欢兰花,咱们一人一朵,兰花送给爹。”

    “好啦,买买买。”凤眼女子哄住了妹妹,然后朝李头领道,“李头领,问他什么价钱,莫要说这么多废话。”

    李头领当即传话:“你就开价吧,别说这些废话了!”

    甄建背对他们,举起右手,五指张开,他的意思是,五贯。

    五贯可不少啦,老甄家原本有十二亩田,一年到头加上家里的所有收入,也就十二贯的样子,至于那些田地少于十亩的,还要交赋税,一年能赚到十贯就谢天谢地了,五贯可是平农之家的半年的收入呀。

    然而河对面的凤眼女子却道:“好,五十贯一朵,三朵花一百五十贯,问他银子要不要。”

    白银在平农阶乘不是很好用,用起来特麻烦,还得去钱庄化成铜钱,但对于上流社会来说,白银黄金什么的,可以直接当做货币来交流,因为携带方便。(古代并不是这样,但为了方便,我这样设定一下,各位勿喷哈。)

    李头领隔着河,高声喊道道:“好,我们接受这个价,五十贯一朵,那三朵花就是一百五十贯,给你一百五十两白银,你要不要?”

    甄建一听一百五十两白银,顿时懵了,这尼玛是真有钱啊,他原本只想三朵花卖五贯钱,现在人家居然要给一百五十两白银,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啊,发了!

    “要要要……”甄建激动得连声叫起来,这么多钱,傻子才不要呢。

    那李头领便回帐篷里去取来了一百五十两银子,到河边纵身一跃,三丈宽的河居然被他轻松跃过,稳稳地落在了岸上,走到甄建面前。

    甄建一脸惊讶地望着他,问道:“你怎么过来的?”

    最近的一座桥距离这里有两三里远呢,他这么快就过来了,甄建自然吃惊。

    “跳过来的。”李头领淡然说了句,将一袋银子递给甄建,道,“一百五十两银子,花我取走了。”说罢便准备去取花。

    甄建原本还想检查一下银子的真假,但他忽然发现,自己貌似也没怎么见过银子,怎么分辨真假,算了,这些有权势的人家估计也不屑于用假银子来骗人吧,便没有多说什么。

    李头领捧着三株花,又跳回河对岸,将花交给两位小姐。

    两个小姐拿起花仔细观看,发现真的是从石头里面长出来的,顿时惊喜不甚,暗暗觉得他们这次赚了,这样的花,若是拿到京城去,且不说放家里该多么有面子,光是拿到权贵圈去卖,也是千金难求的。

    大小姐有心,觉得这乡下少年既然能育出如此奇花,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便道:“李头领,问一下此人叫甚名字,这花又是如何育出的?”

    李头领便高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花又是如何育出的?”

    甄建眼珠一转,高声答道:“祖传秘法,不可轻易外泄,至于我的名字,我姓巴,名霸。”

    “巴霸?”李头领低吟了一声,觉得这名字很古怪,但想想乡下人能取出什么好名字,便也没多想。

    甄建却听到了他的这声巴霸,应了一声:“唉!”这是江南人常用的一个应人的方式。

    谁让你态度这么吊的,老子就占你点便宜咯,我偶尔皮一下,就会很开心。

    凤眼女子越看这三朵花越喜欢,忍不住亲自说话了:“巴霸,以后若还是有这样的花,给我们留着,我们若是有需要,会派人来问你的。”

    “好的,姑娘。”甄建没想占她便宜,还特地把小姐二字换成了姑娘,但仔细一回味,怎么感觉像父亲回答女儿的话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